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与南宋同行 > 第二百八十五章 杨友行主编的秘密

第二百八十五章 杨友行主编的秘密

  杨友行主编和他的两个朋友在茶坊里正快活呢,他知道他两个朋友都远比他有钱钞,借机点上了茶坊里的各种极品茶点。

  这时忽然进来了个记者要找他。

  那个记者是个中年人,他显然是跑着来的,满头大汗。

  他一见到杨主编就欢喜地喊道:“大捷呀,大捷啊,张岛主都亲自来报社找你了!”

  喊完这句话,他就在那站着倒气呢,人到中年了,刚才跑急了-------

  此事重大!

  在以前,如果张岛主要亲自找杨友行主编,只要发一封电报,他就乖乖去见张岛主了,哪里用亲自到报社找他?!

  此时此刻,别说杨友行主编本人了,其他两个朋友也都马上站了起来。

  小二兴奋地说:“定是山东大捷!”

  王征高兴地叫道:“必定如此!”

  杨主编很冷静,他知道这个中年记者本来就是一个一惊一诈的家伙,说是记者,只不过在报社里做一些稿件校对的工作。

  他等着中年记者喘匀了气后,问道:“哪里的大捷?你慢慢说来------”

  那个中年记者喘好了气后,说道:“是随军记者让人带回来的捷报!说是在第二场接触战中,击杀骑兵万余人,缴获战马三千多匹!!”

  果然是大捷啊------他们三个人匆匆会了账后,甩开了那个中年记者,大步流星地向着流求报社走去,张岛主很难得能亲自到报社。

  流求报社是一座三层砖楼------原先在街面上比较显眼,拥有仅次于八道河市政大楼的高度,但是眼下却在众多的三层商铺砖楼中落入寻常了。

  流求报社的后面是套着印刷厂的大院子,这个场地规模就比较大了,还没有哪家商铺能比得了。

  印刷厂的围墙上都用石灰刷白了,用红油漆写着“流求印刷厂,天下最大最好的印刷厂!”几个大字。

  这算是户外的一种广而告之------但是和人家商铺,尤其是比较有名气的商铺比,显得寒酸些了。

  小二和王征陪着杨友行主编一路狂走,大家都是年轻人嘛,他们行走的速度都要比上两马四轮、大马车快了,他们可不屑于等四轮、大马车来送他们,那样哪里有走路快活。

  两个人刚回到八道河时就被那街面上众多的商家牌子晃花了眼------几年间,凭空多出了这样多花花绿绿的牌子!

  他们一路行走,眼睛却扫着街道两旁商铺的广而告之牌子:

  陈家彩帛铺、凌家刷牙铺、孔家头巾铺、徐官人幞头铺、钮家腰带铺、张古老胭脂铺、戚百乙颜色铺、三不欺药铺、李官人双行解毒丸、朱家裱褙铺、尹家文字铺、陈妈妈乌梅药铺、戚家犀皮铺、彭家漆器铺、归家花朵铺、周家折揲扇铺、陈家画团扇铺……

  他们飞快地行走,眼睛飞快地扫过-------最终认定还是那一家胡家功夫针铺的广而告之更加显眼。

  那广而告之的牌子上画了一幅白兔捣药的图案,看来那就是店铺的标志了。

  下面的几行大红字分外显眼:

  “本店收买流求钢厂之上等钢条,造功夫细针,不偷工,民便用,若被兴贩,别有加饶,请记白。”

  哈哈,说不上是胡镇北他家里开办的------

  等快到了流求报社时,王征忽然感叹了,说:“我和小二在外面辛辛苦苦找寻新商路;郭勿语则在外辛辛苦苦维持海上商路安全;鲍威更是在山东地区辛辛苦苦打拼------而这里,一路上却看不见一丝一毫的战意------”

  他其实更想说的是,我们人人都在海外劳作,而这里的人却坐享其成-------要不然哪里来的这一番繁荣景象?!

  在这种大局下面,竟然还有人为了结婚的财礼多少而烦恼,真是的!

  小二到现在也没有动春心,根本不喜欢男欢女爱,他还是认为能去更遥远的海外见见世面,才是最幸福的;而王征本人则认为将来能在临安城那样的地方存上些许房子,待出租出去,一世安逸!

  所以,刚才喝茶时,王征听到杨主编抱怨小娘子沈千千时,不由得在心中冷笑,大丈夫哪里有为财彩发愁的?若是去海外走走------哼哼,价值千贯的香料也不过几个瓷碗的事情------真没有出息啊。

  杨友行主编也许出了话外音,也许没有听出来。

  他同样边走边感慨说:“财富不会无缘无故产生,也不会无缘无故消失,它们来自于海外,来自于大宋,看我们主家的所为,那财富分明就是来自于大自然!

  放心吧王征,到时候我必会与你们同样到海外经营,去挣大宋有钱人的钱钞,你们这几年的所得,相当于我报社的十几倍的收益了!”

  小二则摇头说:“大不易啊,我们算是幸运了,做了太多充足的准备下,随行的人员伤亡还是将近十之去一-------听说其它商船,都有十之去了五六的比例,海上求财太过凶险了!”

  他们三个到了杨友行主编的办公室时,张岛主正在那里等他们,办公室的服务人员早就伺候好他,备上了茶点。

  张岛主没有当小二和王征是外人,直接对杨友行主编提出了要求:

  这次战斗不能如实登报,要大写特写流求卫队的惨胜!

  张岛主随手递给了杨友行主编这次战斗的记录经过,那上面有鲍威大队长的亲笔签字,后面还有几们参谋人员的印章,这才是最真实最全面的军事内参。

  小二和王征好容易等到杨友行看完了,两人马上接过来,跑到一边,头碰头地翻看起来。

  杨友行主编明白张岛主要求写惨胜的原因。

  一是要糊弄鞑靼强盗集团,让他们进攻再猛烈一点,以为加把劲儿就会赢了;二是吓唬一下大宋政府,让他们再多提供人力和物力。

  这是一举两得的办法-------当然,不管损失多少,前提还是要流求卫队最后打了胜仗。

  张岛主亲切地说:“小杨,你近期的工作非常不错,一定要多让你的记者四处去发现我们的问题,大宋用御使,我们用记者-------”

  杨友行主编笑了,他的记者都是略通文墨,而且大多有从事过包打听的活计,属于专业对口。

  他们到目前为止一共揭发了六起官员贪污腐化的事情,其中两起则属于夸大的事实。

  杨友行主编请示过张岛主,决定给四名记者多发数倍的稿费,另两个夸大的,则扣发了一定的稿费,并登报道歉。

  因为张岛主说过,无论实报还是误报,结果都是可以查明的,要多鼓励记者的举动。

  杨友行主编则认为,什么是最好的鼓励?多发稿费便可。

  张岛主一直对着杨友行主编微笑,很明显,他亲自来的目的可不只是这两样。

  要求有目的的发布新闻,表扬他最近的工作,这一些都用不着亲自来。

  张岛主笑着说:“听说你没有多少积蓄?你的工资不够花??”

  杨友行主编的脸红了一下,他在每十天一次的公开赌博中,逢押必输!

  说起来奇怪,他买哪支蹴鞠队赢,哪支就输,或者根本赢不到应该能赢的球数!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浏览阅读地址:/yunansongtonghang/607638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