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与南宋同行 > 第二百八十三章 权力的交接

第二百八十三章 权力的交接

  吕文德的丧事办得极为风光,符合他这个封疆大吏的身份。

  他的六弟吕文焕正是借着这个机会大肆操办,很顺利就确定了自己在吕氏军事集团的地位。

  吕文焕常常在私下里想,大哥果然是偏心于自己,幸亏早早让自己从流求岛回来,专心掌控吕家借以起家的黑炭军,不客气的说,这支队伍是除去御前火铳军之外,全套装备流求卫队式武器的一支军事力量------大哥这是让自己掌控吕家的定海神针啊!

  黑炭军稳定,则吕家军事集团稳定。

  事后不久------新一任京湖制置使的任命很快就落到了吕文焕的头上,这更加夯实了他在吕家的地位。

  吕氏军事集团内部权力的平稳交接有利于京湖战区的稳定------但是,由于吕文焕制置使的名声远不及他大哥的大,而且又是新上任不久,这使得京湖战区的行政长官有了机会,他们趁机收回了不少过去由吕文德强行占有的行政权力,而且都是打着大宋官家新政的旗号。

  这简直就是欺负吕家无人啊,新一任京湖制置使吕文焕准备发动反击时,他却收到了贾平章的密信。

  贾平章以对吕文德的口气来对吕文焕提出要求,要求他暂时忍受,等待山东路鞑靼人与流求人的决战结果------一切以暂时稳定大局为主。

  连贾平章自己的权力都被别人夺去不少了,他自己都暂时认命了,别说一个新任的战区制置使!

  京湖制置使吕文焕如同大哥一样听从贾平章的安排,而且他还比他的大哥更会送礼------经常派人送上几十头极品蟋蟀,这让贾平章大喜过望,认为他比吕文德更加明晓是非。

  吕文德一生喜欢黄金,甚至送礼也都以黄金为主------逢年过节时,他出手送贾平章的礼敬之物,动不动就献上黄金千两!

  黄金是好东西,招人喜欢,但有时候这样也太过招摇了------还是蟋蟀好,贾平章一是极爱此物,二是没有黄金之物那样显眼。

  提到土豪出身的吕文德喜欢黄金之物,这个可以从他的随葬品看出来。

  据说,不算诰命金牌、金童一对,至于说到金炉、金烛台、金壶、金盆,金大盆、金木鱼等无数了,应足有上万余两。

  吕家在营造吕文德的墓地时,还专门去请张国安岛主派人做个什么法阵之类的,以保墓地千年不损。

  张国安岛主他们看在多年合作的份上,派人帮助他们专门修建了墓地,还传话说,只要没有专门的工程炸、药,千年之内,无人可破!

  这话绝不是吹牛,整个墓地,最薄弱处都是三米厚的钢筋混凝土结构------凭这个时空的技术水平,想偷偷挖开,那是根本不可能。

  王德发主家还送了他们九颗水晶球------这在吕家的眼里简直比黄金还宝贵,他们当然不敢声张,他们听闻过,整个大宋只在官家御库里才有近万枚此物。

  由此可知,吕家在流求岛的眼里,地位极高了!

  这间接也增加了吕文焕在吕家中的份量------吕文焕对此感谢不尽,他投桃报李,除了黑炭军之外,马上增加了派兵去山东路参加战的数量。

  当然,他仍是以遵从大哥的遗愿为理由,偷偷顺着长江向流求岛增派人手,不想让鞑靼强盗集团知道,最好也不让大宋官府知道太多。

  那些人手中会有一些他不太想见到的人员,统统送去流求岛,也许是最好的放逐方式。

  但是,吕文焕对大哥家的家属极为照顾。

  吕文德之妻为程妙静,吕文焕专门为她修建了带花园的别墅,每逢节日,必定登门拜见。

  吕文德大哥有五子:吕师宝、吕师夔、吕师孟、吕师说、吕师道,现在他们均在大宋朝廷内任职。

  吕文焕对他们善待有加,向贾平章屡次暗示请求关照吕氏子弟,只要政绩可以,这五子定会得到一定的提拔。

  吕文德还有一个女儿,其夫为范文虎,是大宋官家极为信任的将领,吕文焕很早之前便与他关系尚好,两人早有一定的来往。

  吕氏集团在吕文德死后能完成权力的顺利交接,而且发展态势一直良好-------流求岛的张国安岛主对此非常满意。

  他对王德发主家说:“这比历史上,他们吕家撕裂了好啊,我们也不想拆散他们。“

  在真实的历史上,吕文德猝死后,吕家在内部为争大哥的位子混成一团,又加上鞑靼强盗集团在外部施加了军事压力------由此造成了吕家大部分投降,一小部分逃之夭夭,消失在历史中。

  后来,吕家同刘整一样,成为了鞑靼强盗集团的得力打手。

  当然,两个人并不想追究吕家的后历史罪------这个时空,大宋军阀一般还是以宗族为重,再说了,他们确实被逼无奈。

  张国安岛主和王德发主家更关心大宋政权的交接。

  真实的历史中,大宋官家赵禥几年前就应该死了------现在看,仍是疾病缠身,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驾崩。

  大宋官家赵禥驾崩后,他的谥号为端文明武景孝皇帝,庙号度宗,葬会稽永绍陵。

  他的继承者是他与全皇后的儿子赵显,那时他不过是三岁的小屁孩子,不得不由谢老太后帮助执政------当然,这一些现在还都没有发生。

  张国安岛主感叹道:“如果赵禥能把他的儿子们送到流求岛来学习------那可就太好了。”

  安静抿嘴笑了,说:“不可能啊,他们可不是老百姓的孩子。我们能教育了那些金童玉女,已经是意外的收获了。”

  提到教育大宋人,张国安岛主颇为自豪,要不然他也不可能想到连皇子都要教育了。

  流求岛的教育极为功利,只要学了流求岛的书本,要么可以用来考官,要么可以到工厂作坊里当技术员的学徒工,总之,学了就有用处。

  流求岛教育所有的课本都是公开发售的,对于平常人来说,他们可以买来自学,也可以进到学校里求教。

  先前,张国安岛主他们以操持法阵为名,索要的童男童女已经完成了基本的教学。

  张国安岛主和安静主家从中挑出聪明、领悟能力强,而且用功的几十个孩子,对他们进行专门培养,甚至比当初的家养小子们还上心。

  这些孩子是第二代传人,他们的基本条件明显比第一代强,连古剑山行长和侯东方部长帮助上课时都有些嫉妒------这些小子赶上好时候了,教学条件比他们当时好太多!

  学习和理解能力一般的孩子则基本安排他们跟着其它工厂和作坊里的技术员当学徒工------有了基本的教育的学徒工,总比没有的强。

  剩下学习和理解能力较差的,张国安岛主安排他们当科学法阵的小神棍们。

  这个非常容易,只要在服饰和做派上像那么回事情,用一点点的小化学和小物理知识手段来唬弄这个时代的人,一弄一个准儿。

  当流求卫队与鞑靼强盗集团的军队在山东地区进行混战时,那些小神棍们在为大宋官家举办的水晶球法阵中大出光彩。

  ps:手术的效果似乎不太好,要等到28号重新拍片来确定------真是折磨呢。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浏览阅读地址:/yunansongtonghang/607638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