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与南宋同行 > 第三百零三章 玉米面饼好吃还是白面饼好吃?!

第三百零三章 玉米面饼好吃还是白面饼好吃?!

  京湖制置使吕文焕看完信后,又认真地听完了那密使的嘱咐。

  也许这样的嘱咐比那密信的内容都重要。

  听完后,他的心里出现了一丝曙光。

  此事不仅有贾平章的安排,竟然还有流求岛势力的参与!

  京湖制置使吕文焕不仅佩服流求岛出产的物件实用,更佩服他们的军事实力。

  他们吕家也私下来往山东地区派出过义军------当然不能光明正大的打出吕家的旗号了。

  所以,他十分了解山东地区的战况。

  原本只是一群厢兵,经过他们挑选和训练,竟然会有如此强大的战力!

  他把这一切都归为武器的功劳。

  吕家家族的亲兵也许是除了御前火器营之外,除了军服外,最最全盘流求化的军队。

  吕家也有从天竺和开罗换来的战马和马穆留克骑兵,在军演中,他让那些骑兵与自己的亲兵搭配作战,感觉不光是能守城,还能恰如其分的偷袭与反击!

  贾平章让他想办法虚报鞑靼集团增兵的军情,可以用尽手段。

  流求卫队也会派出一支队伍来与他们配合。

  果然,送走了密使后,不几日便有几条商船来了,下来了一队身着百姓服装的人,他们随身还带着诸多的行李。

  看护码头的官员见了那些人递上的礼贴,马上知道是京湖制置使亲自让他等待的人到了。

  话不多说,他立刻将那领头之人带到了吕家。

  那领头之人身材健壮,但是衣着举止毫不起眼,脸上自然带着笑意,就如同一个行商日久的商人模样,看了让人亲近。

  他得到了京湖制置使吕文焕的亲自接待,两人在密室里商谈很久,没有人可以听到他们的交谈。

  待那人被吕文焕送出密室后,他独自走出吕府的侧门,悄然就消失在日益繁华的襄阳城。

  此人正是流求卫队特工大队队长黄祖,这一次,他带着两支小队,一共二百名队员来这里执行任务。

  他要配合吕家集团搞出一些动作来。

  京湖制置使吕文焕与流求卫队有过交流,当然知道这一支人马。

  其实他也有类似的队伍:他从亲兵烧炭军中十之选一,选出三百人来照着特工大队的样子来训练。

  而且,武器和设备基本都一样------连双方人员的编制都一样,双方合作到北方去起事,正好还是一个暗中的比赛。

  京湖制置使吕文焕通过与黄祖大队长的交谈得知,此人也只不过知道是张岛主命他在河北东西两路配合吕家起事,以达到捣乱敌人后方的目的。

  转移国内民众的视线这更深一层的用意,这个大队长却不知道。

  京湖制置使吕文焕当然也不会把更深的意图告诉自己的手下,便任由双方队长自己去商议配合。

  贾平章密使当时说过了,要闹而不乱,要危而不战------总之一点吧,要有口头上的战争,但是绝不能有真正的战争。

  如果光看密信,吕文焕真吓了一跳,竟然要他去主动挑衅鞑靼军队!

  这可不是闹着玩的,一但引来大队人马,襄阳平原上的经济作物可全完了,更可怕的是弄个擅起战端,整个吕家也许就完了------可是若不听从贾平章的命令,他吕家还能有好日子过?

  贾平章是顺我者昌,逆我者亡的人物。

  但是,密使的话让他看明白了贾平章的用意,更重要的是,他从中还看到了自己吕家可能要得到的好处!

  天已经大黑了,他背着手在书房里来回踱着步,那滋滋做响的煤油汽灯将整个书房照得如白昼一般。

  早在金入主中原之初,北方地区曾出现过行省制度,即在外地设立行尚书省,但为时短暂。

  鞑靼强盗集团的行省制是沿袭自金国的行尚书省。

  事实上,他们一直是仿金实行行省制度。

  刚开始时,它和金国一样,只是一种中央政府派遣在外的临时机构。

  后来由于战争等各种因素,行省也开始干预地方政务,逐渐变成了最高一级的地方行政区域。

  到了现在,由于战事紧张的原因,他们还使用原先行政区划,甚至连官名官服什么的都没有变。

  只要能管理地方,能给他们交上各种税赋就可以了。

  这一天滑州的孙知州早晨起来时眼皮跳得厉害------他认为是自己昨晚上想多了。

  现在不由得他不想得多。

  滑州本是个以旱田为主的州城,主要是种植小麦,还是在金朝时候,这里算是四等州,那时的税赋远远要比现在少。

  但谁知大汗来了后,哪里管什么一等四等之分,一律上足税赋,连续三年交足者可升官,连续三年交不足者罢官后惩以鞭刑!

  孙知州的前两任都是如此被罢官的------孙知州每次走过州衙门口时都毛骨悚然,这里可是鞭刑过两位知州的地方,那同行的惨叫声似乎一直都能听到。

  孙知州的全家到了这里后,他心中大悔恨,自己若是多给那回回人一些钱钞,也许会给自己派遣一个好地方为官------他看着那破烂不堪的州衙,又看看那街上面黄肌瘦的百姓,仅有的一些商铺,也是冷落不堪。

  他的妻子着人去看过,那里是恁什没有------这里不如中京路的一个县城!

  在州衙的第一天晚上,他们吃的是玉米面大饼和菜汤,又有几个蒸地瓜。

  说实话这东西能饱人,但是不甚好吃。

  孙知州在饭桌上摇头摆尾地说到:“大汗自是天人吉相,玉米、土豆和地瓜,正是上苍赐大汗子民的好吃食------尔等可曾知道,那玉米还可以喂马------少糟蹋了多少百姓的麦苗!”

  地瓜尚且有甜味,那玉米大饼太难吃。

  他的妻子问道:“此处不是盛产小麦嘛,为何不见白面??”

  孙知州摇了摇头,艰难地吞下一口饼子。

  民从们早已经不是初见玉米时的新奇了------说到底是没有白面好吃,那白面早被大汗征收了上去,据州吏所说,整个滑州地区可能也没有十斤!

  他的儿子苦闹着不想吃玉米饼子。

  孙知州一脸正气,眼现厉色。

  “玉米面饼,百姓可食,我等为何不可食?!------就连大汗也曾食用过------你好好品尝,到底是玉米面饼好吃还是白面饼好吃?!”

  他的儿子被他吓到了,呜咽着强说玉米面好吃。

  孙知州一脸得胜的样子------但是,他胜不了自己的胃肠------生生地疼,似乎那玉米面饼太硬。

  生活再苦,还是能过下去的------但是完不成赋税可就过不下去了。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浏览阅读地址:/yunansongtonghang/791638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