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与南宋同行 > 第二百九十章 海洋性与大陆性

第二百九十章 海洋性与大陆性

  各种迹象表明,当时花不里花主将和张弘范副将一同催促大军快速行军,他们要在海盗们没有准备好防备的情况下,快速经过这一片丘陵地区。

  张弘范副将比较了解山东德州地区的情况。

  事实上,德州的全称应叫保德州,此地是在宋景德四年,大约是1007年正式设立,意即“民保于城,城保于德”。

  到了至元三年,也就是1266年,大汗下令将河曲、芭州合并入保德州,使之隶属太原路------直到被流求岛上的海盗占据后,他们去除了保字而简称此地为德州。

  张弘范副将一直在想,哈哈,海盗就是海盗,他们只知道简称却不知道吉利!

  没有了保字,德州城,他们一定保不住了!!

  德州城其实一直是北方与南方繁华之地联系通道上的节点城池,当年大汗破保德州城时,那里的城墙早已经破败不堪-------早就有细作汇报说,海盗们占据了此城后,只是忙活着驱使人耕种棉花等农作物,一直未曾修筑城墙。

  所以,此时他们只要渡过御河,经过一片丘陵区后,再放眼望去,德州城周边都是一些平整的不能再平整的土地,到了那个时候,山东地区的北大门将尽在我大军的铁蹄之下了-------这是难得的一份大功劳!!

  想着想着,张弘范副将心里激动起来,先前因史天泽之死而带来的一些警觉之意顿时淡了!

  想必是他当时太不小心才会着了海盗们的道吧?!

  他心里一横,命令快些行军,渡过御河,快速去冲杀海盗们的防守之处!!

  他们通过斥侯的侦察,选了一处早就坍塌的堵塞之地来渡河-------那里经过百姓多年来的反复行走,早都压实成了足有五丈之宽的道路。

  张弘范副将随着大军策马跑过时,心中还想,若是天下大定之时,自己必将上奏大汗,亲自将御河疏通------若是再能挖深挖宽,必将能造福大江南北!

  当然,现在一切都以平定天下的匪患为先!

  由于御河的坍塌之处还是不够宽阔,加上急令前行,骑兵们甩开了辎重队伍,如一条长蛇般向着丘陵之地飞奔,全然不顾乱糟糟的后方了。

  在一处丘陵的山坡上,张德培放下了单筒望远镜,他对着身旁的队员说:“发信号吧,让我们的骑兵准备迂回------”

  他的两个队员得令后马上向着丘陵的山顶爬去,那里有两根长长的竹竿,上头绑着红白两种布条。

  他们两人配合着,在空中挥舞着旗语,很快就将命令传到了远方。

  等着两个队员回来,张德培摆摆手说:“我们再靠近些观察!”

  他们一行几人弓下身子,悄悄在草丛中向着敌方潜行。

  那时,张德培和郭勿语大队长率领流求海军到了山东地区东北部的登州军港后,一直都在原地待命。

  他们两个一直发信给他们的主家,要求登陆作战,还想通过渤海湾登陆直扑鞑靼强盗的大都,他们相信自己的实力!

  俩人一直在海军指挥船上冲着各种海图比比划划------当今世界,还没有谁比他们拥有更准确的海图。

  他们同时制订了数条作战计划------但是,他们每一次请战都只得到了流求岛上张主家回复的一句话:

  原地待命,不可急进!

  俩人心想,这是张主家担心自己陆战的水平不行啊------于是,他们在军港就开始了陆战训练。

  他们其实还不知道张岛主正在下一盘大棋:他不愿意自己的实力去与鞑靼强盗集团硬拼,更不喜欢他们去冒险------在可以接受的损失下,完全消灭掉鞑靼强盗军队是好事,但是如果能付出极小的代价彻底打痛他们,甚至逼迫对手向着西北方向逃窜则也是可以接受的战果。

  在这种情况下,流求卫队或许可以一边消化敌占区的人口和土地、资源,壮大自己,一边积蓄实力,可攻可守,不好说就会拉拢大宋一起向着亚洲的西部进击!

  西部有放牧战马的草原,有种植棉花的天然良田------那里也是通向流着奶和蜂蜜的通道之一。

  海洋上,流求岛和大宋可以合作,共同享有海上黄金商路;陆地上,流求岛也可以和大宋合作,共同再开发陆上黄金商路!

  陆地运输成本高------但是足够安全,陆地上的敌人主要是人类,如果给与商队足够的自卫武力,那安全性远远大过海洋!

  流求岛现在的运输完全依靠大海,但是,此时他们的航海力量在大自然的灾害力量面前还是不堪一击!

  尽管王德发主家不停地改进航海技术,不停地增加技术设备,但是,海上运输船只的损失仍然有两成之多,一直降不下------这个数据在海商的看来已经相当不错了,比先前好多了!

  但是让王德发主家心疼------所以,他完全支持张岛主提出的西进大计!

  海洋性格要有,大陆性格仍然不能丢!

  海洋没有边界,大陆上也要没有边界------大宋人啊,你们好好看看,流求岛上不管是已经建成的大城或是正在修建的城市,它们哪有一座是有城墙的?!

  只要有足够的利益,我们就向着远方前行------

  当然,这一些都是后话,还是有很多想不到的变数。

  郭勿语大队长和张德培副大队长一天天领着水兵、水手们在陆上训练------时间长了,张德培则要求重新干老本行,他要去前线侦察,哪怕只领一个小队------这也是军训之一,也许以战代训的效果更好呢。

  郭勿语大队长只能同意他们上了前线。

  张德培带着自己挑选出来的人员加入了鲍威大队长的陆军,领了侦察兵的任务。

  这才是老本行啊------当时,他们大胆地前插到路边观察,那密密的植被很好的掩护了他们,根本不怕被发现。

  那路上的骑兵们发疯似地向前冲着,马蹄声与狂叫声混杂在一起,直冲云宵!

  张德培在草丛中认真观察着,他的嘴角带笑,看来他们真的上当了,可能真以为前面只有一道木头栅栏拦着他们?!

  张德培眼巴巴地看着若干穿着鲜亮的将领也从他眼前跑过,如果能开枪,他们就是枪口下的水鹿了------

  流求卫队的队员们确实在私下里都把那些骑兵称之为水鹿,前几次的交战结果无论是对老队员还是新队员都是巨大的自信心-------鲍威大队长为此还专门指示过,不仅仅以杀伤敌军多少为功劳,还要有最小的伤亡,最大的战利品收获为评功标准。

  有了军功就可以升官,可以涨俸禄,没有人不在乎这个。

  ps:今天上午,我终于得到理疗医生的许可,可以出院了。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浏览阅读地址:/yunansongtonghang/607638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