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与南宋同行 > 第二百八十四章 甜蜜的烦恼

第二百八十四章 甜蜜的烦恼

  目前为止,大宋境内的三大主流报纸分别是《大宋时报》、《民声报》和《流求时报》。

  这三份不同的报纸,他们的侧重点不同。

  《大宋时报》是大宋政府的官方报纸,内容上中规中矩,基本都是朝廷的政事,全然不见任何广而告之,无论多么新奇的商品休想登上报。

  大宋政府不差那些钱钞!

  《民声报》是民营报纸,那上面除了赞美朝廷外,大多都是些大宋境内的奇闻趣事,广而告之的内容较多。

  《流求时报》上基本不提大宋的政事,以报道流求岛内部的事务或是海外异闻为主,那上面的广而告之刊登了很多,基本上可以直接看到流求岛上又出产了什么新鲜商货。

  但是,当大宋政府在皇宫内举办了为国,为官家和为民祈福的水晶球法阵时,这则消息则不约而同地成为三大主流报纸头版头条的新闻!

  当然,三家报纸的侧重点还是不同。

  《大宋时报》侧重报道水晶球法阵场面的端庄宏大:

  “九千九百九十九枚水晶球,它们融合了天地的精气,聚在一起同时吸收月亮的光辉,定有改天换地的作用!

  近千名童男童女,配合着道佛两家行阵法之人,其势蔚为大观,足以感应上天!

  法阵上同时还点以近千盏流求汽灯------整体上流光溢彩,疑是银河落九天了!”

  《民声报》则多是从举办法阵之间之后出现的各种祥瑞异像来描写:什么天空出现五彩之云,什么鸡蛋上出现为大宋祈福的图案之类的,甚至还有什么天降异人,唱着祝福大宋的歌谣------整个村子都听到了。

  为了祝贺水晶法阵的举办成功,《流求时报》则暂时把自己的卫队在山东地区的战事都排在了后面,以大宋的水晶法阵以先。

  那报纸上除了如实记录了法阵的整体境况后,还暗写了流求岛为这场法阵的幕后贡献,表明大宋和流求岛两岸不是亲人胜似亲人的关系!

  杨友行主编《流求时报》的时候,张国安岛主给了他一个不容踏过的底线,那就是不能对大宋朝廷的任何政事决定说三道四------

  张国安岛主当时说:

  “像大宋这样的政府,你现在不能去批评他们,当然也可以不用去赞美,不提最好!

  他们能让在大宋境内卖我们的报纸,这是一个比什么都难得的机会,我们宁愿赔钱也做了------”

  杨友行主编听完后一时无语,他的报纸不能说是一份挣钱的行当,但是从收入上看绝对有剩余,他每个月都有请古剑山行长来算账的------怎么也比《大宋时报》挣钱吧!怎么能想到赔钱的事情呢?!

  张国安岛主意味深长地说:“你一定要记住,如果你的文章内会夹私货的话,你的报纸相当于一支流求卫队了------甚至历史都可能记下你的名字!”

  杨友行主编笑了,他不求在历史上留名,他那个时候像动物社会一样,追求活在当下------但是夹带私货嘛,这个他可太会了,张国安岛主先前指点过他几次后,他就完全明白了。

  春秋笔法嘛,简单的技术要求。

  那时,小二和王征不久后也带队回到了流求岛。

  他们带回来了新航道,新生意,还有一些奴隶------但是,张国安岛主没有像接待流求海军那对待他们。

  两个人也没有在意,毕竟海军船队与商贸船队的特点不同,他们没有渴望得到海军的待遇。

  但是,他们两个人大受商人的欢迎,他们是商人们心里的英雄!

  这一些足够让他们骄傲的了!

  他们两个人一边按照张国安岛主的要求,认真整理《远航见闻录》,一边参加诸多海商的宴请。

  很多商人都向他们打听海外商贸的事情,包括所谓的新航线------他们得到过张岛主的嘱咐,让他们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流求岛的未来就是紧紧依靠大宋,远远开辟商路:原料,商品和运输三者全都追求-------

  但是,这两个人因为年轻,闲不住的,他们还在其他时间里更关心山东地区的战争情况------可是他们被《流求时报》上报道的大宋什么法阵弄得头痛无比,烦死了。

  法阵如果有用的话,还用什么派兵去山东地区作战?!天底下还有比自己的主家更会设制法阵的吗?!!

  他们两个便去《流求时报》的报社找杨友行,这个家伙现在分不清轻重缓急呢!

  只有打败了鞑靼强盗集团,才会真正迎来自己的时代------否则,一切都是耗子给猫攒的,再繁华昌盛的大宋,那都可能会成为鞑靼强盗集团的战利品,再成为攻打流求岛的所有资源!

  当他们打到杨友行主编时,那个小子正被小娘子沈千千折磨得欲哭无泪,想想吧,啃狗和娜娜要订婚了,杨友行则没心没肺的该干嘛干嘛!

  他手里的钱钞竟然还没有自己多!

  然后她揪着杨友行主编的耳朵,让他好好算算将来结婚要花费的一切花销------杨友行主编本来还为小娘子千千回来了而高兴,终于可以不用写信了,终于还可以牵牵手了,有时候看到别人成双结对再逛街,他的心里也发酸,毕竟小娘子越长越水灵了,好看呢。

  两人在明媚的月光下,在远远看去如一条璀璨的珍珠项链的煤气路灯下悠然地漫步时,他们如同别人一样可以牵手,或做点有益双方情感交流的事情。

  八道河沿着两岸的夜市一直是那样喧闹,似乎非到天亮才会散场。

  两人甚至还极喜欢在八道河上泛舟而行------他们当然没有一些花船上的笙歌燕舞,但是那小船上满满的都是两人的郎欢女爱。

  但是,他很快领教了小娘子沈千千的另一面。

  她经常把手中的小算盘打得噼啪乱响------整场婚宴加上以后的生活什么的,是一个吓人的数字!

  杨友行主编曾经结结巴巴地说:“你我二人已经没有亲人在世,唯有我们的主家算是亲人了------何故会如此花费??”

  小娘子沈千千不在意地说:“我们要回临安城办婚事------让小时的玩伴们看看我的奢华!”

  炫耀啊,这是存心把结婚当成炫耀!

  所有花销的钱钞让杨友行头痛,小娘子还人精似的不告诉她自己攒了多少钱钞,一切都要先花杨友行的积蓄------他的朋友,古剑山行长同情地说:“这数字太大,就算加上我吧,咱们两个人的收入也要攒上五年------你没听我们的主家曾经说过,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啊------我现在再也不羡慕你们两个人了。”

  他们的主家说没有说过这话已经不重要了,杨友行主编只能选择忘记这个数字的办法来安慰自己。

  他见到两个朋友来找自己,正好找了借口要好好陪小二和王征。

  他们三个人寻了一处茶坊,找了一间高档雅座,点上了大宋极品茶。

  那价钱让杨友行主编心惊肉跳,他的收入可远不及小二和王征两位队长。

  他听说了,两个人这一趟回来,挣到了巨大的收益------具体数字,人家没有说,他也不好意思问。

  ps:一直卧病在床,更新慢了些------希望大家原谅。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浏览阅读地址:/yunansongtonghang/607638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