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与南宋同行 > 第三百零一章 开局与结尾

第三百零一章 开局与结尾

  张岛主借杨友行之口在《流求时报》上登出的“军队以利为主”的言论引起了很多争论。

  有私下里反对他的------这样的人主要是大宋社会上的一些文人。

  首先大宋本身就有抑武扬文的社会传统。

  一个社会的传统其实主要是当权者们推动发展的,这当然是大宋的统治者愿意看到的。

  前文说过在大宋,武将们的社会地位不高,士兵就更不用说了。

  其实严格的说,大宋军队里的待遇还算是不错的------但是社会地位之低却是比较罕见的。

  大宋民间百姓骂人时,都喜欢骂对方为“贼配军”,这已经表明了民间对军人的态度------既然犯罪分子都可以被当兵,逃荒逃难者也可以被当兵,这样的军队他的战斗力可想而知,更加会被人瞧不起了。

  大宋的文人眼红流求岛卫队士兵的待遇。

  他们想不到在流求岛当兵竟然可以有养一大家人的收入,而且居然有服役年限!

  而且听说他们服完役后按照军功还可以转为官吏!

  这可真是太可气了!

  大宋的文人们看不到流求卫队训练之苦,也看不到人家上战场拼战功时会有生命危险,更是忘了,正是这支军队在山东地区死死拖住鞑靼强盗集团,才会让他们有时间也有生命来对张岛主的言论说三道四。

  现在这个世界上,也许只有张岛主和他的妻子及他的朋友知道,他们三个用了十几年的时间,已经改变了大宋的命运。

  当然,他们也改变了自己。

  当时,流求岛西海岸已经凭空建起了六座没有城墙的城市。

  不算山东地区,流求岛上常住人口及流动人口已经超过七十万人,而且还各色人种齐全!

  张岛主有信心在三年内使流求岛的常住人口超过一百万人!

  因为到流求岛去发财已经是大宋民间人士的共识了。

  流求岛的工钱高,流求岛的货物贩卖起来很挣钱钞!

  流求岛的六大主要城市的码头上,平均一天能接送三千多艘百吨级别以上的客货船。

  流求西海岸到大宋主要海边城市的贸易来往终日不断,夸张点说,海路上的海船之多,已经使海路成为一条海帆之路了。

  大宋文人们喜欢享受,他们喜欢流求岛上出的新物件;而且他们也从不排外,并不认为是大宋之外的产出而随意贬低。

  但是,不能触及到他们的底线:到底是文在上还是武在上,这个是必须要搞清楚的!

  大宋文人中诸多的人员纷纷写文写词,讽刺张岛主的言论,或者嘲笑他的肤浅------甚至还有人断言流求岛早晚会陷入兵乱中。

  流求岛上也有文人。

  但是他们要不就是从北方鞑靼强盗集团那里跑来的,要不就是大宋民间的落魄文人,这两种人都是为了来流求岛寻个差使-------张岛主虽然喜欢工匠,但是当然也不拒绝他们。

  文人们可以经商,大宋社会本来就是文商不分家的,他们也可以考公务员-------当然,就算考上了,还得接受张岛主的培训。

  来流求岛的文人对此表示完全接受------所谓公务员的工资让他们眼晕了,若把那流求币折算成大宋钱钞,竟然是大宋知县的两倍之多。

  利动军人心,利也动文人心。

  张岛主曾经说过,耻于谈钱,只提道德的社会一定是个无耻的社会。

  流求岛的文人心里有些奇怪,哪里有耻于谈钱的社会?!

  但是看在那样高的俸禄的面子上,人人都点头认为,无人质问于他。

  流求岛上的文人也看不惯大宋那些文人的言行,那些人只会用毛笔写字,而他们可是用钢笔的新文人!

  流求岛的新文人们也开始写书写词嘲讽他们------好吧,其实文人之间的论战最无聊了,张岛主表示不关心。

  事实上,他关心的是大宋军队的军心和他们社会上的民心。

  除非是受到攻击,现在的大宋军队也许是最没有战争意志的军队。

  大宋社会上的民众也是最不愿收复故土的民众,他们甚至害怕因为收复了故土后,可能会降低了自己的生活质量。

  会不会又多了赋税?会不会还要管北方的那些穷亲戚??

  可以说他们是不思进取------更准确说一点,他们都无法从战争中得利。

  跟随鞑靼强盗集团的军人们或民众也许会从各种抢掳中得到点什么------而大宋的军人们能得到什么?

  全是上级的,而且武将还要听文官的。

  在战争的意愿上,大宋还真输给鞑靼强盗集团一些。

  张岛主的用意是想让大宋除了看到军队能保国家外,更多的是能从中得利。

  他们在山东地区的行动可以看成一个榜样。

  流求卫队占了山东地区后,一开始时,他们确实花费巨大,但是过了投入期后,他们在那里的收益开始越来越大。

  不说那里出产的黄金了,张岛主他们本来就不在乎它------直接用它来换取大宋的各种生产资料了。

  山东地区出产的玉米、小麦和土豆、地瓜,还有甜菜、烟叶,直接增加了流求岛的粮食产量不说,那些经济作物,可以随时又从大宋换来更多的物资。

  特别是山东地区出产的煤炭和焦炭,完全补上了流求岛的短板!

  山东焦炭仅次于流求岛加工的文来煤油,也成为大宋市场上的硬通货。

  而且,那里是流求岛迁移人口的重要通道之一-------这个隐性的重要性也许大于一切了。

  大宋上上下下也许都只是看在了眼里,他们中的许多官员也许只会眼红山东地区的黄金,看不到战争得利的因果关系。

  张岛主趁机推出了他认为的战争得利的理论性言论。

  但是,大宋社会中只有文人们反应了一下,没有达到张岛主的预料。

  流求岛也许是一只猎豹,大宋则象一头巨大、虚弱、反应迟钝的食草恐龙。

  如果没有流求岛的出现,食草恐龙不会是群狼一般的鞑靼强盗集团的对手。

  但是时机来了,贾似道遭受到想分权夺利的政治势力的狂攻。

  张岛主看到了机会,他替贾似道想到了用战争之法来转移国内的热点的方法。

  还有什么比战争威胁更能让大宋从上到下转移精力的办法?!

  当贾似道答应用流求岛的方法时,张岛主心想,哈哈,贾老狗,你猜到了开局,但是,你不会想到结尾的。

  其实最后,张岛主也猜错了结尾。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浏览阅读地址:/yunansongtonghang/789621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