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与南宋同行 > 第二百九十五章 大宋时局的新情况

第二百九十五章 大宋时局的新情况

  听完鲍威大队长的解释,小二和王征终于明白了,第二次战斗能打成那样,原来是张岛主本人下的命令。

  小二插了句话,说:“是不是张岛主认为我们损失太多了?”

  王征不在意地说:“那点损失算什么?!再说冲锋队的损失,张岛主也没有让报纸提啊,至于你说的那些辅兵们冒然出击的事情,那也不算什么,战后再严格要求一下,就可以了------这里面定有其它原因!”

  鲍威大队长无奈地说:“我们的岛主说过,军人嘛,以服从命令为天职------我们是张岛主的兵,让怎么打就怎么打!”

  第二次战斗由此改成了纯粹的阻击战。

  鲍威大队长解释了一下当时的战局,说那时西北路敌人已经完全被他们打垮了,已经仓皇逃回了涿州地区,据侦察兵报道,他们整日惶惶不安,根本没有重新整军再战的迹象。

  他们面对的,只有西路和西南两路人马。

  张岛主给鲍威大队长他们下的新命令是守住重要道路,建设简易堡垒,以守代攻,在对恃战中拖住敌人。

  鲍威大队长他们是后来才得到了张岛主详细的解释,这一切都与大宋的政局有关。

  流求岛需要山东地区的各种资源和劳动力,同时加上天然的不可调和的矛盾,还有需要稳定大宋这个巨大的市场等等原因,他们派出流求卫队与鞑靼骑兵在山东地区大战。

  这一场战争让流求岛非常牵挂,同时也让大宋朝野上下非常牵挂。

  《流求时报》现在在大宋境内早已经是洛阳纸贵了,特别是有关山东战情的报道,不仅仅让人们争相传阅,而且还公开地被大宋邸报或是《民声》等小报加工转载。

  他们公开盗版《流求时报》,还不标明出处。

  大宋朝野上下都在议论流求卫队的战绩,只不过官府人员一般都在私下里谈论,毕竟他们官方与鞑靼强盗集团已经和谈,属于“友好”国家,官员们不想担上妄议的责任。

  但是民间则不管那一套,百姓们公开热议,他们大声为流求卫队的每一个战果叫好。

  众多的小说家还把《流求时报》上的军事报导添花加叶改成话本,一时间各种离奇的传说充斥市井。

  流求卫队各个队员都是丈二高,擅长设列法阵,能请下天雷和天火,甚至让土地爷帮忙-------难怪那些鞑靼骑兵就算个个有高头大马也照样有来无回!

  这个时期的百姓连官家的私人生活都敢议论,更别说是让他们讨厌的鞑靼人了。

  鞑靼强盗集团的使者可以在大宋官员的眼前骄横,但是,在民间,他们可以清楚地听到百姓们对他们的嘲笑。

  这真是让人憋气上火的局面,那些来讨要各种物资的使者们只能龟缩在官府给他们安排的住处,绝不和民间人员来往!

  大宋官家赵禥当然肯定也关心发生在山东的战局。

  他时常与师臣贾平章、御前火铳军最高军事长官法可一起在勤政殿里图纸上谈兵,沙模里推演,各种各样的阵法在法可与贾似道的暗中引导下,接二连三的从赵官家的口中说出。

  赵家人的新军事家正在冉冉升起!

  现在大宋的形势大好,不是小好-------

  那地图是从流求卫队在山东的军营里临摹的,所谓的沙模也是从那里学来的,前文说过大宋正规军改装的志愿军首领同样可以出入最高军营。

  当他们看到远比自己军中的地图更清楚更准确的军事地图,还有更直观的沙模后,马上就安排工匠们学着制造了一些,并在第一时间送回大宋。

  鞑靼强盗集团是一个可以接受其他民族优秀文化的强盗组织,因为他们除了畜牧业外啥也不擅长-------他们不杀工匠绝不是因为善良!

  此时的大宋朝野上下也是一个可以包容外来文化的国家组织,因为大宋有商业立国的传统文化。

  商业文化本来就是一种天然的取其精华,弃其糟粕的文化模式!

  他们喜欢一切新奇而有大用处的物件和技术-------不说那些农产品了,单单就是有线电报设备来说吧,当他们派出了人员向流求岛学了技术,还换取了几套所谓的拍发接受的设备后,他们的推进速度可以说是流求岛上的五倍了!

  张岛主是真服了这一点,大宋的工匠们还根本弄不懂啥是直流电的时候,他们就能仿照得有模有样!

  当他们举全国之力来兴办这个在他们眼里极其有用的物件时,流求岛真心比不了。

  还有不少的文官学士在他们的笔记里对有线电报做了各种各样的解释,就像他们解释煤气发生器和煤气路灯、煤气炉一样,千奇百怪。

  张岛主不得不加新一版的小学物理、小学化学中加入了直流电、水泥、煤气、的有关知识-------

  大宋官家喜欢军事阵法,这也是大宋赵家人的一项传统家风,朝野上下没有一人对此有非议。

  大宋文官们喜欢他们的官家有一个好的爱好,事实上,他们一面上需要有一个众人都认可的君主,另一面上,他们真心不喜欢君主深入大臣中搞什么万事一把抓------

  但是,他们文官们真心不喜欢权臣!

  贾似道贾老狗的权力现在如日中天,简直就是在官家和皇太后两人之下,万人之上了!

  贾老狗此时经常不上早朝却在私下时间里与官家打得火热,而且他还明里暗里逼迫官员中的新人们和老人们选边站队,只要附和他的,基本上都是外派好地方做官,不几年就磨堪合格,调回来委以重任。

  如果不依附他的,结果要么候任许久,要么总是考评不好。

  常人都是趋利避害的,贾府当然是许多人上门求见的必去之所了-------

  贾老狗当前的炙手可热当然严重伤害了一些老牌政治势力家族的利益-------贾老狗的外号据说流求岛的张岛主首先喊出来的,被一些老牌家族的人同样在私下里叫来叫去!

  当然,张岛主绝对不会承认这一点,他的家养小子,一个叫什么侯东方的自称是流求大使,在临安城里建起了流求式房子,安排了精壮的家丁守卫,他三天两头就去贾府拜访,去时总是拉了几大马车的物件,由于遮掩的严密,无人知道是什么。

  倒贾势力现在暗波涌动,可是他们一时间对贾老狗无处下嘴-------大宋眼下外无军事压力,内无社会隐患,是一个人人都闷声发大财的时期,这不算是最好的时代,但是也不差吧?!

  但是,只要想搞倒一个人,总会有办法的。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浏览阅读地址:/yunansongtonghang/732754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