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与南宋同行 > 第三百三十三章 战车之法

第三百三十三章 战车之法

  文天祥学着京湖制置使的样子拿起单筒望远镜来看,他是第一次用此物,手有些抖,所以单筒望远镜里的画面也有些抖,但是这并不影响他看清楚远方。

  他看见士兵们正在快速地砸着木桩,然后在上面来回挂起铁线,他明白的,这个肯定是用来挡住鞑靼人的铁骑------然而它却不是一整条的样子,竟然前前后后分成了几段!

  他有些疑惑了,便询问京湖制置使吕文焕。

  “履善,若是只有一道铁线,对方可能会拼死突破,若是加上二道三道的话,浪费时间,不若分成前后几段,只要阻挡了对方的速度,哼哼,他们将全是靶子了!

  况且留下缺口,我的骑兵大队也会容易出击!!”

  文天祥这时看见了两队骑兵悄然出现在阵地后,他们静静地看着其它士兵们快速地架起火炮和石炮。

  同时,大约有一千名士兵排着整齐的步伐小跑着到了火炮和石炮的后面,他们干净利落地排成了六行站好。

  文天祥早从上看到过火箭的报道,他又问道:“何不架起火箭?”

  “呵呵,鞑靼人只来了三千骑人马,用火箭过于浪费了!”

  这时,一名从骑从打开斜挎着的皮包,那里面装着是一架台式座钟。

  “报告,到眼下为止,一共用时三个小时二十分钟!”

  京湖制置使吕文焕微笑道:“好好!下次若是达到三小时内,我还有奖!”

  他小声对文天祥说:“那六百骑兵是从二十里外的骑兵军营赶来,那一千火铳兵和五百工程兵、炮兵则是从十里外的另一座军营赶来-----他们事先绝不会知道我的命令,现在能在三个小时内集合,又能布置完战场,履善,你以为如何?”

  文天祥想了想自己带着的五百乡勇,他们从集合到出发所用的时间,根本无法比较-----人家才是正军啊!

  文天祥大赞不己,说:“我大宋的御前火器营可否能达到此等程度?!”

  京湖制置使吕文焕口中说:“这个嘛------当然比我等更强!”

  但是他心里却认为,那火器营不过是官家的玩伴罢了,欺负南蛮那些没有开化的人尚可,可比不上自己手下这些亲自到过山东地区轮战的士兵。

  谈笑间,四个小时的时间到了。

  文天祥看到有人挥动着三色信号旗,喊着什么。

  演习正式开始了。

  顿时间,火炮怒吼,石炮拼命上下摆动,抛出一个又一个的铁球------那铁线网前二百米处完全像是下了一场弹雨一般。

  二百米远的大地被打起了一片尘土,即刻那里又响起了爆炸声,一个火球又一个火球的爆炸力似乎又将那尘土送到了半空中。

  整个场面简直是地动山摇!

  其后,那六排战士如木偶一般整齐行动,他们轮流上前射击,爆起整齐的一排销烟,然后他们又轮流下到最后一排装弹,似乎没有一点受到那爆炸声的影响!

  文天祥在远方看得心旌摇动,手更抖了,可是他看到那六百骑的战马竟然是十分安静,只是偶尔看到有战马刨几下蹄子。

  看来都是久经沙场了!

  文天祥大赞道:“便是用好铁打造的铁人也承受不了这般弹雨!”

  随后,火器打击完毕,三色信号旗又开始摇起。

  只见那两队骑兵如水银泄地般从两处缺口处冲了出去,几分钟内便消失在硝烟弥漫的战场上了。

  文天祥知道他们是演习追击敌骑。

  在回营的路上,文天祥赞不绝口,他也老老实实承认自己带着五百乡勇去北方简直就是送死。

  一路上京湖制置使吕文焕微笑地听着他的赞叹,不置一言。

  他心里想,贾平章果然有眼光,此人并非只是一个文弱书生------有的地方还是说到点子上了。

  回到营中,京湖制置使吕文焕安排了一桌酒席,两人把酒言欢。

  酒是流求岛来的椰子酒,清冽有劲。

  下酒的菜是山珍为主,河鱼为辅,但是有两道文天祥最喜欢的菜,一道是麻辣豆腐,一道是油炸花生米。

  两盏煤油汽灯将大帐里照的通亮,而且格外温暖。

  文天祥言道:“若是北上遇到冬天,每个战士们的帐篷里都挂上这样一盏,还何惧那严寒?!”

  京湖制置使吕文焕呵呵笑了,他在上个月野外拉练时,正好是如此安排手下的------此人爱兵,果然不错!

  两人酒过三盅,菜过五味后。

  京湖制置使吕文焕说:“履善,你以为以我之兵马北伐可否?”

  文天祥正色道:“有此神兵,将军百战百胜!”

  “呵呵,履善,你从未带过兵,我不怪你------要是预设战场来迎击敌兵,纵有千军万马,我亦敢言胜!

  若是身处平原大地,我的左右方与后方如何防备?!

  若是敌军突然袭击我,我又该如何?!”

  文天祥低头思考片刻,说:“用两轮厢车!不求包上铁皮,只要能临时首尾相连,拦住敌骑便可------我军回击犀利!”

  呵呵,此人果然有见识,一个书生竟然还知我大宋用过廂车之阵。

  战车这种武器及兵种早在春秋时期就已经大规模使用,一般用于战时冲击敌阵,以其快速优势和冲击力突破敌军阵型,为后续部队赢得胜利而打下基础。

  春秋时期,战车的使用通常是各诸侯制胜的法宝,但到了战国后期,随着骑兵强弩作用的逐渐增大,使战车的运用颇受威胁,加之战车应用环境的限制,机动性不强,只能在北方平原地带广泛使用,至三国两晋时期,战车开始走向没落,已不再成为主要兵种。

  但到了东晋南北朝时期,战车曾一度重返历史舞台,再次担当陆军的主要法宝,主要原因在于当时南北政权长期对峙,交战不断,而南方政权普遍难以抵御北方铁骑的攻击,于是扬长避短,便采用布置车阵来抵御骑兵这一路线,不过此时战车的种类型态与作用已经发生了巨大的改变,由过去的主动进攻冲击敌阵开始变成单纯的防御武器,以战车围成的车阵阻挡骑兵。

  当年,大宋曾经在川陕一带运用过厢车之阵。

  京湖制置使吕文焕大笑了几声,他来了兴趣,马上命人搬来一些物件来给文天祥看。

  文天祥看了后也哈哈大笑。
  浏览阅读地址:/yunansongtonghang/844662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