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与南宋同行 > 第二百九十六章 被报料的贾平章

第二百九十六章 被报料的贾平章

  贾老狗好色如命啊,他连女尼都不放过!

  贾老狗贪财如命啊,他是有史以来最大的贪官!

  贾老狗私下勾结鞑靼强盗大头目,签下了卖国条约!

  贾老狗对太学生恶意买好,随意添加餐费,任意许诺官职,视赵家人天下为自己的天下!

  贾老狗暗中收受流求岛珍宝无数------不知道与流求岛达成了什么不可告人的勾当!

  民间的传言让贾似道无可奈何,发表在各处墙上的讽刺他的诗词,甚至一些不受他控制的民间小报上面写的新闻报道更是让他哭笑不得------作为当朝第一高官,一年有几十万石的俸禄,他如何不能在自家花园里多点上一些煤气灯?!

  他又如何不能用流求岛上的流求瓷当成日用品?!

  他又又如何不能把自家的钱财存入流求金行里?!

  当然,家里的字画是多了些,自己极喜的蟋蟀也多了些-------平常之日,玩多了些,甚至上班之时,都趁机把玩了一些,但是,这又怎么了?!

  贾似道心里明白,如此大规模的有条理有层次地黑化自己,这绝不是民间百姓的行为!

  民间百姓的传言会是如何?最多能说自己用金碗吃饭-------或者就像黑朱熹那样,说六十几岁的朱熹竟然扒灰自家儿媳等等的可笑言论------

  绝对是有一小撮敌对势力在背后兴风作浪!

  这个时候,有一家小报,登出了一则消息:

  话说当年襄阳围已急,似道日坐葛岭,起楼台亭榭,取宫人娼尼有美色者为妾,日淫乐其中。

  其唯故博徒日至纵博,人无敢窥其第者。

  其妾有兄来,立府门,若将入者。似道见之,缚投火中。

  尝与群妾踞地斗蟋蟀,所狎客入,戏之曰:此军国大事耶?

  贾似道出离了愤怒!

  他反而冷笑了起来,这谣言编的如此可笑,说明对手也并不高明啊!

  贾似道动用了自己的民间力量------《民声》报开始力挺贾平章,胜赞他在抵御鞑靼强盗集团大头目忽必烈南侵时的卓越战功;胜赞他能主动捐出家里上万亩良田为国分忧的精神;胜赞他巧妙机智能利用海商解决了我大宋的许多问题------当然,这都是在大宋官家的领导下取得的成绩------大概是这个意思吧。

  贾似道还动用了自己明中暗中的情报系统展开了外松内紧的调查,结果显示,这些报料的大概来源为几大政治势力家族,甚至还可能有皇族参与其中!

  这是反贾势力的大反扑!

  贾似道马上召集幕僚展开了认真地讨论------最后商量出了对策,一是他不能坐以待毙,必须展开反击;二是反击的方法宜私下不宜公开,而且要分化离间对手!

  对手们都是一些老牌政治家族势力,人脉太广,根基太深,而贾似道培养的人才大多是年轻人,想要获得他们的帮助,还要等上一段时间。

  一场谣言对谣言,抹黑对抹黑的撕逼大战开始了-------大宋的吃瓜群众们哪里明白这其中的真实原因?

  但是他们对各种谣言满天飞,各种明着暗着抹黑某人的小报大感兴趣,这无疑要比总听到看到什么流求岛上的奇闻更吸引人注意。

  在这片大陆上,无论哪个朝代的吃瓜群众都喜欢听闻那些平常道貌岸然的官员们的丑事,还乐意主动传播呢。

  总体形势上看,贾似道分析认为,自己现在落了下风。

  原因很简单,在这场报料的撕逼大战中,他贾似道的目标太大太单一,更重要的是,他的地位太高------无论别人如何扯蛋,人们都会首先选择相信------因为他似乎有这个实力做到!

  贾似道又召集了自己的幕僚们,他提出了两个设想:如果逼迫官员们选边站队,那么结果会是如何?再如果以朝廷的名义制定禁谣令,封杀一切不利于自己的言论,那么结果又会是如何??

  贾似道让自己的幕僚找出方法,印证各种假设------但是没有想到却受到了幕僚们的一致反对------反对最强烈的,竟然是他的幕僚兼好友廖莹中!

  贾似道是一个敏锐的艺术鉴赏家,他的好友廖莹中曾给他在文学上的帮助,帮他将王羲之的《兰亭序》临摹起来,又复制了四版姜夔及任希夷的真迹。

  贾家此时所收善本图书达千余部,聚敛奇珍异宝,法书名画,如《王羲之快雪时晴帖》、《展子虔游春图》、《欧阳询行书千字文卷》、《赵昌蛱蝶图》、《崔白寒雀图》等。

  廖莹中刊刻《九经》,亦以数十种版本比较,雇百余人任校正,只不过他删落了注疏,不及同时代刻书家岳珂而已。

  贾似道看中他这个朋友------也只有和他在一起时,他可以赤膊与之喝酒,从不曾想到过身份与地位。

  贾府中奇珍异宝所见皆是也,也唯有廖莹中视之为石砾。

  廖莹中当时大声言道:“平章不可着道!自古以来有几时见过以谣言为名定罪?!莫非让百姓道路以目为好?!!”

  贾似道苦笑道:“群玉,不如此,奈何其谣言甚烈?”

  廖莹中当时斩钉截铁地说道:“谣言止于智者!”

  贾似道等了一会儿,那廖莹中再无他言------看来他只会否定,不会建设。

  其他人则纷纷引经论史,指出禁谣令是个彻头彻尾的败笔。

  贾似道叹了口气,这些士啊,他们真的知道那些小民是何等样子吗?!

  他们是有口吃的,有口喝的,有钱钞挣就可以快活的------他们是彻头彻尾的只管自家事的人,这些士们如何能把他们比较于自己!!

  不过话说回来,万一民间还真藏有敢为民众发言的士,他们登高一呼------自己还真说不好会狼狈收场------

  至于如何让官员们选边站队,与贾平章一条心,要看齐意识------大家的意见可多去了,说到权术驾驭,这个民族,是个读书人就有自己的看法和建议。

  好吧,无非就是不爱官爵,牢笼一时名士;宽科场恩例,招纳广大新才;严于律己,修身养性,以致众官云蔚影从。

  这些办法事实上一直在用,效果是有,但是依然有相当官员在左右逢源。

  贾似道散了众人,唯独留下廖莹中。

  两人在书房里小饮了起来。

  两人喝的是流求岛送来的椰子酒,让人上了两个小菜,那是流求岛传来的炒花生和西红柿拌糖。

  两人几乎同时拿出了玉石嘴的烟袋锅,按实了烟丝后,就着蜡烛点着了。

  贾似道猛吸了几口后,在烛光下,整个人都似乎笼罩在烟雾里了------蛮孤独的样子。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浏览阅读地址:/yunansongtonghang/774645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