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与南宋同行 > 第三百一十三章 一泼尿引发的惨案与风花

第三百一十三章 一泼尿引发的惨案与风花

  常州富商之子梁萧白冲着煤气路灯底座尿得正惬意时,忽然听到有人大喝:“如何能随地小便?!”

  他吓了一大跳,剩下的尿都尿到裤子上了!

  他回头一看,原来是两名小小的巡警------比他年轻多了,只是警帽上的警徽在路灯下闪闪光。

  他快系好鹿皮腰带,心头火起。

  也许是啤酒喝多的原因,也许是这些年心中郁闷长久------他不由得也高叫起来:“两个傻逼!你们管天管地,如何还管人家拉屎放屁!?”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流求岛民间流传起“傻逼”这个骂人话,也许类似于大宋民间骂人“贼配军”吧。

  两名年轻的巡警脸都气红了!

  他们不自觉地抽出了裹着杜仲胶的警棍,喝问道:“你竟敢辱骂巡警?!”

  梁萧白的小僮慌了神,他拉着梁萧白的袖口,冲着两名巡警不停地弯腰说:“巡警大人,对不住了,我家公子喝多了!”

  小僮摇着梁萧白,暗示他赶快赔个不是。

  梁萧白酒劲儿上来,放肆地叫道:“如何听到我骂人?!我骂刚跑过的黑狗子不行吗?!”

  巡警冬季的警服正是全黑色------两名巡警真的火了,他们中的一个健步冲上前,将手中的警棍捅在梁萧白的肚子上!

  梁萧白顿时感觉五脏六腑都翻了个个了,马上捂着肚子跪倒在地。

  另一个巡警上前,一手夹住他的头,将手中的警棍如敲鼓般打向梁萧白的后背!

  梁萧白一时间惨叫连连!

  小僮想上前拉开,一个巡警用警棍指向了他,说:“你若上前,便是阻碍巡警公务!也想找打吗?!”

  小僮吓退了------

  梁大公子惨叫声响彻大街-------

  这时,两名巡警听到一个小娘子的叫声:“赶快住手!我一切都看到了!!”

  两名巡警停了下来,他们回头看去,果然是一个小娘子,而且从她的装扮和帽子上看,她似乎是流求医院的护士。

  这个小娘子姓白,确实是流求医院的护士。

  流求医院是安静主家一手操办起来的,规模很大,一次可以接受三百人住院治疗,那里不仅请来许多大宋的名医,而且还备有许多神药,听说都是安静主家亲自配制的。

  白娘是安静主家亲自培训过的第一批护士,到现在,已经是护师了------连张岛主生病时,都是由她亲自照顾。

  这一晚,她下了夜班要回自己的小家-------她喜欢在冬夜行走,便没有叫人力车------

  八道河的冬夜在她的眼里极美。

  此时天上的群星闪闪,道路两旁的煤气路灯将整条道路照得明亮,成排的常绿树在微风中沙沙作响。

  虽然已经是深夜,但是道路上仍有行人行走------道路的两旁,众多的两三层商铺中,仍然有经营的,许多顾客出出进进。

  八道河夜间的治安也是极好的------一切原本都是那么美好!

  可是梁大公子的惨叫声破坏了这一切------

  白娘是一个娇小的女性,她的眼睛很大,尤其在生气的时候,瞪的会更大了。

  两名年轻的巡警也许是热血退了头,其中一个说:“此人一定是大6来的,不仅当街小便,还辱骂巡警!”

  白娘瞪着大大的眼睛说:“无论他是哪里来的人,当街举止不当,应罚以三日劳役,若是辱骂巡警,再加三十日劳役------他未曾反抗,如何能以打代罚?!”

  两名年轻的巡警对视了一眼,好吧,竟然还有比他们更能记住张岛主的规定的人,还是个小娘子。

  白娘瞪着大大的眼睛说:“看你们年纪与行事,想是刚入行不久-------以后不要再轻易被他人激怒了-------”

  两名年轻的巡警低下头默不做声了。

  白娘蹲下身子,观察了一下梁大公子,看看他需要医治否。

  梁大公子一边大声呻吟,一边醉眼迷离地看着白娘,他口中嗤嗤说道:“竟是个天仙般的小娘子来救我!”

  梁大公子的小僮看到两名凶神般的巡警竟被一个小娘子制住,便嚎叫道:“我家公子被打死了呀,打死了呀!”

  白娘断定梁大公子只是皮肉伤,没大问题,便站了起来冲着小僮喝道:“休要胡说!下次若再顶撞巡警执法,定会加重你们的处罚!”

  那小僮吓了一大跳,赶快闭了嘴。

  那两名年轻的巡警架起了梁大公子去了巡捕房,想必该有的处罚是逃不过的。

  白娘看着他们走远,叹了一口气,原本多么美好的夜晚啊------

  这时,她听到一个男人甜稀稀的声音。

  “小娘子,小生这里向你问好了------”

  白娘回头看去,只见一个青年人笑嘻嘻地站在那里。

  他身上穿着张岛主式的衣服和裤子,脚上穿着鲸鱼皮皮鞋,上衣的口袋里还插着两支钢笔。

  那个人自我介绍道:“在下是《流求快报》的写手,姓明名月字清风------”

  《流求快报》是流求岛上的一家小报,名气比不得《流求时报》,为了追求销量与广而告之,他们剑走偏锋,一方面专写流求岛上的奇事怪事坏事,另一方面学《流求时报》连载小说,专写一些花前月下的鸳鸯故事。

  明月便是这样的一位写手。

  他写过《一江春水向东流》的鸳鸯故事连载小说,很受年轻小娘子的喜欢,眼下正在写《小楼春梦》的连载-------流求医院的护士们都喜欢看,白娘也不例外。

  刚才,他也目睹了两位巡警过度执法的经过,原本想等着他们一怒之下将那个当街小便的家伙打死打残后,他再现身采访,想必是一篇好新闻,多得许多的稿费------但是他的想法竟然被一位护士打断了!

  他有些气恼,但是,那位护士真的很美-------也许会有更大的收获?!

  白娘听到他说自己是明月写手,一时高兴了,说:“哈!我太喜欢你写的小说了,比杨友行的小说好看!”

  明月写手心中赞叹,这个小娘子笑起来真如仙子啊。

  他得意地说:“杨友行的那本《射雕英雄传》如何能让人看下去?那里面竟是错误的历史事实,我大宋先前如何能有花生?!”

  白娘点头表示认同,又说:“我也喜欢看《小楼春梦》!-------不过,你不要拆散英娘和罗生好不好?他们父母都不同意他们的婚事-------他们可以来流求岛啊,他们的父母就管不到了-------英娘的女红好,可以绣花生活,能卖很高的价啊;罗生是个才子,他也可以去当个写手啊!”

  嘿嘿,明月写手心里暗笑,爱看他小说的小娘子越多越好。

  他摆出了一个自认为极为潇洒的姿势说:

  “长夜漫漫,无心睡眠!不知小娘子可否愿意与我同去那夜色酒吧小叙一下,也好商量一下英娘与罗生的故事展?”

  明月写手看到白娘有些迟疑,便又略带忧伤地说:“今日是在下的生日,眼下无人陪我度过------”

  “哦,是你的生日啊------我们可以坐一坐!”

  “嘿嘿嘿-------”
  浏览阅读地址:/yunansongtonghang/817068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