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与南宋同行 > 第三百二十章 一切罪恶皆来自流求海盗!

第三百二十章 一切罪恶皆来自流求海盗!

  理工男郭守敬的请求最后还是得到了太子真金的同意。

  他的老师许衡在他的耳边轻轻说了几句------没有人知道他们说了什么,但是太子真金还是点头同意了。

  他看都没有看跪在地上的理工男,拂袖而去了,不管怎么说,这是一个不识抬举的家伙!

  许衡马上跟上,但是也回头看了一眼理工男,眼神里全是恨铁不成钢的恼恨。

  鞑靼骑兵临离开之前,他们把死去的流匪的左边耳朵都割了下,足足装了两麻袋!

  他们认为这才是他们最好的功劳证明------许衡陪着太子真金回大都了。

  副将张弘范直到看不到他们的身影后,才把脸上的笑容收了起来。

  他下的第一个命令便是让俘虏把死尸都埋了,然后让那些俘虏听他训话。

  五千多名俘虏瑟瑟发抖的乖乖站好------中原北部的民兵们在他们的四周耀武扬威地挥动着武器。

  那些民兵们在鞑靼骑兵在时,大气不敢吭一下,但是等他们真的离开了,那帮子人感觉自己是天下精锐部队了!

  副将张弘范阴沉着脸骑着马在俘虏们的面前来回走动------他很满意没有一个人敢抬头看他。

  他高声叫道:“太子仁义,饶了尔等的性命!------尔等如今可知我天兵厉害?!”

  此时天色阴了下来,不知道何时飘起了小雪。

  “那些匪首以小利诱之,尔等便甘心从恶?!”

  没有人敢回话,他的声音可以飘荡很远。

  “此时,我大元外有流求海盗侵扰;内有流匪强盗作乱------尔等为何从恶,让我大元百姓生灵涂炭,十里之内鸡犬之声不能相闻?!”

  俘虏之中传出了哭泣之声------理工男郭守敬心中大恨,是啊,安安稳稳的日子不好好过,从恶作乱有何好处?!

  若是没有这些战乱,想必早就制订完新的历法了------

  副将张弘范骑在马上,他高兴地看到哭泣声在俘虏中漫延。

  这些人的仁义羞耻之心尚未泯灭啊!

  最后,他喊到:“没有流求海盗的侵扰,便没有流匪作乱------尔等便依然会是安居乐业的良民!

  一切罪恶皆来自流求海盗!

  眼下,那些流匪躲到了瓦岗寨中伺机作乱------绝不可以放过他们!

  随我大军前去平剿,事成之后,愿意从军者,跟我走,愿意当良民者,发放路费!”

  那些俘虏哄然响应------这是他们活下来的唯一机会了。

  副将张弘范得意地点点头,如此看来,他已经有了近万大军了------小小的瓦岗寨指日可破!

  稍微休整了一下,他便带队向着瓦岗寨进军。

  一路上,他们不停地搜集木料。

  瓦岗寨地区的情况,他早就听过中原北部的大户大家族派出的帮手们的介绍,那些人都是家族子弟,不仅想要平剿匪患,也想着建功立业,个个都是极为卖力。

  如果再加上拷问那些俘虏的口供,那么他的准备就更为完备了。

  副将张弘范一路上主动与理工男郭守敬亲近,但是,交谈之中总感觉有些别扭,好像说不到点儿上去------也许此人的志向与自己不同吧。

  但是副将张弘范不在意,他需要的是能帮助他作战的人,需要的是能帮助他建功立业的人,至于其它则无妨------此人至少是一个憨厚耿直之人。

  一路上,他们没有遇到任何麻烦,很快就杀到了瓦岗寨地区!

  此时,瓦岗寨也早就做好了相应的准备。

  黄大队长和吕大队长狼狈不堪地逃回瓦岗寨后,两人来不及清点人数和损失,连忙各自派出通讯人员,去向自己的主家汇报。

  吕大队长心疼的无法呼吸了,所有的努力几乎全没了------他给整个家族争来的棉田,争来的劳力,一战之下,全丢了!

  棉花就是软银子!

  黄大队长的心像刀扎一般------好容易带起的队伍,就这样鞑靼强盗们屠杀了!

  如果能把那些人带到流求岛,那么他们都是多么有用的人啊!

  他真的低估了鞑靼强盗们的能力!

  两个人聚在一起开了一个单独会议,总结一下这次作战的得失。

  吕大队长说:“真没有想到,我等队伍中会有那样多的细作,从此以后,我会严加甄别!”

  黄大队长说:“此次作战,我们太托大了,以后可不能轻易把全部力量都投入了!”

  生命不止,战斗不停------两人接着商讨下一步行动,重新制订了发展计划。

  这个冬天只能维持现状了,一切都要等着开春之后再说吧。

  他们一起清点了一下现有的力量。

  具有战斗力的人员不过三千,而寨子里的家眷也有三千了------此时,许多家眷正在嚎啕大哭,他们的家人死在了战场!

  事已如此,两人无法安慰太多。

  不过,好在寨子里的生活物资充足,就算一万人过冬也没有问题。

  可是,他们没有想到的是,他们派出的侦察兵回报说,约有万余人马,正在杀向这里------其中大部分是自己人,不过似乎被人胁迫了!

  他们是追着自己屁股来到瓦岗寨的------真是给脸不要脸了!

  两个人都暴怒了起来,没有了鞑靼骑兵,他们还真当自己是精锐了,竟然敢来这里挑战!

  他们两个马上做了战术安排,整个寨子都行动了起来。

  副将张弘范提前做的准备果然用上了,他们遇到河流或是湖泊便编木为排,组织好人马,一点一点过去后,再拆开为木,让人扛着行军。

  他每一次渡河时都哈哈大笑,说:“流匪果然只是流匪,若是在河流湖泊上安排几只小船来袭扰,我大军如何能顺利行军?!

  天灭流匪!”

  他这话是说给理工男郭守敬听的,希望他能顺着自己说上几句,不仅能提高士气,而且还能表现出两人的亲密无间。

  但是,理工男郭守敬却一直在思考,若是大军行军时,遇到众多河流湖泊,都要这般处理,未免太浪费时间和体力------能不能设计出更好的物件来替代呢?!

  所以,他对副将张弘范的感叹没有太多的响应。

  副将张弘范越来越知道此人的为人了,也不生气,只是命人将一杆张字大旗挥舞得格外用力!
  浏览阅读地址:/yunansongtonghang/828397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