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与南宋同行 > 第三百五十二章 真是天助我也!

第三百五十二章 真是天助我也!

  张弘范听到一声枪响后,再无其它声音了-------他思索了一下,命令其它人隐藏好,自己带上几名亲兵,慢慢地向枪响之处摸去。

  摸行了一会后,他们便听到了不远处有两个男人的说笑声。

  细听了一下,哈哈,原来只是两个山民。

  王大郎和王二郎哥俩是离家村的新户,他们田家镇人,后来现草药采摘是一个好财项目,因为不似以往,那流求岛药商几乎见到草药就收购,而且能给好价钱。

  当然,他们还不知道,最大的买主是张岛主。

  张岛主带了很多那面世界的中药方子,其中全都是经过了时间考验,很有疗效的方子------他早都剔除了那些奇怪或可笑的,可怕或危险的怪方。

  他们带的笔记本电脑里还有各种草药的图片。

  张岛主早就把那些方子和工笔描绘的草药图片编辑成了一本书,起名为《本草纲目》,而且专门做了医药学校的指定教材!

  在这个时空,他只能以中医为主西医为辅来培养一大批属于自己的医药人员。

  安静主家都不得不去医药学校兼课,专给女性学生讲妇产科。

  张岛主还办起了好几个益民药局,配上坐堂医生,一些普通常用的药材都是以亲民的价钱出售给流求公民。

  当然,专门想要昂贵药材的公民则可以去其它私人办起来的药铺!

  这样,张岛主的益民药局就一直处于赔钱局面,和看待当初拼命建起来的海峡两岸赔钱的海上客货两用交通一样,他绝不在乎这个!

  他真的把流求公民当成自己的人,绝不会在教育和医疗上去挣自己人的钱钞。

  这样就引了使用草药的高潮------从而使这个行当跟着火热起来。

  事实上南宋时期早已经有了天花的种痘技术,不过那是危险的人痘------由于现在整个世界还不是天花的疫病期,他还没有急着开出更安全的牛痘。

  等着它在欧洲和亚洲大范围爆,还有十几年呢。

  关于治疗鼠疫的药方他也有,那个得等到开欧洲时要用上。

  王大郎和王二郎哥俩虽然不知道草药药价上涨的原因,但是却明白这是一个财的机会。

  在山东地区,适合春天开采的草药有十余种,以金银花等为代表。

  前来收购的药商从来都是给好价钱的,这个最打动人心。

  哥俩个本来就是贫家子弟出身,又是出生于乱世,父母死去时也未给他们留下什么财产,他们本来连成家都是头痛的事情。

  后来,流求卫队来了,他们为他们做工得了一笔好钱钞------但是,他们俩个算了一下账,最终还是认为采草药比打工挣得多,做上几笔好生意就可以买上两个好娘子了!

  于是他们搬到了离山区更近的离家村住。

  其实那里说是离家村,也就是几百个猎户和采药户组成的临时聚居点。

  他们辛苦地劳作果然得到了丰厚的回报!

  为了安全,他们把钱钞存在了流求钱行,哪怕付上一点保管费。

  为了成家,他们不舍得买那些昂贵的新鲜玩意儿,但是,两贯钱的火绳枪是必须要买的!

  他们都不太会射箭------

  这一天,他们采到了许多未曾开花的金银花,这使他们非常高兴,而且在下山的时候还猎到了一只野山羊!

  他们两个人正在商量是就地处理一下,还是回去处理时,突然被几个人从后面给掀翻在地绑了起来!

  他们竟然在山上遇到了强盗!

  两个人惊呆地说不出话来------傻傻地在地上看着绑了他们的人!

  张弘范查看了一下从他们身上搜出的物件:有两张有王大郎和王二郎的流求公民证,一张写着几百贯的印着流求钱行的怪纸,还有一些铅子、火药以及两把小刀,那地上还放着采药的工具。

  嗯,他们只是采药的平民百姓------可是他们手中竟然还有军中利器!

  张弘范想了想,说:“我等乃是解救你们的大元天兵------定是那流求海盗逼迫你们如此辛苦!”

  两人当他们是强盗时还并未如何,当听到他们是来解救他们的大元天兵时嚎啕大哭,天啊,我们才过了几年好日子啊,他们就又回来了!

  张弘范不知道他们心中所想,还安慰道:“不要害怕,也不要委屈了,天兵一到,那些海盗定成齑粉,定会解民以倒悬!”

  但是,他还见那哥俩在痛哭,便皱着眉头说:“大汗一直牵挂着尔等之灾------我天兵不会伤害到子民的性命!

  但是,尔等要告我那些海盗的事情,万万不可从恶------”

  张弘范看到那两个家伙渐渐停了哭泣,对望了一眼后,开始回答了张弘范的提问,而且有问必答。

  张弘范满意极了,今天真是动气好啊,他们不仅提前一天赶到了这里,还轻松得到了重要情报!

  田家镇子里竟然有海盗们的大小头领出现!

  他们那里竟然还有什么军火库!

  每天都有几十辆上百辆四轮、大马车进出镇子!

  最重要的是,那里竟然只有几百名海盗持枪!

  这真是天助我也!

  他的脑海中出现了驾着四轮、大马车从海盗们的后面冲击的场面------

  他没有放开那两个人,反而要他们带路去离家村。

  等他们到了后,悄悄散开包围了那里,最后他们几乎是兵不血刃地抓住了所有的人。

  张弘范命令两个人一个个的去查证,最后确认了全体村民都在------真是天助我也啊,终于可以好好休息一天了!

  张弘范让人把那些村民全都绑起来,关在一间大屋子里,放了那哥两个,给他们两支短矛,让他两个把守大门。

  张弘范寻了一处干净的地方好好休息一下。

  王大郎和王二郎哥俩看见没有人注意他们了,王大郎说:“二弟,你看那些村民仇视我兄弟的眼神,定是以为我等把他们引来的------”

  “上天作证,分明是他们自己从山中走出来的!------若不听从于他们,我兄弟早都会被害死于山中!”

  王大郎于是低声向屋里的人解释。

  屋内的人沉默了一会儿,一个长者悄声道:“若是如此,尔等为何还不去向流求卫队禀报?!

  没有流求卫队,哪里还有尔等的好日子?!”

  王家哥俩沉默了,马上就能娶上娘子了------他们真的怕死啊!

  那个长者又小声道:“尔等不知晓那些鞑靼强盗的过去?------要不你松开老夫,让我一人去!”
  浏览阅读地址:/yunansongtonghang/859700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