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与南宋同行 > 第三百五十三章 胆小者的勇气

第三百五十三章 胆小者的勇气

  王大郎喃喃地说:“他们说是来解救我等的------”

  那老者怒道:“蠢货!他们来解救我等?!那如何能绑起我等,还抢占我等物资?!!”

  王大郎摸了一下身上,果然,自己的公民证和存款单都还在他们手上-------他们还住在自己的木棚中。

  王二郎小声说:“------还是等等再说,他们打他们的,我等过自己的日子吧------”

  “蠢货啊,蠢货!怎能不关我等之事?!我等的钱钞存在流求钱行,我等的草药是流求药商来收------他们若是败了,鞑靼强盗们能给我等补上?!!”

  是这个道理啊------兄弟两个对视了一眼,可是还没有放人的勇气。

  这时其他人也小声聒噪起来,兄弟两个害怕了,连说:“莫急!等待半夜时分再说-------”

  张弘范安排了十几个精细的人前往田家镇子探听虚实,然后就躺在王氏兄弟的家里休息------其实和其它房子一样,都是木棚子或草顶棚子,但是,这远比睡在山岭中舒服多了。

  他清点过人数,只有二千八百多人了,生生折了近一半手下!

  他有些心疼,但是又无奈何------

  此时,他的棚子中摆满了从各家各户中搜出的东西。

  他真没有想到这个看起来破烂不堪的离家村子里,竟然还有这样多的好物件。

  这些人竟然有二十余枝火绳枪,两大桶黑/火药!

  一共有十七盏煤油灯,三桶煤油,在大都,这本来是中等以上家庭才能用得起的!

  几十条肉肠,上百个水果铁皮罐头-------他自己才吃过一次罢了!

  其它都是一些公民证和写着钱钞数目的怪纸,看那数目还真是不小------这里的百姓竟然如此有钱??

  是夜,他们便在离家村子里休息了,临睡前还让人把王氏兄弟也绑了起来,推进房里,换上自己的人来看守。

  这次行动事关重大,万万不可以走露了风声。

  王氏兄弟暗暗叫苦,这一晚上少不得被众人唾骂------

  一夜无话,第二天凌晨三点半,张弘范便命令早早起来,吃了早饭后,便叫来王氏兄弟,让他们两个带路去田家镇,其余的村民就锁在屋里,等回来后再放了他们。

  他派出的十几个人已经在田家镇里隐藏了起来,其中一个回来汇报说,那里不过只有几百海盗,一些紧要之处把守森严,寻常人靠近不得。

  张弘范很满意王氏兄弟的老实,便给他们松了绑,还许诺说,事成之后必有重赏!

  此时天刚麻麻亮,他们快下山向着田家镇冲去------这一路上,他们看见有悬挂着铜线的地方就用钢刀砍断,他们早都知道大宋和流求岛都有一种神奇的办法,能够从铜线上传递消息,而且度奇快!

  幸运的是,他们还抢到了一队正要路过的马车队!

  完好的夺下了五辆的四轮/大马车,没有让一个人逃掉。

  有的人本想砍死那驾车的车夫,但是被张弘范制止了,那车夫明显是平民,没必要滥杀,留着他们还有用处。

  他命令众人卸下五辆马车的货物,安排一些人坐上去,仍用那车夫驾车------这时,张弘范现王家兄弟两个趁乱跑了!

  哼,跑就跑了吧,两个胆小鬼!

  王氏兄弟确实是趁着他们抢马车时的混乱钻进了路边的草丛-------他们仗着熟悉地形,连滚带爬就逃出了他们的视线!

  两人没有了生死之忧后,开始觉得那老者的话是对的了,流求卫队要是离开了这地方确实对他们一点好处也没有!

  他们抄了近路向田家镇跑去了-------

  田家镇里驻扎着一支后勤分队,一共有后勤兵二百人,由一个分队长和两个小队长负责管理。

  这个后勤分队主要负责供应前线水果罐头和肉肠。

  这两样是流求岛的特产,一经推出来,深得出海之人的喜爱,很快也就在民间推广开,镀了锡的铁皮罐子加工简单而且又安全,鲸鱼肉和香料、土豆淀粉又是流求岛的特产------所以这两样看不起眼的产品也能为流求岛挣上大钱。

  由于它们保存期长,又远比什么鲸鱼肉干要好吃,所以也自然是当了流求卫队的主要吃食!

  田家镇子方圆不过数里,平民男女都算上,不过三千人,其实就是个大村子级别。

  这支后勤分队刚来时征用镇子里的大户人家的房子,他们付的钱钞可不低。

  那家大户开始不敢要,但是在分队长的命令下又不敢不要。

  后来,后勤分队就在大户家的后院子里,借着他家的高墙改建成了一座军用仓库。

  后勤分队的入驻让这个小镇更加安全和热闹,这里的居民亲身感受到了流求卫队良好的军纪军风,远不是他们过去遇到的官兵样子,双方相处愉快。

  这个镇子后来也就成了流求商人常来的地方。

  后来,随着后勤分队不断地招人修整道路,这里呈现出远比过去繁荣景象,镇子中居然开办起十余家商辅!

  外地人经常上这里来做生意,这里的人也经常出去做生意。

  后勤分队驻扎的那家大户,后来就搬到了新建的青岛市住了,那里的生活条件更好一些。

  后勤分队竟然成了替他们守家的家丁了------这也不怪人家大户,他想把几间大房都卖给后勤分队,但是分队长拒绝了,他手里没有这笔资金不说,也没有这个权力。

  他手里的钱财都是先前按照计划要求拔给他的!

  后勤分队的军纪军风得到了当地人的赞赏,他们在本地也生活的开心,军民同乐嘛。

  后勤工作的特点是忙一阵子轻松一阵子,如果他们今天早晨能接到送来的五车货物,完成入库后,就算完成整天的工作了。

  不过,早上刚刚起来,后勤分队里的通讯兵报告分队长,他们的有线电报似乎出了点问题,好像线路都断了。

  分队长顿时大为头痛,有线电报用起来是方便,但是线路维护太费事了。

  那线路除了时常会被大风刮断,被倒下的树木砸断外,竟然还会出现有人盗割线路,贪图里面铜线的事情!

  大宋政府够狠,颁布了破坏有线电报线路者死刑的法规------反观流求岛则只是判三年劳役。

  通往后方和前方的线路同时坏了的情况没有出现过,那个分队长只好让两个人扛着铜线去排查前方的,自己带着一个人去查通往后方。

  他刚要出门时,足有十五米高的观察哨岗上的哨兵向他喊道:“队长!五百米外有几辆民用四轮/大马车驶来!后面还跟着不少的乡勇!”

  分队长知道那是来送货的马车,眼下军车不够用了,他们在山东地区的总部经常雇佣民间的马车帮忙------至于那些乡勇嘛,可能又是先前那样,总有一些从大宋跑来的人,号称自己是义士,要参战打鞑靼强盗。

  他向哨兵挥挥手表示知道了,然后让两个小队长组织接货------他和一个队员同样扛着一圈铜线出门了。

  早晨嘛,能出去走走也挺好的。
  浏览阅读地址:/yunansongtonghang/860686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