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与南宋同行 > 第三百三十一章 文天祥的奏章

第三百三十一章 文天祥的奏章

  1277年的春天到来了,鞑靼强盗集团的西路与中路驻军也开始了新的攻击。

  抢占山东地区的流求海盗们简直就是大头目忽必烈的眼中钉肉中刺,让他彻夜不安!

  虽然那些海盗们从不踏出山东地区半步,但是,他们的位置离自己的大都太近了------就算不近也绝不能放过他们!

  鞑靼强盗集团从来都有作案前探案对方底细的习惯,他们在大宋境内和山东地区都安插了不少的细作。

  大头目忽必烈曾经亲自听过细作汇报,说那些海盗们从不出山东抢掳,反而还救济山东的难民,吃的和穿的,只不过需要他们劳作。

  那些海盗整日操练人马不说,还在出入山东地区的主要道路上修建了几百座堡垒,有的地方还拉上了铁丝网。

  大头目忽必烈其实心里也一直很奇怪,那些流求岛的海盗们也不抢掳财宝和粮食,那他们来山东地区做甚呢。

  直到他听细作细细说出海盗们在那里种粮食和棉花、甜菜,他们挖煤矿,铁矿,炼焦炭,炼好铁------听闻还有大金矿!

  大头目忽必烈听了后又气又笑,天下还有这等强盗,跑到人家门口来种粮挖矿,太不要脸了!

  平章阿合马知道了后,他的眼睛一转,有了主意,他劝说大头目阿合马把各地的穷人都赶到山东地区去,不让他们带一点粮食,让他们把那些海盗吃穷拖死!

  不好说还能在他们那里引起暴乱!

  大头目忽必烈心里赞同这个办法------穷人有什么用?他们不过是白白吃饭罢了!

  以许衡为的汉臣们却表示不同意见,他们认为这是为渊驱鱼,为丛驱雀之策,不可行。

  当然,他也解释了一下这个成语的高深意思。

  许衡陪伴着太子真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剿平了中原南部的暴乱,带回的那些耳朵便是明证。

  这是太子真金建下的第一件功劳------当父亲的没有不喜欢这样。

  平章阿合马提出这个方法是有原因的,大头目忽必烈心里明白。

  现在,鞑靼强盗集团最精锐的军队驻扎在大都周边,供养他们不成问题。

  关键是驻扎在山东地区的东北部、西部和西南部的军队似乎多了些,这一个冬天光是供养他们吃食就让鞑靼强盗集团的财政吃紧了。

  若不是从南边传来的玉米和土豆、地瓜等粮食高产,他们可能都要人吃人了!

  平定不了山东地区的强盗,他的大军就无法南下,无法南下,他就无法给集团内部的各路贵族带来财富!

  对大力支持他的伊尔汗国,他都无法交待。

  没有抢劫带来的财富,人生还有什么生存的意义?!

  所以,不平定了山东地区是不可以的!!

  只要能给他们添乱的事情,就要做!!!

  这个冬天,大头目忽必烈出了驱赶赤贫者的命令-----他认为这是一个好办法。

  一开始时,鲍威大队长确实有些忙乱,他一边要主管军事,一边还要兼顾民生------当然,他的兄弟们也都主动帮助他。

  后勤队的梅乐芝队长负责接收6续跑到山东地区的贫民。

  经过了解,他不由得愤怒了!

  鞑靼强盗们正在四处驱赶贫民!!有的地方给几天的口粮,有的地方一点也不给,全让他们在路上乞讨!!

  来山东的路上的死尸无数了------

  梅乐芝队长更加明白他的张主家为什么要见到鞑靼人就吊死了------他们是真不把别人的生命当回事啊!!!

  梅乐芝队长马上和鲍威大队长商量,让他派出若干小队骑兵出去迎那些贫民,带上粮食,能多救一些算一些。

  好在山东地区经过几季的丰收,粮食自给是没有问题的,面对突然增多的贫民,他们动用了军粮------张岛主绝不会让他们饿到的,先救了这些人再说。

  果然,不久后,流求岛用一种冒着黑烟的海船为他们送来了更多的粮食,然后又拉走一些贫民------这样算是减轻了他们的负担。

  流求卫队的队员们,还有大宋私下里派出的“志愿军”们无人不对鞑靼强盗产生了刻骨的仇恨!

  这不需要洗脑,是现实。

  《流求时报》抓住这个机会,在报纸上大肆宣传鞑靼强盗的残忍,表现流求岛的仁义。

  谁也没有想到的是,《流求时报》终于影响到了一个人物,此人便是赣州知州文天祥。

  文天祥,初名云孙,字履善,又字宋瑞,自号文山、浮休道人。

  选中贡士后,换以天祥为名,改字履善。

  现在,他不过四十有一,其人相貌堂堂,身材魁伟,皮肤白美如玉,眉清目秀,观物炯炯有神。

  在孩提时,看见学宫中所祭祀的乡先生欧阳修、杨邦义、胡铨的画像,谥号都为“忠”,即为此高兴,羡慕不已。

  他当时说:“如果不成为其中的一员,就不是真正的男子汉。”

  他二十岁即考取进士,在集英殿答对论策。

  当时宋理宗在位已很久,治理政事渐渐怠惰,文天祥以法天不息为题议论策对,其文章有一万多字,没有写草稿,一气写完。

  宋理宗皇帝见其有才便亲自选拔他为第一名。

  咸淳九年,大约是公元1273年,被大宋政府起用为荆湖南路提刑。

  一次偶然的机会,他见到了原来的宰相江万里。

  江万里平素就对文天祥的志向、气节感到惊奇,同他谈到国事,神色忧伤地说:“我老了,观察天时人事应当有变化,我看到的人很多,担任治理国家的责任,不就是在你吗?望你努力。”

  眼下,他除了《御试策—道》这篇带有论证思想的文章外,再无其它专题研究或专著------这是由于当是的环境不允许他坐下来进行专题研究所致。

  平常,他也不过写些应景的诗词------但是,随着《流求时报》的行,他日益开始注重流求岛现象,同时,也开始关心研究时局。

  《流求时报》开阔了他的眼界,特别是几年前,报上刊登出的天下地图------他才现,原来天下如此之大啊。

  商人也许从那幅地图上看到了商机,但是,他则从那地图上看到了更多。

  当然,他不可能知道那只是张岛主放出的半幅世界简化版地图。

  随后,他又买了一些流求岛出版的各种书籍。

  当别人贪图流求岛商品的新奇和有用时,他却默默地在煤油汽灯下翻看《小学数学》、《小学物理》、《小学化学》等书------当然,他往往看的头疼也不太明白,但是,他可是把《流求时报》一一都装订好,连广而告之版都不放过。

  他没事还与一些去过流求岛的商人谈论那里的情况------他越品越感觉流求岛的治理方法不简单。

  他本身就是有钱人家出身,没事也是喝着小酒,请各路舞娘来跳舞。

  他真不是看重那里如何有钱钞,倒是关心那里如何能在短短的十一二年里便展成一个大好的州城样子!

  真想去看看,但是公务繁忙啊------大宋收了交趾路和大理路,他当然为大宋高兴,但是,他总感觉不对,正如那《流求时报》上所言,真正的威胁在北方啊!

  他百般思索后,终于写了第二篇带有议政性的奏章:《论北伐》。

  诗词之类的,早就不太写了------
  浏览阅读地址:/yunansongtonghang/842869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