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与南宋同行 > 第三百四十二章 新东方公司的影响

第三百四十二章 新东方公司的影响

  文天祥待那个白种商人离开后,他心里忽然格外厌烦起来。

  这个郭关长身居高位,但其所言所行都离不开发财与女人------如何是一个有抱负的人?!

  文天祥问道:“郭关长,你可知流求岛上有多少战马?济州岛上又有多少战马??”

  郭子仁关长笑呵呵地说:“我真不知道此事------那不是我的职责,不过我的兄弟穆木队长也许知道,他在流求岛上管理军队的后勤工作!”

  “你说的是------辎重?”

  “对!我们这里叫后勤------”

  两人离开了天上人间,文天祥争着与他在柜台前结账,但是没抢过郭子仁关长。

  真不便宜,文天祥看见他掏出了足有五百贯的钱钞!

  郭子仁关长不在意地说:“我兄弟古剑山要是来这儿里,这点钱钞不够的。我家张岛主给我们的俸禄高不说,我们还有新东方公司的股份------钱钞嘛,这辈子不愁了!”

  文天祥通过《流求时报》知道新东方公司,据说他们已经不发行股票了,因为生意非常好。

  郭子仁关长让柜台拿来笔和纸给文天祥写了个介绍信。

  “老文,我家张岛主还从来没有让我陪过人,想必他是非常看重你,我现在去上班,你拿着我的信去找我兄弟吧,他会好好招待你------记住啊,是在第六军营。”

  说完,两人各自上了一辆四轮大马车,各奔东西了。

  张岛主当年组织成立新东方公司时,直接把它完全市场化,除了他给他的家养小子们留下的股票份额外,其它的,谁出钱钞谁入股,谁的股份最多谁当董事长------至于管理人员嘛,他根本不操心,让那些出钱钞的人自己找去。

  他当时还真低估了这个时代商人们的理解能力:

  什么叫公司?这不就是大家凑钱钞办大生意嘛!

  什么叫经理?不就是掌柜的嘛!

  所谓股票,不就是按出钱钞的多少分红嘛!

  张岛主还低估了新东方公司的挣钱能力------听说他们都能把白糖卖到伊尔汗国,而且能换回物资和人力来!

  这真是平常的商人不敢做的事情!!

  说句好听的,新东方公司是现在人力资源的供应大户------远远超过了早先的回回人贩子。

  他们的交易船甚至沿着东非海岸都将要达到马达加斯加岛了。

  他们为了公司的分红,敢于和鞑靼强盗做生意,敢于主动去冒险。

  他们每年年底的分红是巨大的,那时是股东们的盛会。

  听说当年入股的股票外面都有人以十倍的价钱想购买而不得!

  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利益的驱动是巨大的。

  现在流求岛上出现了数十家自称是什么什么的公司,本钱大大小小的都有,有的挣钱,有的赔钱。

  他们时不常便在茶馆里互相买卖。

  安静主家曾经想建起股票市场,但是张岛主不同意,他认为他们自己早晚会自己建成的,到时候再给他们建起一套规则也不晚。

  张岛主说:“这才是自由主义经济的萌芽------让他们自己慢慢发展吧,咱不先不操心!”

  安静主家想了想,表示认同,操之过急反而是在拔苗助长呢。

  新东方公司的分红让郭子仁关长、古剑山行长们过上了纸醉金迷的生活,但是,其它的家养小子不尽然这样。

  穆木队长便是一个仔细的人,每一次发了俸禄,或是分了新东方公司的红后,他就全交给自己的小妻子,让她留出生活费用外,剩下的都放到家里的铁柜子里。

  他才不会存流求钱行呢,存那里安全是安全,可是那里要收存钱费的,不合适。

  他尝到了股票分红的甜头,可惜再也购买不到新东方公司的股票了------于是,他把注意力放到了其它公司。

  他才不会乱买的他们的股票,他要分析他们的实力,看他们的管理,再看他们的经营前景------然后到几家茶馆里看准了就买上一些!

  结果还不错,他和妻子的家产几乎总是在增长。

  当然,他没有放松自己的后勤管理工作。

  他和梅乐芝队长现在一个管山东地区的后勤,一个管流求岛,两人配合不错。

  这一天,他突然接到军营门口卫兵的报告,说有人求见。

  他放下了手里的后勤账簿,接过了卫兵拿的信价。

  郭子仁关长的那鸡爪刨出式的字,他一眼就认出来了。

  文天祥?没听过这个人啊?张岛主为何如此看重他?郭子仁为何让他来找我?

  穆木队长沉思了一下,还是让他进来了。

  文天祥在外面等待时,他仔细观察了这个所谓的第六军营。

  这个军营方圆不知几许,那铸铁的栅栏左右两边一直看不到尽头。

  大门口有六位卫兵把守,他们个个都身体笔直,不苟言笑。

  文天祥第一次近距离观察流求卫队的士兵,但见他们的军服不与巡警相同,他们的肩上,胳膊上都有不同的标志,他暂时弄不明白那些是意味着什么。

  他们肩上扛着的火铳似乎与吕家军队不同,竟然没有火绳,还在枪管的前头插着长长的匕首!

  他正待细看时,那个进去报信的卫兵出来了,领他进了军营。

  拐过一排长长的铁皮房子,他看到了几十辆四轮大马车正在有秩序的来来往往,车上装着都是长条状的木条箱子。

  他看不见那箱子里装着什么,只见士兵们有的从车下卸下来,两人一组抬进长条铁皮房子里,或是两人一组从别的房子里抬出来装到空车上。

  他顿时明白统一用那长条箱子的好处了,便于运输!

  再拐过了一排长长的铁皮房子,便看到了一根足有十丈高的大烟囱,正在冒着滚滚的黑烟。

  那大烟囱下面的几排房子里传出了叮叮当当的声音,想必是流求卫队的军器坊------

  那个卫兵很快把他带到了穆木队长的两层办公小楼,上了楼后敲门报告,然后敬了个奇怪的军礼后就关上门走了。

  文天祥看到了一个年轻军官,那人面带微笑,热情地招呼他坐在了流求式软蹋上。

  他看到对面的墙上挂着帷幕,想必那里是军事地图,不便与他人所知。

  那个军官坐在一处方桌后,他双手交叉放在桌上,询问自己来此地的目的------那方桌上还放着那个军官的圆檐军帽。

  此时阳光洒进屋子,那个军官肩上的两颗金星闪闪发亮。
  浏览阅读地址:/yunansongtonghang/854639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