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与南宋同行 > 第三百五十六章 爹爹啊,你白死了!

第三百五十六章 爹爹啊,你白死了!

  这支后勤分队不能不出兵了,流求钱行若是被鞑靼强盗在他们的眼皮子底攻下来,那个损失就太大了------他们会成为其它队友们的笑料!

  一个小队长说:“靠着平民的支援,我们能守住军营,但是------我们不会看着平民因我们而死!”

  另一个小队长说:“若是流求钱行在我们眼下被他们抢了-------就算死了我也不愿!”

  他们的队员们喊道:“下命令吧队长,我们做好了出击的准备!”

  他们开始准备了起来,这支分队一共伤亡了近三十人,剩下的,他们带足了弹药,上了刺刀,突然间就冲了出去!

  这一次他们没有排队列,而是采用五人一组的散兵打法,虽然他们不是主战兵,但是必要的军训也都轮训过!

  五人一组的散兵打法可以最好的互相配合和保护!

  鞑靼强盗顶着楼上的枪击攻击流求钱行时,费了不少性命才接近了大门,他们在大门水泥雨搭的帮助下避开了楼顶上的攻击,但是他们对那个大铁门根本无力可施,只能无可奈何的拳打脚踢,或是用枪托砸!

  大铁门“哐哐”作响,但是根本打不开------有人高叫:“快快拿来炸药/包!”

  楼顶上的人听了,脸色有些白,流求钱行的职员说:“莫怕,二楼还有一层铁门!”

  他们不停地开枪阻断前来增援的人。

  那个东家在小楼上则不太吸引敌人的注意,因为他不管是射击还是射弓都度极慢,而且还很注意保护自己。

  他的伙记数过,他的东家至少打死打伤了十个鞑靼强盗了!

  两个伙记填装弹子的度越来越快,而且越来越有信心!

  这时,一个伙记喊道:“快看哪,他们出战了!!”

  那个东家也看到了,他皱着眉头想,他们何必放弃高墙来与鞑靼强盗肉搏呢?!

  他看到流求卫队疯似地冲杀着鞑靼强盗,他们五人一组有节奏的开着枪,互相用刺刀和手榴/弹掩护着装弹,然后再冲杀------他们付出了一些牺牲后,仍很快就把鞑靼强盗的包围圈冲散了!

  但是,他们没有就此跑掉,反而又冲杀到其它地方,这是不要命了!

  当然,房顶上的民众们也为他们提供了一些掩护!

  鞑靼强盗开始败退了,而且一跑就跑散开了------无论张弘范的副手如何吼叫,他的人都不听命令了!

  直到他被一颗流弹击中,他还在大骂,尔等竟然也算是精兵!!

  两个小队长中,一个被弩箭射在了胳膊上,另一个被子弹擦破了耳朵,但是他们生生用刺刀挑死了不下五个人------这带动了队员们的气势。

  当他们瞪着血红的眼睛,端着闪闪亮的刺刀,嗷嗷直叫地冲向了敌人时,没有人不害怕!

  子弹是他们的优势,刺刀则是他们的精神!!

  五人小组的散兵作战取得了重大的成功,就算敌人溃散了,他们也决没有放过他们,直到他们完全投降才行!

  “跪下不杀!”

  这口号声在镇子里此起彼伏。

  后来,张岛主和王德主家知道了这场小规模的城镇战斗后,马上认真研了一些更适合城市作战的武器。

  从此,五人小组式散兵作战成了后来城市战争的主要方法。

  田家镇的民众们欢声笑语,他们打跑了人数众多,看起来不可战胜的鞑靼强盗!

  原先那个长者很不幸,他在胸口上中了一箭。

  他的一个儿子抱着他哭,另一个则跪在他面前哭。

  那个长者低声说:“大郎,你快去流求钱行问一下,若是没有了存单,我家的钱---钱钞还作数不?”

  “爹爹啊!”

  跪在地上的大郎痛苦地叫了一声!

  “快去------这几年的钱钞都存那里了-------”

  那个老者无力地摆手催促------那大儿子瞪着通红的眼睛,无奈地去流求钱行询问了。

  流求钱行的两个男职员正在准备武器,他们不顾女职员的劝阻,想要随流求卫队一起去四处搜索逃跑的强盗,万万不可放过一个!

  这时,那大儿子询问了他们。

  流求钱行的职员说:“只要能出示当时开办的公民证件,或同等证件,能写出存取款的密码,就算不是本人来存取,就算丢了存单,那里的钱钞仍然作数------当然,只能在开办的钱行处办理!”

  那大儿子说:“若是丢了公民证呢?”

  那个男职员说:“你可以补办一份啊!”

  那个大儿子低头想了想,忽然仰头大喊:“爹啊,你白白丢了性命啊!!!”

  这喊叫声吓了所有人一大跳!

  ----------------------------------------------------------------------------------------------------------

  先前,那个东家派出的伙记拼命在山间小路上跑,从这里到前方要比大路短上一大截子,但是当他浑身都被汗打透了,才到了地方时,仍然去晚了。

  在约定好的时间上,统帅伯颜动了攻击!

  统帅伯颜果然是具有帅才的人,大头目忽必烈没有看错他。

  他精心研究了流求海盗的打法和他们的武器后,做好了相应的准备。

  他先就驱赶平民上前,以此来浪费对方的炮子和火药,还可以防止对方的地雷!

  他同时又准备了重装骑兵,他们从人到马轻一色戴的是铁丝编织的带皮子衬子的战甲,奔跑起来冲击力惊人。

  这些重装骑兵可攻可守,利用他们与火箭营与火炮营协同作战!

  随后则是火绳枪营跟进!

  他放弃了粗大笨重的石炮,同时命令绝不先攻击城堡------就算流求海盗再有本事,他们也无法把所有的地方都修成城堡。

  他的目标非常明确,就是那些架铁丝网的地方,只要冲破一处,他就放出轻骑兵,这是他的主力部队,让他们在山东地区的平原上奔跑屠杀吧!

  等到杀光了他们在平地的兵力,那时,他们再回过头来,一点点收拾那些坚固的城堡------聪明的人都是从别人失败的事情上吸取经验!

  这一天清晨,十多里长的军营里响起了沉重的号角声:

  呜-------

  鞑靼士兵们欢快地忙碌起来,各色旌旗开始摆动起来了。

  这时,一直埋伏在山坡西北处的五人狙击小组则现了自己的目标!

  有三个穿着像是高级军官的鞑靼人骑着跑向了他们的方向,在大约二百米处停了下,竟然开始欢快地撒起尿来!

  拿着黄色单筒望远镜的人说:“目标出现,距离两百米,风力西南方向,三级,枪口修正两分!”

  四杆长枪同时瞄准了目标。

  四名狙击手分别小声报着自己的目标。

  “目标左一!”

  “目标中一!”

  “目标右一!

  “准备补枪!”

  “啪!”“啪!”“啪!”

  拿着黄色单筒望远镜的人遗憾地看见只倒了下两个家伙,而且都不是标准要求的头部,全在胸口左右。

  “啪!”

  第四枪漂亮,正中那个家伙的头部!

  拿着黄色单筒望远镜的人高兴地叫了一声,说:“撤!”

  然后五个人悄悄后退着离开了,他们都有些舍不得那三匹好马啊,但是他们的任务可不能带马!
  浏览阅读地址:/yunansongtonghang/862086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