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与南宋同行 > 第二百九十八章 转移国内矛盾

第二百九十八章 转移国内矛盾

  这已经不是得垄望蜀了,简直就是贪心不足蛇吞象!

  贾平章贾似道感觉自己被人偷盗了------不是,就是赤果果地公开被抢劫了!!

  现在大宋的造船业一片兴旺,无论是民办还是官办,只要造出海船,就有人要,甚至一些化外之地的土著小王之类的,也来大宋和流求岛求购。

  但是,人家民办的造船场所获颇丰,而大宋几家官办的造船场竟然出现了越造越亏钱钞的现象!

  督导几家造船场的官员辩解说那些民办的船场,积极购买流求岛出产的新式造船设备,起到了事半功倍的作用------官办造船场也想买,但是他们上书请派遣钱钞,都递上两年了,也没有个回音-------后来他们的上司表态说,历来便是如此造船,何必事事效仿流求岛?!

  他的下属口称喏喏,但是心里骂道,那你家里咋用流求油灯,你还用流求火柴点流求烟丝呢??

  几家官办船场里人浮于事,浪费严重,效率低下。

  如果不是被流求岛造船场和一些民办造船场比着,官办造船场还是能维持下去,毕竟先前民办造船场偏小不说,大多以修船为主------流求岛还只是一个化外之地。

  但是情况不同了,官办造船场亏损严重,诸多船工生活艰难------有一个年轻的御史风闻此事后,略一询问,然后又略一思考,便认为这是民办造船业危害了国家安全。

  海船,国之重器也,焉能落入私人之手?!

  他进言要取消民办造船业,或者限制民办造船业的产能------呵呵,贾平章贾似道听说了他的进言后笑了,这真是一个年轻人啊。

  别说官办造船业了,就连最简单的官田管理,只要是官办的也是一塌糊涂!

  事实上,此时的贾似道隐隐有一个感觉:官办的,除非民间不理解的行当,那就不如让民间的去办;权力嘛,则必须集中在自己的手里,否则掣肘的人太多,什么事情也办不成。

  他决定把那几家官办船场改制------当然,怎么改,怎么对自己的利益最大化,这里面要好好运筹一下。

  但是,他没有想到谢家的人看上了!

  而他原本是想让全皇后家里的全氏人员参与。

  全皇后是会稽人,理宗母亲慈宪夫人的侄孙女。

  她略通书史,年幼时跟随父亲全昭孙任岳州知州。

  开庆初年,任期已满回朝,经过潭州,当时鞑靼强盗们刚刚攻破全州、衡州、永州、桂州,围攻潭州,一年后,战事平息,回到临安。

  此时正遇忠王打算纳妃。当初,丁大全请求选临安府顾砮的女儿,已经举行聘礼了;丁大全事败,顾砮也被罢官。

  台臣们认为顾砮是丁大全一党,应当另选名门女儿来配婚太子。

  大臣们于是说全氏侍奉其父亲全昭孙,往返江湖,备尝艰难险阻;如果身处富贵,一定能警戒事业成功之道。

  理宗因为母亲慈宪夫人的缘故,就诏她入宫,问道:“你的父亲昭孙,过去在宝佑年间死于王事,每念及此,令人哀痛。”

  全皇后当时回答说:“我的父亲固然可怜,淮、湖的人民尤其可怜。”理宗深感惊异,对大臣们说:“全氏女言语非常得体,应当配婚太子,承接祭祀。”

  景定二年十一月,诏令封为永嘉郡夫人------到了十二月,正式册封为皇太子妃。

  其弟全永坚等人补任承信郎、直秘阁。

  由此全氏一家势力逐渐变大,正是贾似道理想中可以依靠的一股力量。

  那么那几家办不下去的官办船场,正好可以作为一份礼物,用低价售卖的方式来拉拢全家。

  这本是一步好棋,但是让谢家打乱了!

  廖莹中看到贾平章贾似道愤怒的样子,心中有些不忍。

  他说道:“平章不必如此------以先安定眼下为主------以后,说不上还会遇到什么机会,可以另谋办法。”

  贾似道当时苦笑了一下,他知道自己手里的牌不多了,要求从他手里继续分权的呼声越来越高,什么抹黑,什么造谣?那都是有权力诉求的------要不是大宋官家的龙体欠安,也许连官家自己都压制不住百官的要求了。

  尽管官家称自己为师臣,但是也要考虑百官的心思。

  还是战争好啊,那时虽然自己是提心吊胆,但是,但是真的是大权独揽啊!

  贾平章贾似道最后到底是答应了谢家的要求------反贾势力中顿时被他打开了一个缺口。

  可是他知道,这样以利益为主的盟友,永远是靠不住的------流求岛的那些海商反倒是似乎能靠得住,但是,他们离自己太远不说,而且是化外之人。

  他们的行事大异于常人,从他们无缘无故攻打鞑靼强盗之为就可以看出,莽撞,肤浅,根本不懂得计谋。

  当然,他们的举动间接解了大宋的危急局面------要不然大宋朝廷上下不会有大部分官员都同意在暗中支持他们。

  现在回想起来,贾似道还是认为自己高明,正是他当初趁着流求岛与鞑靼强盗集团交战后,主动要求与鞑靼强盗集团谈和,为大宋赢来了安定的机会!

  贾似道发出了强烈的感叹,啊,上哪晨再去找类如流求岛这样的势力来利用呢?!

  人的感叹总是会发出神秘的作用的。

  事隔不久,流求岛所谓的大使求见。

  贾似道每次听到那个叫侯东方的年轻人的自称便想笑------流求岛不是国也不是个部落,岛主是什么地位?想起来都是戏谑。

  当然,他们挺能打仗的,这一点还是值得敬重。

  贾似道把侯东方大使请到了书房,双方坐好后,贾似道随意问道:“流求岛又出了什么好物件?抑或是你们又需要劳动力了?”

  侯东方大使当时正色说道:“此次要谈军事大事!”

  贾似道笑了,他喜欢一本正经的年轻人。

  他正了正脸色,说道:“请讲!”

  侯东方大使说:“我家岛主要我转达,战争是转移国内矛盾的不二法宝!请平章向鞑靼强盗集团宣战!!”

  战争是------

  贾平章贾似道的脑海里闪过了一道闪电!

  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

  古人的老办法,自己竟然忘记了------贾似道的表情上却看不出什么来,他依然微微笑着,说:“怎么?你们流求卫队在山东吃紧了??”

  听了后,侯东方大使心中大怒!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浏览阅读地址:/yunansongtonghang/777043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