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与南宋同行 > 第三百一十章 拔一毛而利天下

第三百一十章 拔一毛而利天下

  王德发主家是个理工男,他带着满脑子的问号回自己家了。

  其实睡上一觉后,他就会全忘了那些什么理论啊道理的。

  现在的局面还是不错,仗能打成这样就可以了。

  眼下鞑靼强盗集团的实力蛮大的,而他们流求卫队才几万人马?

  能死死拖住他们就行!

  两个人乐观的估计过,再拖上五年,鞑靼强盗们就会被拖死,而流求岛的实力却会有一个飞跃!

  今后的五年是一个关键,所以,他们太需要一个稳定的大宋了,不能怪王德发主家担心大宋会内乱。

  王德发主家主要管理流求岛的工业发展,当然,不能以后世的标准来看他们的所谓工业。

  冶炼行业中,尽管流求岛拥有山东地区和淮南地区的焦炭,而且,他们早早就已经组织各路俘虏开采各大河流里的铁矿砂------那种矿砂含铁量几乎能达到七成,几乎可以直接用来炼钢。

  但是,由于产量的原因,他们还必须从大宋进口生铁。

  他们有这个时空最大的炼钢厂,但是总产量还是比不上大宋的三分之一。

  在有色金属的冶炼中,除了铜产量远远比不上大宋外,白银和黄金可都几乎达到了大宋的水平。

  流求岛有银山金山的传闻就是这样来的。

  流求岛发行的纸币流求船票之所以能在大宋境内通用,流求的钱行也能开到各大城市内,都和流求船票可以直接买到流求货,甚至可以直接换到黄金和白银有关。

  事实上,流求岛的白银来自于日本;黄金来自于山东地区的招远和本岛的西北部地区------张岛主他们根本没有储存贵重金属的想法,只要能用它们换来流求岛发展所需要的原材料,他们毫不在意贵重金属任意流通,这间接支持了他们纸币的发行。

  黄金和白银永远不是真正的财富,真正的财富是各种工业原材料和劳动力!

  流求岛的海盐产量彻底被大宋打败,落下好远------晒盐技术过于简单,只要有了水泥,大宋只要照着学就行了。

  他们还会找地方呢,跑海南岛去建盐厂了。

  唯有精盐一项,大宋一时间学不会,他们主管盐业的部门还好意思来讨要秘方------张岛主几句话就推诿过去了,反正大宋政府还没发展到动手抢别人产业的时代。

  流求岛开始正式从大宋进口水泥了------原本大宋市舶司还想着弄个专卖啥的,可是这项工业太过简单,张岛主真没有往大宋传播技术,人家民间的一些大户就开始自己搞起来了。

  仅一个福建地区几年间就上马了几百家大小水泥厂!

  他们还会用黑火药炸山呢------张岛主曾经恨恨地想,如果他们不是照着学,整个流求岛又能多召多少劳力啊!

  随着水泥价钱的降低,水泥的民间需求也是巨大的------张岛主不得不捏着鼻子去买大宋产出的水泥,标号差一点的也要。

  其实这些也不算啥------最可恨的是,大宋的一些民间作坊还把他们的铁木结构的水力纺纱机和织布机都学会了!

  他们早早就偷去了珍妮纺纱机和织袜机,那个不算啥,毕竟都是极为简单的设备,一眼几乎能看透。

  水力纺纱机和织布机可要复杂多了-------绝对是工业间谍所为!

  张岛主曾经恶毒地和王德发主家说:“他们那里没发生什么纺织工把水力纺纱机砸了的事件?!”

  这个说法是有原因的,那还是在18世纪中期,英国商品越来越多地销往海外,手工工场的生产技术供应不足。

  在棉纺织部门,有人发明了一种叫飞梭的织布工具,大大加快了织布的速度,也刺激了对棉纱的需求。

  到了18世纪60年代,织布工詹姆士?哈格里夫斯发明了“珍妮机”的手摇纺纱机。

  这种“珍妮机”一次可以纺出许多根棉线,极大的提高了生产率,但是引起了其它纺纱作坊工人的愤怒,他们认为这种设备抢了他们的工作,于是有人带头砸毁它。

  王德发主家当时笑笑说:“那个时代的棉布需求哪里有现在的大宋需求高?!大宋民间根本不担心设备抢了工人的活儿------谁都可以照着样子加工设备,有多少棉布都可以卖出去!”

  是啊------大宋其实远没有表面那样光鲜,这个时代竟然还有穿纸衣服的!

  在真实的宋代,由于棉花质量差而且生产甚少,棉布产量无多。虽然也有麻布,但是由于加工能力有限,价钱也是不低。

  至于那些以蚕丝为原料的丝织品,由于蚕丝产量不稳定,它的价格则更是日益增高,故一般贫穷人常用纸做衣冠。

  王禹《道服》诗云:“楮冠布褐皂纱巾。”“幸有藜烹粥,何惭纸为襦。”

  楮是当时造纸的主要原材料,故称楮冠。

  此外,穷人们还用纸帐、纸被、纸衣等------此物的质量可想而知了。

  只要产量加大,价钱下降,棉布的需求近乎无穷------这还不算其它地方的巨大需求。

  用棉布在日本换银矿石和劳力,那都让日本大名们乐坏了。

  王德发主家乐观地说:“没事儿------我们已经上马了锅驼机动力,等着再上大飞轮柴油机动力,他们一时半会儿学不会的!”

  张岛主不得不点头同意,但是马上想到了另一个问题。

  “我们看紧了手摇缝纫机技术,别让他们大宋人再偷走了!”

  “放心吧,没有机床技术,他们加工不出来的!”

  其实两个人低估大宋铁匠的手锻能力了------很快,大宋市场上竟然有卖手摇缝纫机的,价钱还不低!

  用铁锤敲,也能敲出来?!

  胡镇北厂长不以为然地说:“这有何难?就算我不用机床,也能手锻加工出来-------”

  张岛主没有理会他的吹牛,马上给贾似道写了一封信,严正批评大宋民间侵犯流求岛专利技术的行为,要求贾平章进行公正而严格的管理,并以大宋已经有的版权法来要求一定的经济赔偿!

  贾平章贾似道此时风平浪静,心情极好,正在开始他的整人运动,突然接到流求岛的来信还挺高兴,以为张岛主又能给他出什么好主意。

  借北方边境之事来转移国内矛盾,这是一个好办法。

  结果,他接过侯东方大使递来的信一看,竟然是这样鸡毛蒜皮的事情!

  他呵呵一笑,说:“书籍嘛,那是文人用心血所著,任何盗版者,那都是无良无心恶毒之人------就算是看盗版者,也都不是善类。

  所谓这个机那个机的,实在是张岛主信手制成,我大宋工匠仿制后,便会造福百姓。

  拔一毛而利天下,张岛主何必过于计较?!”

  侯东方大使刚要说话,贾似道摆摆手说:“不必多说,在老夫的劝说下,有诸家大户要购买流求水田,上百万亩的交易,如何比不过这机那机的?

  对了,老夫还从家乡带来了二十位妙龄小娘,且让你家岛主安排婚配吧,听闻他的家养小子们差不多都到了考虑婚事的年纪了。”

  说完,他笑呵呵地看着侯东方大使,又说:“不如,你先行挑选一个吧。”

  侯东方大使一时无语,脸上有些发红。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浏览阅读地址:/yunansongtonghang/814480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