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与南宋同行 > 第三百三十八章 中年知识分子的作用

第三百三十八章 中年知识分子的作用

  那个年轻的伙记给文天祥沏了一壶流求式清茶后离开了。

  事实上,大宋境内也已经开始这样喝了,因为沏茶喝起来简单,味道也不错。

  文天祥靠在床上,美美地喝起茶来。

  喝完一壶热茶后,他感觉身上出了一层毛汗,决定要泡个澡。

  他走进卫生间,拖来木桶,按照伙记告诉他的办法小心翼翼地扳动那把手,果然有水柱流出来,而且越来越热,他明白这管子的后面可能是连接着《流求时报》上说的什么锅炉------等水满了后,他脱光了衣服,打散了头,又美美地泡起澡来。

  这时他现木桶边有一个搁板,上面摆着香皂------这和他在赣州买的流求香皂是一样的,二十文一块的物件,这里竟然可以随便用。

  泡完洗完后,整个卫生间充满了香皂的香味。

  但是,他在穿上衣服时才感觉到原来的衣服已经酸臭了------趁着天还没有黑,他决定出去买一套新衣服。

  他在赣州见过所谓的流求式衣服,窄小是窄小了一些,但是极为省料,价格便宜,而且干活方便,一般的百姓还是喜欢买上一套的。

  他的窗前是一片茂密的树木,看不到远方;来的时候感觉两边也是树木,没有多少行人。

  文天祥下到一楼寻问那个伙记,附近可有卖衣服的地方,可否代自己买一套回来。

  那个伙记问他是买大宋式的,还是流求式的,并声称这里可以买到各式衣服。

  文天祥想了想,他是见张岛主的,不如全是流求式的吧。

  他从怀中掏出一叠子流求钱钞,从里面点出两张银色的面值为两贯的钱钞递给了那个伙记。

  他的意思是,这些钱钞在大宋也能买出来了-----剩下的当成小费吧。

  那个伙记看见文天祥拿出的钱钞眼睛一亮,这人竟然还有两张金票,那可是值一千贯的啊!

  那个伙记马上说:“客官可是要亲自见张岛主的,不如我给你买上好的流求服装吧------”

  这个意思就是给少了。

  文天祥点点头,又加了一张两贯的钱钞,顺手又给他了一张面值一百文的铜钞-----在大宋境内,这些钱钞可是两户人家一个月的花销。

  那个伙记满意的跑走了。

  文天祥心里叹道,哪里的百姓都一样啊,见钱眼开。

  张岛主很快就知道文天祥带着五百个劳力和吕家的一封密信来流求岛了,奇怪的是,他竟然要亲自见自己。

  张岛主最不待见大宋来的中年文科知识分子了,他有自己的理由。

  第一,他们的知识陈旧,而且顽固。

  第二,他们从来都是高看自己,动不动就关心国家大事,总是胡扯什么天下兴亡,匹夫有责之类的话------如果不是鞑靼强盗总是杀人,破坏市场经济展,他才不去管大宋是赵家人的还是李家人的天下!

  也不怪张岛主生气,以前就有什么大宋来的中年知识分子,他们本来就是在

  大宋混的不好的,来流求岛寻求展,这个无可非议,但是,他们竟然还给张岛主写信,劝他投靠大宋政府,让他们分封自己一个名份!

  张岛主在流求岛是有公开信箱的,他欢迎任何人给他写信。

  但是,劝他投靠的信,他可真不欢迎!

  你认为你的祖国是大宋,我可不认为;你认为你的大宋强大无比,可是在我的心里,大宋没有了我流求岛,恐怕早都要完蛋了!

  吃流求岛的饭,关心大宋的事-----这种身许流求心在大宋的人格分裂者,他是绝对讨厌之极的!

  张岛主的大秘,杨友行主编曾建议把那样的人驱逐出流求岛,因为只要按照信地址很快就能找到信人。

  但是,张岛主自己都说过的,言者无罪------算了,不搭理那样的人就行了。

  所以,听说四十多岁的文天祥来了,张岛主真没当回事情,想见自己,就让他等几天再说吧。

  张岛主正和王德主家忙活着把煤气动机的马力数突破到二百马力呢------如果这个成功了,这将是本时空最大功率的动机。

  他们两个商量过,煤气动机的好处很多,因为它同时还可以使用沼气或是天然气,那个安全度更高了。

  当然,它仍不适用于海上------锅驼机可以用煤炭,木炭甚至柴油来当燃料,但是煤气动机则不行了,除非单独用上运煤船。

  在解决原动力的问题上,他们还需要走很长时间的道路------没有工夫理什么文天祥!

  安静主家却提出了不同的看法。

  她对两个男人说:“想想我们的孩子教育的问题吧,我不反对你们按照那面世界的教育内容来教育他们------但是,我总觉得还要教他们一些书法,诗词之类的吧?

  这天下还有比文天祥更适合的吗?!”

  他们两家各有一个儿子一个女儿,都到了要受教育的年纪了。

  张岛主欣然认同孩子们学一学书法诗词之类的教育,适当的美育是有用处的。

  王德主家则质疑道:“学那些东西有用吗?我们有钢笔,能正常阅读理解,不就够孩子们用了?”

  张岛主拍拍老朋友的肩膀,说:“安静说的对,教育的问题不能以有用或没用来评价------”

  “我是担心他再把他那些忠君爱国的思想教给孩子们,那可就坏了------我可是一直教孩子们国家要是对你好,你就留下;要是对你不好,你就赶紧离开,所以才要学会一身本事的话呀!”

  “哈哈,老王,你高估教育的作用了------他一个人完不成洗脑的工作,那得是一个长期而全面的系统工程,而且经不起真相的检验的!

  只要我们能给我们孩子正常的社会体制,他那种文化的作用,起不到多少的!

  安静的主意不错,过两天吧,我见一见他,先让郭子仁陪他在八道河走一走!”

  王德主家信任朋友的判断,于是也答应了。

  毕竟解决流求岛的动力问题比什么都大,吕家嘛,无非是又想买什么,不着急。

  身在流求海关招待所的文天祥当然不知道人家打他这个主意呢,他正在试穿那个伙记买回来的衣服。

  不一会儿,一个穿着随便的人来找他了。

  ps:今天有点事情,只能一更了
  浏览阅读地址:/yunansongtonghang/847811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