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与南宋同行 > 第三百六十一章 上帝的雷火

第三百六十一章 上帝的雷火

  鲍威大队长命令,不管是原有的火箭还是新式的火箭,不管是爆炸弹还是燃烧弹,统统打出去,没有得到命令,不得停止!

  就连鲍威大队长也没有见过如此壮观的景象,热汽球上的两个信号员都呆住了,他们差点都忘了出校正弹着点的信息!

  这是人类历史上第一次如此密集地爆炸!

  几百枚火箭扎入了排列整齐的方队里,大大小小的爆炸声此起彼伏,不同大小不同颜色的火球在大地上盛开着死亡之花!

  鲍威大队长冷静地利用这次难得的机会来比较不同火箭的打击效果,他举起的单筒望远镜异常平稳。

  他看到,爆炸效果最差的是黑/火药式火箭,不及新式土味酸火箭十分之一!

  效果最好的还是凝固/汽油燃/烧弹式啊------赤白色的火球腾空而起,并且向着四周抛射着大小不一的火团------

  整个场面惨不忍睹!

  事实上这还是在火箭弹着点很分散的情况下造成的战果------过一千米,这些火箭的弹着误差就要过二十米,过十公里,那几乎就是概念性打击,只管方向和距离了。

  幸好他们用数量来弥补一切!

  整个战场上混乱成一团了,炸死炸伤的还好说,那些身上沾着凝固/汽油的步兵和骑兵的乱跑就太吓人了------

  正在冲击的骑兵不能不受到惊吓,他们更加加了冲击,这反而会让他们有一种逃过一难的感觉!

  但是也不是不慌乱,有的人直接就抛射了手中的弓箭,也不管是不是太早了!

  统帅伯颜的猜测是正确的,海盗们果然来不及填装第二轮炮弹,但是他只猜中了开头------那些轻骑兵逃命一般地冲击到铁丝网五十米处的时候,他们先连续遭受了三轮木柄手/榴弹的打击,每一轮都足有三千五百枚木柄手/榴弹,然后流求卫队的队员们趴在麻袋胸墙后开始了轮射------大宋志愿军和日本、高丽及黑白人种冲锋队里的弓箭手也开始抛射了。

  轻骑兵就像全球变暖时一层层掉落到大海里的冰川一样,一排排轻骑兵整齐地从战马上落下------但是这并没有阻挡后来者的跟上!

  敌人的勇敢也许会让自己的人更勇敢,就算有不少骑兵冲进了铁丝网又能如何?

  他们在落单的情况下,就算垂死挣扎一般射出最后一箭,但是结果也会被队员们轻松地射死!

  等到第二轮火炮响起来,等到第二轮火箭升空------战争进入了尾声。

  前线指挥官观察了一下局面,马上命令大宋志愿军和日本、高丽及黑白人种冲锋队集体出击!

  这也许是他们抢军功的最好时机了-------

  鲍威大队长看到统帅伯颜的位置早就不见了帅旗,他马上命令自己的枪骑兵出击,还规定只追二十里!

  之所以叫枪骑兵,因为他们人人都配了长短火铳,同时保留他们原先的冷兵器!

  至于规定只能追二十里,那是因为他们的战马不同与鞑靼战马,有冲力没有它们有耐力。

  流求卫队可不像鞑靼强盗集团那样有骑兵的本钱,他们几乎每个骑兵都有多余的战马。

  战场上还有几个白种人工匠也观战了,他们都是来自意大利地区的画匠和石匠。

  当初,郭子仁关长让来自意大利地区安科纳城的商人雅各多多购买白种美女时,也顺便告诉了他张岛主希望能从招聘到一批水平高一些的画匠和石匠,最好是有一些名气的。

  当时商人雅各都一一答应了,能借机认识郭子仁关长那已经是荣耀了,要是再能拉上张岛主的关系,那就是神迹!

  关于艺术中绘画和雕像写实的能力,张岛主认为大宋还远不及同一时期意大利地区的水平------当然,这只是他个人的看法和行为。

  郭子仁关长只关心那批美女,张岛主则关心那些擅长罗马艺术的工匠们,等他们来到后,马上送他们去了山东地区,让他们在战场上找灵感------张岛主想让历史不仅留下文字记录,还要油画和实体记录!

  张岛主夫妻两个和他的朋友在绘画和雕塑的天分上基本是没有,仅仅能懂一些透视的常识,说不好还能教一教这个时代画匠的理论认识呢------尽管他们对艺术展史一窍不通!

  他只有等着自己真正有闲暇时间后,再把照像设备和技术拿出来。

  张岛主找来的画匠中有一个叫契马布耶,听说是来自佛罗伦萨,此人还带来了一个弟子,叫乔托。

  他们纯粹是被雅各商人的高价和花言巧语给征服了,契马布耶实在不相信会有一个地方,那里的农民都穿丝绸用瓷器,还随便用香料做饭!

  关于这场战斗,契马布耶在他的日记里写道:

  “伟大英明的张岛主引下了上帝的雷火,借助他勇敢而忠诚的鲍将军,将上帝的雷火降到了鞑靼人的头上!”

  “------我实在无法用语言描绘那些鞑靼人的惨状,他们有的被炸的全身粉碎,有的被烧成千奇百怪的姿势,在这里,死人是要用堆来计算的------战场上飘荡着奇怪的肉香,事后,许多士兵好久都吃不下肉,只能吃一种装在罐子里水果------那个我和乔托也吃过,很美味!”

  “说实话,当那些鞑靼重装骑兵和轻装骑兵勇敢地冲锋时,我全身软,乔托都吓哭了,至今半夜还做恶梦------我终于明白了他们有多可怕,上帝保佑我的家乡没有经过他们的蹂躏------但是,他们在勇敢而忠诚的鲍将军的士兵的打击下,他们的生命就像初冬的落叶,磨盘里的大麦一样飘零和粉碎了------”

  “那些鞑靼人在四处逃跑时,我亲眼看到,那上帝的雷火追在他们的头上不断降下,我敢在上帝的面前誓,那声音比真正的雷声还大,那火光比真正的闪电还亮-------乔托说他一生也忘不了这次战斗,我想我也是。”

  “我在山东地区的生活像个国王一样的舒服,但是,有一位军官说过,这里比八道河城来说,就是农村------小乔托很向往那里的生活,他现在正努力和通译学习大宋话,我已经快四十岁了,来不及学习了。”
  浏览阅读地址:/yunansongtonghang/863889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