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与南宋同行 > 第三百四十六章 文天祥要发火了------

第三百四十六章 文天祥要发火了------

  安静主家忙着自己的纺织行业的升级,张岛主和王德主家一起忙着升级自己的原动力设备。

  他们谁也不知道自己的家养小子们都在做些什么,也不知道所谓的极乐草已经开始在吸烟者群里漫延开了,特别是后来随着大量极乐草的涌入,连临安城里的富人都开始吸食了------在他们的潜意识里,他们是这个时空的掌控者,可以决定一切,甚至是历史的走向!

  他们到目前为止,做的很成功,这一点没有人敢质疑。

  潜意识里,他们七八个自信是有的。

  等到张岛主忙过了手头的事情后,他派人来找文天祥。

  文天祥这两天看《流求法规》看的头疼,他从没有见过如此翔实和全面的律法!

  他想了想大宋的《宋刑统》,那里面可远没有张岛主管得多,他连百姓走路和行车都有什么《交通法》的规定!

  但是,他也现了,虽然规定多,但是也都是一些平常可以做到也应该做到的事情,所以在八道河也没有感觉到什么不便------这里规定行人行车靠道路右边,遵守红绿旗的指挥也不算难理解。

  应张岛主的邀请,他在傍晚时分被人带到了张岛主的家。

  张岛主的家不过是一进小院,小二层楼,远没有自己的家面积大------不过院子里的各色花草开放的倒是好看。

  张岛主和王德主家,还有安静主家都亲自接待了他。

  四个人坐在圆桌的四边开始边吃边聊。

  文天祥不太习惯这种见面法,哪里有没寒暄几句就开始吃饭的见面?!

  饭桌不仅是圆的,而且主妇还上了饭桌------

  但是,入境随俗,他没露出一点不理解,而且昨天他还专门去一处叫什么理店的地方剃去了胡须!

  为了事业,他也是拼了,原本很爱惜的长须没有战马重要!!

  张岛主接过那份密信,也不看看封漆之处有何变动,直接打开看信。

  果然如他想的那样,没啥大事,无非是介绍了一下文天祥这个人,顺便提出一些购买要求。

  其它的好说,大栓式火铳他肯定不会提供的,自己的卫队还没有全配上,最多提供一些火帽式火统,可以不必用火绳。

  张岛主认真看了文天祥一眼,很明显,这个大宋第一文科生一点不知道自己与吕家的私交,还来想当说客,呵呵!

  吕文焕这是想踢开他------不过,他倒是喜欢这个白白净净没留胡子的家伙,文科生嘛,也有他独特的作用。

  酒是烈酒,菜是美食------四个人越吃越谈越放开,很快就到了兴奋点。

  张岛主微笑着说道:

  “惶恐滩头说惶恐,零丁洋里叹零丁!我流求岛才是抵抗鞑靼强盗的主力,你说要替大宋买我的战马,这没有道理啊!!”

  文天祥一下子便站了起来,说:

  “张岛主不必伤感!我大宋现在只是被权-----相把持,正义之士不能重用------这只是一时之难!

  我大宋兵强马壮,自有雄兵百万,只要到时振臂一呼,自能北击鞑靼,雪我大宋当年之耻!!”

  这是文天祥的肺腑之言啊,却不知道为何王德主家和安静主家却笑了起来!

  文天祥的脸色红了,这是气的------

  张岛主一本正经地说:“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文兄果然是大才啊!”

  文天祥的脸色马上恢复了正常,赞道:“张岛主果然是勇于担当的------义士!”

  张岛主连忙说:

  “我可不是什么义士------你不用拿道德绑架我!我做的事情,只要二十年后能见人,二百年后能见鬼就行了。

  想让我卖战马,也行------你能保证他吕家得了战马后马上北上攻打鞑靼强盗?!

  你别做私人担保,只要大宋宣布开战,我马上卖你们战马!”

  “------事在人为!”

  “哈哈!这句话啥用也没有!大宋现在还不敢出战的-------不过我还可以有第二个条件-------”

  文天祥振奋了一下,说:“张岛主请讲!”

  他看见张岛主在沉吟,以为他在思考价钱,流求岛上的人喜爱财。

  文天祥马上补充说:“在下可以以性命保证,一定会是高价!”

  文天祥看到那些高头大马一匹匹的只是做了拉送人货的使用,他心疼呢。

  张岛主笑了笑,说:“闲话少说吧,你来当我孩子们的家庭文科教师,只要两年,我便卖你大宋需要的战马------这是一个公平的交易!”

  张岛主说完,心里想,呵呵,你们的贾平章都没有提过要购买我战马,他都指望着我拖住鞑靼强盗的后腿,你一个人跑来张口就要买------四十岁的人了,还像个中二青年。

  文天祥叹了口气,说:“张岛主,此时何必谈交易,一切当以国事为主------我看张岛主的诗句中是有大志啊!”

  张岛主摇着头说:

  “你错了,我可不是有大志之人。诗句是诗句,人事是人事,这是两回事情。大宋是你的大宋,赵家人是你的赵家人,不是我的。

  交易在我的眼里比什么都重要,因为它体现了公平。

  在公平的面前,什么国家祖国的,都啥也不是。”

  “------”

  文天祥一时无语,这些天的经历,本来就让他有一种不好的感觉,再加上张岛主那强硬的,不可理喻的言论,都让他感觉无力了。

  一个人难道可以为了钱钞,就不明白君君臣臣父父子子的普通道理?!

  安静主家这时接上了话,说:“天祥,你就来教教我家的孩子诗词和书法吧------战马的事情也不能急这一时,济州岛那里的战马还没育到上战场的马龄------你急也没有用啊!”

  这是什么称呼?!什么时候女子也可以参与军国大事了?!

  文天祥强忍着不满说:“------我见流求岛的民马极多------”

  王德主家本来一直在笑呵呵地旁观,这时却插嘴了,说:

  “那是民众的私有财产,我们根本不会随便征用的------再说了,要是把民间的民马都征用了,我们这里的6上交通和运输,还有在农村的役用就全完蛋了!”

  文天祥简直要怒了,你们农村的农民也随便使用战马?!
  浏览阅读地址:/yunansongtonghang/857012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