欧博娱乐官网 > 与南宋同行 > 第二百八十二章 吕文德之死

第二百八十二章 吕文德之死

  流求岛张国安岛主不久后接到了贾平章的私人密信-------他和法可统制一样,一直喜欢用自己的私人来专程送信,从不用价廉质优的顺风快递服务。

  大宋官员都一个鸟样,但凡有权有钱了,做事情一定要与平常人的所为不同。

  张岛主在书房里展开私人密信细读了一下------老贾真是有些急了,那个大宋官家看来这一次病得不轻。

  王德发主家和安静主家同样也在书房里,不过他们两个都不太关心老贾的来信。

  王德发主家在书房墙上的挂图上用铅笔划来划去,在他的眼里,只有山东地区的战争最重要。

  安静主家则在笔记本电脑的资料库里查看着热带病的资料------这个书房寻常人进不来的,防卫森严。

  张国安岛主边看信边笑呵呵地说:“那个赵禥又病了-------看样子是类似心绞痛之类的。”

  王德发主家听了后,他的头都没有回,接话说:“老贾知足吧,他的主子已经多活了好几年了!”

  真实的历史上,这个大宋官家早在1274年就驾崩了-------能活到现在,就算是病怏怏的,那也算是老贾的福气了------只可惜没有办法对他明说罢了。

  安静主家则叹了一口气说:“那个吕文德却没有逃过命运呢。”

  还是在去年,随着襄樊战线的愈发安稳-------吕氏军事集团的大哥吕文德竟然能在一次家族军事会议上笑死了!

  真实的历史上,这个大哥死得更早。

  1269年十一月,吕文德致仕,特授少师,改封卫国公。

  吕文德因为晚年时作战不利,所以他一直感到愧疚,以至于在同年十二月十日因疽发背而病卒------

  但是,在现在的时空下,由于有流求岛势力明里暗里的帮助,他们取得了襄樊战役的辉煌胜利。

  这让吕氏军事集团上下的人心大喜啊-------更重要的是,随后与流求岛的各种商业交易,让集团内部的人个个都大得其利!

  吕文德心情大好,哪里还有什么不适之感-------当然,除了后来与鞑靼强盗集团签订了什么和平条约后,他发现自己京湖制置使这个官职的民政方面的权力被剥夺了------这个情况他可以理解,但是心中仍有一点点的不快------这一点与吕氏集团大好局面相比起来,也不算让人十分气愤的事情。

  扬文抑武嘛,本来就是我大宋的立国之本。

  吕氏集团现在俨然成了大宋商品棉的供应大户------他们所控制的江汉地区在战争结束后,很快就成了遍种棉花的棉乡,和平的可贵之处在这里得到了生动的体现,但是,吕氏集团却在暗中准备再往北面“发展”一下。

  他们的棉花种子来自于流求岛,产量远比平常棉种高------而且流求岛本身也是江汉棉花的收购大户之一,所以,就算是种棉花或比一般的经济作物费事些,但是利润很大,这就足够了。

  吕氏军事集团手下管制的俘虏劳力众多,他们最多管那些人吃食,然后在皮鞭子的“培训”下,俘虏劳力们很快成了熟练的种植、采摘和加工棉花好手了。

  大利润往往带来大欲望。

  几年中种棉花的经验告诉了他们,再往北面去一些,那里才是种棉花更好的地方------但是,那里是鞑靼强盗集团的地方。

  吕氏军事集团竟然出现要向北方打出去的声音!

  这既出人的意料,又在人的情理之中。

  当初,他们求天求地保佑,只要能守住京湖战区,能守住襄阳即可-------战争对他们来说,只是迫不得以的守成之战,守住吕氏军事集团的利益之地就行了!

  现在,他们赢了对方!

  鞑靼强盗集团的主要兵力都已经北上了,吕氏军事集团的军事压力骤然降低-------同时,当种植棉花成为极其有利可图的产业后,土地,特别是鞑靼强盗集团占据的北方平原,已经让吕氏军事集团里的某些人眼睛都红了。

  当然,也有一部分既得利益成员不赞成冒进,一旦由此引发了战争事端,这是一种得不偿失的行为!

  吕文德大哥哈哈笑着协调着集团内部的各种诉求,没办法嘛,谁叫吕氏家族这几十年来家大业大呢。

  他最看重的六弟吕文焕被他从流求岛调了回来,根本不给他找任何的借口-------流求岛再好,再值得学习,那里也不是襄樊地区!

  吕文德大哥竖起一根粗大的手指说:“六弟,你记住!这天下间,唯有襄阳城是我吕家的根基所在!!”

  打赢了这一场生死之战后,吕文德大哥才有心情开始为吕家培养一下接班人的事情------他在家族会议中,多次让六弟吕文焕替自己主持会议,这已经是明面上宣布他的接班人了。

  当时,一切局面都好,没有人对这个安排有意见,吕文德大哥的威望毕竟是如日中天。

  吕文焕提出要在流求岛上加大家业投入-------吕文德大哥哈哈大笑,他当时就拍板决定,将家族中两成的人员和产业全都搬到那里去!

  吕文焕提出要继续偷偷派出家兵前往山东地区,只要用心打上几仗,他吕家就一定能得到一支强兵------吕文德大哥哈哈大笑,他当时就拍板决定,除了黑炭军留在襄樊地区看家之外,其它的人马全都给我轮流上战场!

  吕文焕提出可以向着北方小步前进,可以制造小规模的摩擦和冲突,以可以预知结局的手段来蚕食北方之地-------吕文德大哥哈哈大笑,他当时没有表态,但是在两人私下里的时候,他否决了这个方法。

  吕文德大哥摇着大脑袋说:“六弟------掌管大家族事业之人,不可为小利而行风险之事------我且问你,山东路上可否有过决战?!”

  “此时未有,但六弟以为,那鞑靼强盗断然得不到好处-------最坏的结局是流求卫队急且间吃不掉鞑靼大军!”

  “哈哈,我的六弟,你也莫要心急-------等他们之间分出胜负来再说不迟-------族里想要棉田的那些人嘛,你可以让他们去山东路和流求岛上买!

  能花费钱钞的事情,总比动用刀枪好-------还有,你忘了与贾平章的联合之策-------吕家无论如何势大,也不能给别人认为我等会尾大不掉的口实!”

  吕文焕略一寻思,马上就明白了大哥的心思,他顿时恭恭敬敬地做了一个揖,说:“六弟受教了!”

  哈哈,六弟果然是个聪明之辈,我吕家无忧了!

  结果,吕文德大哥的快乐生活没有多久------猝然卒于一次不重要的会议中。

  京湖置制使吕文德的死是大宋朝廷的损失。

  这位颇有胆识的木炭商,1230年开始被收入淮东制置使赵葵麾下,转战江淮、湖北、四川各地前线达30多年,多次击退鞑靼大军,取得骄人战绩。

  朝廷给他的谥号为武忠,转过年后又追封和义郡王,对他战绩的认可可见一斑。

  他的死同样也是流求岛的损失。

  张国安岛主他们没有想过,一个地方军阀竟然会如此热衷于做生意------而且极有经济头脑。

  连贾平章都不屑于把钱钞存入流求钱行,也不屑于向流求钱行借贷;但是他敢于存钱钞,也敢于借贷。

  流求钱行早已经把这样的大户都单独列了账户-------得知他去世的消息,古剑山行长遗憾地说:“完了,今年的信贷业务无法超额完成了!”

  张国安岛主没有在意地说:“别太早下结论,看看他的接班人如何了。”

  那时,整个吕氏集团都在吕文焕的主持下,为吕文德操办丧事。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浏览阅读地址:/yunansongtonghang/607638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