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与南宋同行 > 第三百二十九章 老王不能走!

第三百二十九章 老王不能走!

  大宋完全占据了交趾国后,马上改名为交趾路,下面的州县迅划分完毕------当然,这是在火绳枪和朴刀的保护下。

  然后,大宋政府马上开始往交趾路运送粮食与棉布,以极低的价钱售卖,连流求岛多年积攒的鲸鱼肉干都能被他们收购一空送了过去,用来收买人心。

  同时,他们又在交趾路大力推广木薯、地瓜、土豆和玉米种植,力度远比在大宋开始时大------因为这几样农作物的用处已经完全被大宋政府看懂了,它们简直就是解决粮食的大杀器。

  这笔费用不小的-----若是加上前后增兵的军费,就算打下交趾国有一些收获,可能出入也挺大。

  大宋政府把流求岛采煤的税赋一下子提高了两成!

  张岛主没有气得暴跳如雷------因为他们对其他来购买煤矿的大户大家族都是收同样的费用。

  公平就好!

  张岛主暗暗在心里把大宋政府需要的几种货物也统统涨了二成价钱------你们想收买人心,休想让我流求岛为此付账!

  大宋征服了交趾国,这件事情似乎要比流求岛在山东地区作战更能让大宋民众激动了,或许是山东地区的战争太久了,或许是大宋民众憋屈太久了,整个大宋民间充斥着一股好战的味道!

  你们真当大宋崛起了?!

  张岛主冷笑着看大宋民间一些报纸的鼓吹之辞。

  王德主家是个宽厚的人,他说:“还行吧,大宋新入手了很多州县,安排了许多冗官,老百姓还没有增加什么赋税------大家高兴是正常的。”

  张岛主想把卖给大宋的煤炭涨价,但是考虑到那是百姓的必需品,不想让大宋的百姓骂------于是他说:“我们把山东地区的甜菜白糖涨上两成,那个现在卖给是中产阶级的占多。”

  大宋也产甘蔗糖,但是他们可不会制成白糖的技术。

  这种技术对于安静主家来说,实在是不值一提。

  安静主家明白张岛主的思路,她说:“香水不要涨,那时老百姓喜欢的货物,香精可以涨一涨,大户们对它的需求更高!”

  张岛主看王德主家没有说什么,便直接说:“你那里的工业品涨一涨吧,分担一下我们的损失,煤炭可是我们的大宗商品,费用一下子多了两成------”

  王德主家说:“------我认为涨工业品的价钱不太妥当,虽然现在锅驼机的产量不高,但是我希望购买的人越多越好------”

  呵呵,这个老王还想着开启真正的蒸汽机时代呢。

  王德主家说:“我感觉你变了,可能当岛主太久?-------我们来这个时空可不是为了财的------”

  张岛主认真地说:“老王,要不你来当吧,说实话,我真有点累了!”

  “不不!”王德主家摇着头说,“我要是抓全面工作,远远赶不上你呀,这可是实话------有时候我想吧,不能让我们的历史,成为流求岛的未来!

  你这些年是对的,先不要讲什么狗**主,先让这个岛上的人有法规保障下的自由,小政府大市场,让老百姓自己展去,人家有脚有手有头脑,只要合法的生意,人家也许比我们想到的还周密和精明,你看看,这些年他们从我们这里偷去了多少技术和设备------我想离开这个岛,去婆罗洲再开出一个流求岛来!”

  张岛主吃一大惊,说:“老王,你---你走了这里的工业怎么办?!”

  王德主家当时说:“你别低估我们手下的工匠------八十马力的锅驼机他们基本没有问题了,其它的工业加工水平就足够了!

  我去好好展婆罗洲,看好我们的石油基地,那里要是再让大宋政府看上了,不好办了,我们必须要抢先一步展成流求岛的地盘!”

  王德主家说的实在,目前,文来河口地区的自喷型轻质油田可以算是流求岛的主要展动力,可以这样说,流求岛售卖的煤油可以左右大宋的民间经济!

  那里要是被大宋政府不要脸地盯上了,可不太好办。

  在他们的资源地图里,爪哇岛和苏门答腊岛也有自喷型油田,但是那都是在深深地原始森林里,开困难不说,油质还没有远在波斯湾里的巴林岛上的自喷型油田油质好!

  张岛主想了想说:“也好,等我们正式布立国以后再说------我们把菲律宾群岛也拿下吧。”

  王德主家高兴地点点头表示认同,说:“好!先不理会那些部落式的土王们,我们抢先占有资源再说!

  老张,我们要小心大宋的贪婪啊------我怕有人打着大宋的旗号谋自己家族的私利,而且还忽悠着让大宋政府买单让老百姓瞎高兴!”

  是的,他们再不立国,若是有一天有人利用大宋对流求岛感起了兴趣,还真不好处理了。

  他们实在不敢想象没有了大宋市场或是大宋关闭了敞开的大门,流求岛将会遭到沉重的打击!

  大宋设立了交趾路后,那个下龙湾的煤田基本上被几大家族包下来了。

  张岛主冷冷地看着贾老狗为了巴结皇族,把已经探明的煤田切割成几块,点头哈腰地送给全氏和谢氏等几大家族。

  不过,他们也照样交各种赋费------张岛主也说不出什么。

  张岛主给贾老狗写了第二封密信,再一次提到大宋北上的事情。

  这一次,贾老狗倒是写了回信,他在信中说,大理国段氏后人现在跪在皇宫前,泣血乞求大宋官家收复大理国,并愿以大理路的名义归属大宋------大宋官家与群臣正在秘密商议此事,所以,北伐之事以后再说了。

  妈的,他们竟找软柿子捏!

  张岛主气得想撕碎了这封信!!

  早在1252年九月,忽必烈奉命率军1o万,由鞑靼高原起程远征大理国。

  当年十二月,大军乘冬季封冻之机,越过黄河,抵达甘肃南部的临洮。

  大军到达临洮后,忽必烈做了两件事,一是遣使赴凉州召吐蕃萨迦派领八思巴,为大军过藏区作准备;二是派遣玉律术、王君侯、王鉴三人先行,招谕大理。

  前者应召而至,后者却因道路阻塞,无功而返。

  他手下的两员将军抄合和也只烈所率的东路军,沿川西平原南下,进入大理国建昌、会川二府辖地。

  此路大军的战略意图,是占领建昌、会川二府,过金沙江,进逼姚州,转而西进,与中路军、西路军会师,合围大理国都城羊苴咩城。

  那时经大理国近5oo年经营的羊苴咩城,可以说是固若金汤。

  从战略上说,鞑靼军队并无十分把握攻占此城。

  忽必烈当时并不急于攻城,他认为如果能兵不血刃,订立城下之盟,那才是上善之策。

  于是忽必烈派遣玉律术、王君侯、王鉴三位特使入城,招谕大理国段氏出降。但大理国段氏、高氏君臣却颇为自信,他们杀了三位使臣,丝毫不理会忽必烈的招降。

  国王段兴智、相国高泰祥引兵出战,与鞑靼军大战于羊苴咩城下。

  面对坚固的城池和高昂的士气,蒙古军一时攻城难克,

  忽必烈决定再遣使臣招谕大理国君臣,劝其出降。“三返弗听”,大理国断然拒绝投降。

  忽必烈突奇想,他命令挑出鞑靼勇士组成一支特工队伍,绕道苍山西坡,由西向东翻越苍山。

  后来这支登山部队,十之八九死在苍山之上,但最终余部完成了使命。

  存活下来的军士,在苍山上组成一支奇兵,军旗招展,鼓号齐鸣,由山顶直冲而下,突入城中。

  大理国君臣被这种“太阳从西边出来”的气势所逼,弃城而逃,退守姚州、善阐。

  此次军事行动,是自南诏统一洱海地区以来,外部军事力量第一次攻入羊苴咩城,南诏大理国城防体系被鞑靼铁骑踏破。

  大理国末代国王段兴智出奔至昆泽被擒,后降鞑靼强盗集团,被封为世袭大理总管,段氏大理国至此灭亡。

  鞑靼军队虽获得大胜,但损失也是空前的:当年出师奔袭大理国的1o万铁骑,经过摔死淹死或战死,仅存2万,损失了五分之四。

  灭大理国后,忽必烈的战略意图实现,对大宋形成了夹击之势。

  甚至在公元1258年,当鞑靼大军三路进攻大宋时,大理国王段兴智的叔父段福,率领“爨白军”,随鞑靼大军征战至鄂口!

  大理段氏已经完全投降了鞑靼强盗,而且成为他们的马前卒------还哪有什么段氏子孙血泣来求复国?!

  分明又是贾老狗搞鬼!

  但是,随即而来的各种大宋报纸上,又开始刊登出怒讨大理国“爨白军”的各种消息。

  张岛主和王德主家头碰头研究了一下地图,他们现大宋确实有必要征讨大理国地区------可以为他们自己去除掉一个后患。

  王德主家说:“也好,云南嘛,我们需要那里的有色金属,比在菲律宾群岛上开采还容易------”

  “你是说我们牵扯住北方势力,坐看他们平定南方的后患?”

  “帮帮他们吧,我还是那句话,别让我们的历史成为他们的未来!”
  浏览阅读地址:/yunansongtonghang/840748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