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与南宋同行 > 第三百零七章 核动力机帆船?

第三百零七章 核动力机帆船?

  这个时空中,常在黄河中航行的是一种沙船。

  这种船型始见于唐代,俗称平底船,海河两用。

  它的特点为平底,小平头,艉部有出艄,船身偏长吃水浅,航行时阻力小而平稳,易于停靠或出行------一般都是两帆两桅,稍大一点的则为三帆三桅,能载重五十吨的货物都算是大的。

  先前,张岛主等不起张老实厂长设计出什么新式帆船了,他直接就把流行于明清时期的鸟船船型介绍给他,让他直接建模开工。

  那是一种流行于明、清时期闽、浙、粤沿海的小型快船。

  它不仅适用沿海,同时还可以进入内河行驶,这种船的载重可达一百至二百吨,吃水三到五米。

  它的船型很像是一只浮于水面的水鸟,因此为名。

  鸟船除了有帆,两侧还有大橹。

  海上有风时可以扬帆,河上无风时可以摇橹,因此它行驶灵活,犹如飞鸟一般。

  张老实厂长建起了五桅五帆式船模,他当时围着自己的船模窥来嗅去,一脸的惊喜。

  他高兴地说:“此物远比沙船好啊,刀鱼船和它比,简直如独木舟了!”

  当时,张岛主平静地说:“它吃水是不是太深了?”

  “不深也,不深也!”张老实厂长快乐地摇头说,“纵观天下江河湖海,水深两三丈之处,所见皆是也!况且,我有棉麻帆布,可省下不少重量------还有巴沙木可用------那些擒获的海盗橹手们也了用武之地!”

  张岛主想了想说:“嗯,你先建一些吧,等以后到时候,我们直接建机帆船!”

  “机帆船!何为机帆船?!”

  “你看到种锅驼机了吗?”

  “见过------用它带动圆锯,事半功倍,只不过费锯------”

  “那是我们的圆锯质量不过关------如果用它带动螺旋桨,代替人来摇橹,或是代替人来踩车船,会是什么样的情景?!”

  张老实厂长登时一愣,说不出话来。

  说实话,张岛主其实挺失望的------那些所谓的大工匠们没有他想象中的聪明。

  那个时候整个流求岛上已经有大小船厂近二十个,大小工匠近两万人,他们整天在码头和田地、公路上看着锅驼机在不停的运转,也看到了八道河上那人踏着的车船来回奔跑------锅驼机可以装到铁车上,代替畜力拉送货物,难道就没有一个人想到,它还可以装到船上嘛!”

  张老实厂长喃喃地说:“那锅驼机太重太大------”

  张岛主说:“那简单啊,可以增加缸数,减少体积和重量!”

  “------烟火或可能引燃船帆------”

  “更简单了啊,可以在排烟口安装一个小小的防火设备!”

  “------”

  “不久的将来,如果拿出大飞轮式15、4o和8o马力的柴油机------那么就会更轻便更有力量了。”

  “-----------”

  “就算是螺旋桨传动复杂了一些,你也可以直接用明轮式的,那样多简单啊!”

  “------------------”

  后来,张岛主后悔和张老实厂长的这一番对话。

  倒不是因为操之过急------而是张老实厂长开始不老实了,他把鸟船的建造工作完全交给了儿子和徒弟们,自己关在小屋里制造起所谓“机帆船”了。

  张岛主没有给他所谓锅驼机或柴油机的设备数据,这个没法给,因为张岛主也不知道王德那里最终能制造出什么样的设备来。

  于是张岛主就靠着想象来预留配重和空间。

  他第一次拿出的船模让张岛主笑了:“你留的这一点点地方太小了,恐怕是核动力设备才行。”

  其实张岛主只是开个玩笑,他哪里见过核动力设备?!

  但是又吓到张老实厂长了,啥是核动力??!!

  百般被追问下,张岛主只能说是开玩笑,这世上根本没那东西。

  闲话少说,飞鸟船不到两个月就同时建成五艘,而且这种船型很快就流传到大宋了。

  这个时空古人的创新能力也许不行,但是山寨能力那是没说的------尤其是在基本解决了交通和通讯问题后,海峡两岸的交流频繁,都使双方的山寨能力大大的提高了。

  张岛主派出了特工大队后,按照事先的约定,他们派出了后援队,一条三桅三帆的飞鸟船和一条五桅五帆式的,一大一小,凭借着这个时空最后的南风季,直接进入黄河!

  为了完全考虑,两条飞鸟船上各装有八门和十二门船用青铜虎蹲火炮,炮弹以霰弹为主,同时配有武装水手,都配上了长短火铳。

  这是一次冒险,也是一次探索-------但是飞鸟船上的两名船长却不当回事情。

  他们事先经过了半个月的适航,还曾经在六道河上进行过强行登6演习。

  他们两个人雄心大涨,说是就算遇到百十艘河船的围攻也敢保证全身而退!

  事实上,鞑靼强盗在黄河上根本没有那实力。

  流求卫队早都派出过特工去勘察一些大河大江,不敢说了解了全部的水文资料,基本情况还算是知道的。

  一大一小两条鸟船按照预定的时间就闯进了黄河!

  一路上,他们遇到了几次所谓河兵的拦截------但是他们根本就不理会,要么冲撞翻对方的小船,要么远远的打上几炮,吓得对方掉头就跑。

  两个船长站在船头哈哈大笑,大声说:“若不是我等载重大一些,早都把你们一一打沉在河底了!!”

  两条鸟船在黄河上艰难而又牛逼地向着上游前行着。

  在底舱摇橹的橹手是他们先前擒获的海盗橹手------他们在流求岛虽然没有自由,而且整天还要劳动,但是,他们的吃住远比当海盗强,很多人的身体还比过去强壮多了。

  他们感觉到自己能被选拔来参与这次行动肯定是一件大好事,说不定真的还会恢复自己的自由。

  他们每一个人都在用力划橹。

  船上的操帆手也是选的老手------他根据风向不停地调整着船帆,滑轮组给他提供了方便。

  也有鞑靼骑兵在岸上跟着他们------但是一点用也没有,两条鸟船根本没有靠岸的意思------骑兵们跟着跟着,现这是一件无用的事情,不得不看着两条大船远去了。

  两条鸟船到达白马渡的时间比预定时间晚了三天。

  黄大队长没有在意,这种约定晚上十天都不算晚。

  原先的那个巡检却被这两条大船吓了一大跳。
  浏览阅读地址:/yunansongtonghang/809226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