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与南宋同行 > 第三百一十四章 一个服务型社会

第三百一十四章 一个服务型社会

  流求岛的八道河大城如同临安城一般,夜生活是极为丰富的。

  论人口和城市规模,八道河城还远远比不上近两百万人口的临安城;但是就夜景的亮度和商铺的活跃度来说------八道河城丝毫不差!

  夜色酒吧里不光卖啤酒,还有各种茶水和小吃。

  流求岛上不知道从什么时候流行喝这个,甚至都传到了大宋。

  有人传闻说张岛主曾经说过,此物适当饮用可有益于身体,毫无副作用------哪怕是传闻,但是没有人敢质疑张岛主的话。

  它的酿造方法同样被大宋民间偷了去,饮时配以花生米或蚕豆,端得是有趣。

  此时这个时代,还没有女子不会饮酒。

  安静主家还就此问过张岛主,这个时代女子饮酒的比例为什么竟然会远超后世!?

  一部《水浒传》中,没有见过女人不喝酒的!

  李清照更是女人喝酒的典范-------

  张岛主轻声回答说:“一是酒精度数低,女人能适应------二是这个时代的女人远比后世更自由------”

  “我还是不赞成女人喝酒!”

  “呵呵,那只是你的看法,让这个时代的女人自己去选择吧。”

  “男人的这种宽容,我可不喜欢------”

  从来都是上层社会影响下层,但是,安静主家发现自己滴酒不沾似乎没有影响别人。

  她多次看到罗娘捏着小酒盅,用低度酒陪着王德发主家饮酒,俩人还亲密的交谈呢。

  安静主家只能在自己的心里摇头,口中说不出什么。

  到了深夜,夜色酒家仍然有顾客。

  明月写手带着白娘进去了,一个酒保迎了上来,很有意的把他们安排在一处稍微幽静的地方。

  明月写手大方地点了若干小吃,两人一家一大杯啤酒。

  白娘看了看酒吧里摆着的立式大座钟,感觉还不算太晚。

  她非常喜欢那白瓷啤酒杯上的仕女图案------如同真画一般了。

  两人的开场白很简单,明月写手用自己的《小楼春梦》引出了白娘护师的兴趣,两人喝着啤酒,吃着小吃,谈兴很浓。

  但是,谈论《小楼春梦》不是明月写手的目的,情节发展,他自然有自己的安排------喝完第二杯啤酒时,明月写手巧妙地提出可否能邀请白娘护师去他的住处观之,他那里类似张岛主的家了------有花园,有极为美丽的兰花,两层主宅,第二层楼底上还有若干花架。

  啤酒也是有酒精度数的,白娘的脸微红,在煤油汽灯下更加美丽了。

  白娘淡淡地笑了笑,说:“我且为你生日祈福!”

  然后她一口饮尽杯中啤酒,又说:“你我虽是萍水相逢,但也是算有酒缘------今日且到此步!”

  说完,她从身上掏出小鹿皮钱包,掏出几张流求币,放在了桌子上,算是付了自己的酒钱------

  明月写手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了,这个小娘子竟然不同于他人!

  他有些气恼地说:“此地是流求岛,不同于大宋,这里人人都不甚相识------没有人会说甚么闲话!”

  白娘这时已经站了起来,说:“在流求岛还是大宋,都不重要,一个女儿家还是要有一定之规------不送,不送!“

  说完,她便离桌而去。

  明月写手气恼地拍了下桌子,他还从未有失败过!

  他看着白娘婀娜多姿地走了出去,本想强行拉住她,但是碍于酒吧里客人仍多,怕自己反而成了别人的新闻,只能作罢。

  他恨恨地大嚼剩下的小吃,浪费了可不好,都挺贵的------

  白娘走出了夜色酒吧,感觉有些微醺,便招手叫了停在附近的人力车。

  坐上了人力车,白娘不由地露出了微笑------安静主家说的对,安静主家说的对一个女儿家总要有自己的规矩,莫让男人占了先-------但是,自己也要到了婚配之时,我的那个他在哪里呢?!

  明月写手不是不好,但是让自己感觉不好-------他笑的太甜,说话太甜,感觉不可信任。

  想到这里,她收起了笑容------难道像他人那样,也登个征婚广而告之?!

  那样不太好吧-------不如等着安静主家帮助自己安排。

  这个时代,最痛恨报纸上的广而告之栏目的是媒汉媒婆!

  他们不经意地发现,竟然有人可以用此物征婚,条件还写得非常清楚------这让他们还有何用处?!

  定是有妖人惑众,出了这个主意。

  如果他们知道是安静主家出的主意,恐怕那些人不敢公开骂娘了。

  一开始时,流求岛上的性别差异太大太大,那时若是一个小娘子独自走在街上,恐怕都能引起骚乱!

  后来,安静主家大力推进以棉、麻纺织为主的轻工产业,大量招聘女工,这才差不多能让性别差异不算大。

  还是感谢这个时代吧,此时,女子单独出门做生意,远行什么的,不算出奇的事情。

  但是,婚配之事还是要人担心。

  张岛主曾经劝妻子安静------人家想认识,总会有办法的,让他们自由选择吧。

  但是安静主家反驳说:“那他们也需要一个平台吧?靠那些媒汉媒婆们,效率太低------”

  于是杨友行有了新任务,他必须要在广而告之栏目中留出位置给征婚的人------收费还不能高,甚至还可能替写!

  这是个赔钱的生意------杨友行暗示安静主家。

  安静主家当时叹了口气说:“我们最终是一个服务型的社会,不是一个以挣钱为主的社会------我们没有办法把钱移到海外,最终还是服务大众。”

  “???????”

  这个办法果然引来许多男人征婚。

  杨友行主编按照安静主家的吩咐,只让他们留下通讯地址-------如果有中意他们的小娘子,那他们开始的交往只能通过信件了。

  安静主家还设计了一种小纸片,上面印着不同面值的流求币,说是让他印刷出来,大概意思说,如果谁买了它,贴到信封上,寄信时只要投到街头的铁筒里,到时候再安排人去打开,由人分捡出来寄出即可------人员的安排和设备以后就由你负责了。

  杨友行主编有些急了,说:“安主家,这样我们会赔钱的,若是任由他们找快脚------可不是这一点点费用!”

  “我们最终要是一个服务型社会------”

  “???????”

  从这以后,流求岛出现了一种专门送信的职业,不同于快脚行当------他们收费极低,而且不用讨价还价。

  流求岛上的快脚行当只能转型,专门去送物品------但是他们没有人敢骂出来,都知道是安静主家的安排。

  事实上,这样的事情都是小的不能再小的小事,都会淹没在无数大事件中。

  张岛主就没有关心这些,大宋又出现状况了,又得让他操心。4532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浏览阅读地址:/yunansongtonghang/818538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