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与南宋同行 > 第三百二十四章 意想不到的变化

第三百二十四章 意想不到的变化

  贾平章贾似道的密信起到了定海神针的效果。

  吕家军事集团能走到今天的地步,没有了贾平章的支持根本不行的,而且今后更加离不开!

  吕家军事集团的核心,京湖置制史吕文焕终于做了决定,期派兵三百,急进支援,第二期派兵五百,彻底打乱中原的死水!

  吕家军事集团内部的保守派不得不做出让步,同时,那些老人们毕竟有些计谋------他们根据送回的军事情报做出了自己的判断,此次那些中原北部的大户大家族能主动出兵,想必是担心我等骚扰到他们的家园,莫不如派出人员与他们沟通一二,让他们宽心,就说赤眉与瓦岗寨两支义军,绝无北上之意------

  京湖置制史吕文焕听了后恍然大悟,此言有理啊,要不然那些人哪里会私人出资出力来与义军苦战?!

  若是得了中原南部的一部分,不仅凭空得了一笔财富,更重要的是,同样完成了贾平章的要求!

  京湖置制史吕文焕当时修书一封,对所谓的赤眉军提出了新的密令。

  吕家军事集团内部的两派互相妥协了。

  但是,大宋朝廷上的两大派别似乎仍然不能坐下来好好谈谈。

  当贾平章处于风头浪尖时,张岛主看着着急,不得不帮他------贾老狗不能倒台,对他的投资太大不说,这老家伙还算开明!

  至少,他很随便就可以把流求岛行的纸币流求船票重新存入流求钱行,还大笔地向流求岛购买水田------投入巨资置办的庄园就有七八处之多。

  更重要的是,他还能引领别人如此。

  此人是整个大宋历史上最具有商业精神的极品高官,和他合作是愉快而且双赢的。

  但是,当他通过一系列的分化和瓦解,慢慢开始得势时,这老家伙又追求极位了!

  当然,他倒从来没有想篡权上位,而是追求以前的那种战时政治生态了------什么都一把抓,全权负责!

  极权是一种巨大的诱惑-------

  张岛主为大宋操碎了心-------或者说为这个巨大的市场操碎了心!

  他不得不赤膊上阵了,又亲自写了一封密信,这一次他可是语重心肠地交待了自己的想法。

  大致意思是,先呢,要搞好班子里的团结工作,大宋政府是大宋官员的政府,搞山头主义的危害性太大,有什么问题不可以坐下来谈呢?!

  大宋人民是最好的人民,只要有口吃的喝的,能有些钱钞花花,他们个个都是听话而易于管理的------所以只要差不多,大家做完官后都会有一个安稳的晚年,何必斗来斗去?!

  妥协才是政治斗争的精髓!

  其次呢,现在大宋的外患远没有消除,鞑靼强盗集团在北方还在咄咄逼人,一个信奉抢劫的强盗组织是无法与大宋共存的------他们与先前的女真强盗集团不一样,他们更狠实力更大!

  所以,趁着现在鞑靼强盗被拖住了,莫不如整合各方势力,一齐向北方推进-------大宋现在的经济、军事实力远胜以往,何必偏安一隅?!

  哪怕有寸土所得,恐怕也会更加巩固你的政治地位-------

  第三,若是大宋挥军北伐之日,我流求岛愿以奇袭大都来回应!

  这封长信的大概意思就是这个吧。

  这封长信的背景是听到瓦岗寨军受挫的消息后,张岛主和他的朋友商量后想出的办法。

  不能在暗中挑唆了------有些事情必须光明正大的提出来。

  瓦岗寨军的失败让两个人心情失落------这些年来,恐怕这是第一次与他们有关的失败啊。

  王德主家哀叹道:“可惜了那上万人的好劳力,要不然菲律宾宿务岛上的金铜矿可以开采更顺利了!简直可以再建一个岛国!!”

  张岛主拍拍他朋友的肩膀说:“我们太大意了-------以后不会再犯这样的错误,我们会记住这个教训!”

  “你说,那些北方汉人为什么竟然能帮鞑靼强盗呢?他们难道不知道自己是汉人??都是三等人了,还助纣为虐???”

  “你是说民族主义?几百年内这个世界也不会有这个思潮------现在还是一个有奶便是娘的丛林社会------没有民族主义对我们也是好事情,你看,那些什么大宋汉人或是其它民族还是种族的人只要在这里过得好,都极喜欢留在这里,没有几个要回什么家乡的,甚至还主动从家乡带人来!”

  王德主家叹了一口气,这是实情。

  不算大宋人,光是高丽和日本民间就有很多拉家带口偷偷跑来谋生的人家。

  每年光从济州岛转运的劳动力就有上万了。

  许多得了自由的黑人或是白人,基本都留下来生活,就算是回了家乡,一两年后,便又带着一帮子人回来要么谋生,要么经商。

  一定规矩下的自由,让流求岛成了一个吸引人的地方。

  当然,在日本和高丽的民间,流求岛远没有大宋更有名气,只不过是一个容易财的地方。

  当时,两个人商量着直接向贾平章贾老狗提出北伐的要求了,最好这个冬天便让鞑靼强盗们不好过!

  流求岛大使侯东方又是在晚上亲自送信给贾平章,两个人仍是密谈。

  贾平章在煤油气灯下认真看完了张岛主的密信。

  他随后捋着一字胡,微微一笑,自认为想通了张岛主的真实用意。

  贾平章笑着说:“此时北方冰天雪地------若是北伐,我将士们如何能熬过苦寒?”

  侯东方大使正色道:“我流求卫队远在山东地区,比大宋处在更北处,战士们凭借棉袄棉鞋完全可以御冬,倒是鞑靼强盗们在冬季里不出来------我听闻大宋战士已经配了棉袄等物。”

  贾平章呵呵笑了,不理会这个话题了。

  但是,他却说出了一个机密,顿时吓了侯东方大使一跳!

  贾平章说:“收复失土嘛,是我大宋上下的心愿------但是此时不宜向北,却宜向南------”

  向南?!

  侯东方大使满脸不解的说:“南方何处?!”

  贾平章悠悠地说:“先前那交趾郡王被权臣黎桓篡权自立,被我宋太宗施兵惩戒,其后不思悔改,与我大宋又有‘三州之屠’之恨------占我国土杀我国民,此仇焉能不报?!”

  侯东方大使的脑子一下子没有转过来,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贾平章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但是,他想起流求岛在交趾有几处露天煤矿,盛产流求岛需要的动力煤------那可是张岛主极为看重的地方。

  可是他哪里能想到,贾平章竟然也是打那个地方的主意呢?
  浏览阅读地址:/yunansongtonghang/834457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