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与南宋同行 > 第三百四十五章 女人的判断力和逻辑

第三百四十五章 女人的判断力和逻辑

  文天祥知道流求岛的农田基本上都是新开不到十二年的,所以,他们按农田亩数,水田旱田,高中低产来收取赋税自有他们的便捷之处,远比大宋更完备更公平。

  但是我大宋自有自己的国情,百年来那些大户大家族们故意隐没田产,以高充低,千万百计百把农税加到佃农贫农身上------就算大宋官家只想派人查清全国的田地情况,那也是遭受了无穷的阻碍。

  好在大宋的农税较低,还未有过因税重而致农民作乱暴乱的大事。

  我大宋以商税为主,流求岛也是如此,可是这里的商税远比我大宋高,同时他们又没有农税的短处------也许这便是流求岛张岛主富可敌国的原因之一?!

  不过他的支出也确实不小。

  文天祥知道的便有粮票一说,若是有赤贫者来此处,他们便放一定量的粮票,可以让人随意去购买食物,收粮票者,则可以以此来抵税,甚至退税。

  不过这只是垫付,将来要还张岛主的。

  文天祥还知道这里上学也不花钱钞,还与临安太学院一般,放一定的钱钞给太学生。

  不过,他们所教授的学识与我大宋完全不同,而且竟然还有各种工匠学院!

  剩下的也许就是养了一支精锐的流求卫队,还有各种巡警了------他从《流求时报》和各种传闻中,也就知道这些。

  当然,还有一些他不知道的,远比他想象中还巨大的支出。

  事实上他真不知道张岛主到底要什么,也许以为张岛主真的像一般百姓那样喜欢金银财宝钱钞之类的。

  文天祥知道自己没有资格购买那火绳枪,他也明白此物远没有流求卫队手中的火统有用。

  他和那里的掌柜相谈甚欢,随后便又去了流求书店,一口气买了十几本书------在等张岛主召见的期间,他准备在流求海关招待所多看看这里的书。

  文天祥对那烟囱大小林立的所谓工业区不感兴趣,没有想去看看的冲动。

  话说郭子仁关长这一天下班之后,脑子里早把文天祥忘了,他提前约了自己的兄弟两个,一个是古剑山行长,另一个是杨友行主编------有极乐草这神草,大家一起品尝嘛!

  他没有叫穆木队长,一是那个家伙不抽烟,二是过于小气!

  极乐草是非常昂贵的神草!

  在天上人间里,郭子仁关长引导另两个家伙开始吸上了极乐草加烟丝------结果三个人开始傻笑起来,一起跳上了台子,生生把人家的舞蹈给捣黄了。

  这天晚上还有同样吸极乐草的人不愿意了,大家顿时打成一团!

  幸好天上人间的小厮众多,把他们一一都拉开了,这才没有出什么乱子------引来了巡警就坏事了。

  贾老板会怪罪下来的!

  三个人都挨了揍,古剑山行长耳朵破了,杨友行主编鼻子青,郭子仁关长眼睛青------但是他们更怕让巡警知道,巡警知道了安静主家就知道了,张岛主也就知道了!

  王德主家要是知道了此事,也许笑骂他们几句,但是安静主家会骂上他们一天,还不重样,这比让张岛主打一顿更遭罪!

  安静主家最烦感他们上****------安静主家确实是这样称呼的。

  贾老板远远看见了安静主家就躲开。

  他们三个当时就建立了攻守同盟,都说这些日子要离主家们远一点,别让他们看见伤处。

  当晚,郭子仁关长和古剑山行长住在天上人间了,杨友行主编却不得不回家。

  他的小妻子沈千千曾经说过了,如果他哪次敢夜不归宿,第二天就会去告诉安静主家他上天上人间了!

  女人真是有天然的判断力啊,但是真是岂有此理啊!

  杨友行主编曾经据理力争过,说:“别人家的娘子怎么不会如此?!”

  沈千千双手插着自己的腰说:

  “人家穆木队长下班就回家陪娘子,哪也不去!

  人家啃狗下班回家还给娜娜做吃食,帮助洗衣服,你看看你呢!”

  “你怎么不提郭子仁和古剑山他们?!”

  “哈哈,好啊,你想让我去告诉主家他俩上天上人间住宿?!”

  好吧,杨友行主编服了。

  女人真有是天然强大的逻辑啊,美貌、聪明、温柔,这三者只能在神话中并存于一个女人身上。

  张岛主怜悯杨友行主编,曾经对他说:“你看,大宋可以让几岁的孩子当皇帝;而你们却要在二十岁才可以结婚,这说明什么?!

  管理一个女人,远比管理一个国家要难啊!!”

  杨友行主编痛苦地点头认同,但是他当时追问了一句,说:“大宋有过让几岁的孩子当皇帝的时候吗?”

  “会有的。”

  张岛主又不搭理他了。

  就这样,除非工作需要,晚上必须回家睡觉的家规算立了下来。

  杨友行主编回家后,沈千千已经和家里的女佣一起做好了饭菜。

  她看到杨友行主编脸上的伤后马上警觉起来,嗅了嗅他身上的味道,然后盘问道:“你和他们在一起了?!”

  “没有!”

  “那你的鼻子怎么青了?!”

  “上马车时撞车门上了!!”

  “不对------你声音越高越可能是假话------”

  “真的------等我休息时陪你逛街吧-------”

  “好呀!你还记得休息日是什么日子?!”

  杨友行主编一看她兴奋的脸,便暗暗叫苦------休息日是什么日子?

  不是结婚日,也不是他和她的生日,他顿时茫然了。

  沈千千轻轻叹了一口气,说:“我们结婚之时,你我都没有太多钱钞,婚礼太简单------现在有了吧,都结过了,真是可惜呢。”

  天地良心哪!

  杨友行主编可以掏心窝说话,他们两个之前的婚礼是兄弟们中最豪华的,若是他们是简单的,那啃狗和娜娜简直算是直接同居了!

  张岛主私下里都询问杨友行主编是不是借了别人的钱钞!

  不过考虑到沈千千出的费用不比自己少的事实下,他不准备和她辩解什么,以防引出她更多的话。

  沈千千说:“休息日那天便是2月14日,是情人节!”

  杨友行主编咽下了一口唾沫,这才想起那一次是安静主家向张岛主讨要礼物时说过的话,可是竟然被她给记住了!

  事实上,他们两个不知道的是,这是安静主家的一句随便说的玩笑话,而且时间点还不对。

  安静主家也会撒娇的,但是别人不知道。

  杨友行主编马上答应沈千千了,要送她一份好礼物。

  安抚住了沈千千后,大家开始吃饭------但是杨友行主编怎么也没有吃出原先香美的味道来,这难道与吸食那极乐草有关?!
  浏览阅读地址:/yunansongtonghang/856767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