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与南宋同行 > 第三百一十九章 这是一场屠杀

第三百一十九章 这是一场屠杀

  埋伏在东北部的黄大队长痛苦地看着吕大队长的人像耗子一样的乱窜!

  他的手下也好不到哪去------逃跑是最具煽动性的引领了,就算没有被敌方火箭打到的地方,一样有人跳起来就跑!

  这些人只是一些敢打胜仗,经不起败仗的乌合之众!!

  黄大队长迅速判断了形势,此战不可逆转了------他挥手让自己的队员们也都撤退吧!

  主将太子真金率领着鞑靼骑兵们灵巧地绕过着火的草丛,分成几队去追求他们眼中的流匪。

  中原北部的民兵组织则在副将张弘范的带领下,嗷嗷冲了上去。

  还有一些沉默的力量,他们头上按约定好的方法,在头上绑起了白棉布布条,向着别人的背后挥刀砍去。

  这是一场屠杀!

  其间的过程,黄大队长不忍心回头再看。

  吕大队长带着他的队员们,凭借着多年的训练技巧顺利逃跑掉,同样无一伤亡地与黄大队长汇合了。

  两个人同样的沮丧之极,他们一路上搜集侥幸脱逃的人员,最后清点一下,不过千把人了。

  还好,他们还有基地,一众人匆匆逃回了滑州地区的瓦岗寨,他们把原先守卫滑州城的人员,以及害怕鞑靼强盗报复的人家,也都统统带去了。

  他们只是想暂时躲避一下,但是他们没有想到,那些人竟然还能追杀到了瓦岗寨!

  当时,太子真金率队正杀得痛快,忽然被他的老师许衡叫停了。

  那些敢于抵抗的,逃跑的流匪都已经被杀了,剩下的都已经跪伏于地,吓得瑟瑟发抖------军师许衡感觉应该是到了自己出来掌控局面的时候。

  先前,理工男郭守敬不忍心看那屠杀的场景,他跳下马,去摆弄随军带着的五门行军火炮。

  他同样改动过从大宋那里学会的火炮------说到铸造青铜件的技术,整个大宋和大元的工匠还真没有人敢于和他相比。

  他动手铸造的青铜火炮更精巧,更精密,而且去掉了一些他认为华而不实的地方。

  比如他把火炮尾部雕龙刻凤的圆球形炮钮直接改成圆环形,连原先的两个龙形炮耳也换成圆形,省时省料了。

  但是,他感觉所谓的火炮还可以变动很多------若是直接换成铸铁炮岂不更好?!

  可是他的时间不够了------他需要大量的试验才行,他总感觉一定有一种算法可以算出火炮的最好形状!

  比如黑火药放多少,所谓的药池要多厚,炮身又要多厚,那炮管要多粗多长,还有那炮子直射或抛射时要多重,又能打多远等等。

  他感觉这个看起来普通的火器,似乎不比他设计观天仪等更容易!

  他知道此物是流求岛传到大宋的,那么难怪那流求海盗竟然会如此凶猛------他一想到此事便气恼万分,如此擅长机巧的流求海盗为何又会如此不安分守己,竟做一些伤天害理,祸害百姓的事情------听闻他们还有一种可以观看到百里之外的物件,那么若是用它来观察天象,岂不能制订出最好的天文历法,那将是名垂青史的!

  流求海盗实在是可恨------眼下的屠杀便是他们招惹来的!

  理工男郭守敬拍着他微微改进的行军火炮不停地在感叹!

  那些火炮的尺寸是,炮管长为一米五左右,口径为十厘米左右,炮重为三百公斤左右,炮子为三公斤左右。

  当时,军师许衡也下了马,到了他身边,同样感叹地说:“天兵至此,一切宵小尽为齑粉------若不是那流求海盗在山东作乱,平民何至于此惨境!”

  军师许衡的话,又把理工男郭守敬的眼光引到了战场------他不自主地脱口而出,说:“许大人,可否准许他们投降?!”

  “哈哈,正是,正合我心意!”

  军师许衡翻身上马,他确实要去劝阻太子真金了,没有了百姓,且不说仁义二字,到时,哪里还有明年的赋税?!

  理工男郭守敬望着军师许衡远去的背影,他忽然想到,若是将他的火炮在各个方向上排列成几趟,那么,就算是再勇猛的赤马探军又如何能靠近呢?!

  但是,这个想法很大逆不道------他马上收回了。

  太子真金被他的老师果真劝住了,发出了禁杀令,准了那些未死之人的投降。

  他能感到自己身下的战马疲惫了------

  太子真金的命令获得了众人大呼仁义的赞赏,但是,他不在意汉人们说什么。

  他心里牢记的是父皇的教导------当然,对老师许衡所说的建议嘛,也要考虑,但那只不过是排在第二位的。

  战后清点的成果惊人!

  他们一共杀死六千余人,俘虏五千多-------其中没有受伤者,缴获冷兵器无数,其中竟还有火绳枪和若干黑、火药。

  理工男郭守敬很快就判断出,那是两种不同型号的火绳枪,分别来自大宋和流求岛!

  就在理工男郭守敬蹲在地上,研究着两种不同样式的火绳枪时,太子真金在许衡的陪同下走到了他身旁。

  太子真金此时踌躇满志,他用金丝马鞭轻轻抽着自己的马靴,直接说:“你便是叫郭守敬吧?收拾一下,与我一起回大都!”

  太子真金确信这一战已经完全击败了流匪们的主力,其它的流匪已经不成势力了。

  流匪们的主要头目虽然逃跑了,但是据说跟随他们的不过只有百十人------那些民兵组织可以完全胜任收尾工作。

  他的副将张弘范完全支持支持他的决定,表面上的理由是,流匪们的老巢瓦岗寨是一个湖泊池塘众多之地,骑兵根本用上,何必让太子陪同他们在外受风霜之苦;其实他的内心则想独自立下剿灭流匪老巢之功。

  老奸巨滑的许衡焉能不知道他的小心眼儿?为了汉臣们的利益,他也索性支持太子真金带队回去。

  临走前,太子真金忽然想起一个人,那便是操纵火箭法阵的理工男郭守敬。

  用骑兵来剿灭流匪嘛,那一定是肯定的------但是,这样几乎不损伤什么便结束了战斗的事情,还是更让人高兴。

  他隐隐约约意识到,或许在即将与流求海盗的大战中,此人更有大用!

  让理工男郭守敬陪同太子真金回大都报功,这是莫大的机遇啊------许衡心里极为高兴,不由得不笑了出来。

  他刚要向理工男郭守敬表示祝贺------但是没有想到,那个家伙竟然会拒绝了太子真金的好意!

  理工男郭守敬拱手说道:“回禀太子,拷问那些流匪时,我听说,他们的老巢里还有一些机巧之物------在下认为,莫不如准许微臣留下来,等剿灭了之后,也好一一研究------”

  太子真金没有想到他竟然拒绝了自己!

  “哼哼------”他冷笑道,“跪下回话------”

  鞑靼强盗集团确实让汉臣行跪礼,但是在战场上嘛,一般不用这样。

  但是理工男郭守敬还是马上跪下了。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浏览阅读地址:/yunansongtonghang/826910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