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与南宋同行 > 第三百六十六章 厉害了,我的唐

第三百六十六章 厉害了,我的唐

  张弘范带的这队人大多没有坐过海船。

  虽然他们这一路上没有遇到过暴风大浪,而且越大的海船越稳当,但是还有不少人吐的稀里花拉。

  张弘范还好点,只是感觉船上非常潮湿,他的肩膀很不舒服。

  他们两队劳动大队一起上一条海船也不算太挤,每个人在船舱里都能有躺下的地方。

  这一条五桅海船足足有四层船舱啊,所以,它不仅适用与运货,也适用与运人。

  张弘范还不知道这种海船还可以从万里之外运送大牲畜。

  他们这一队被安排在第三层和第四层,张弘范则在第三层船舱里呆着。

  他长时间靠在船舱壁上,看着那挂在头顶一人多高位置的煤油汽灯呆。

  那煤油汽灯是固定在棚顶的,它随着海船的晃动而晃动,灯光飘乎不定,就像他的心情一样------他不怕死,也不怕受苦,但是最怕不明不白的说不清楚。

  此时,空气里弥漫着呕吐物的酸臭味,每当他承受不了,也想吐时,他就扭头去闻船舱壁的松香味,这里一定是用红松木材打造的。

  每隔半个时辰,就进来三个蓝衣军人,他们巡视一番后就离开。

  有时也命令张弘范带人把呕吐物清除掉,这个让他喜欢------这样他就可以出船舱能看看天空大海了。

  海风一点也不腥臭,香甜极了。

  流求海军果然没有流求6军“仁慈”,他们早饭是给一个咸土豆,中午是两个,晚上是三个。

  他们早知道流求卫队从来都是吃三顿饭,每到吃饭时间,就能看见水手们抬着一筐一筐的咸土豆分。

  他们的后面还跟着两个抬着大铁皮水桶的人,用大铁勺子挨个喂他们水喝,这个可以喝饱了算。

  张弘范想起自己家里喂猪的场景了------他不想怒,还要忍住,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两天三夜就这样忍受过去后,在一个下午,他们到了流求岛了。

  他听说这里是什么四道河地区,但是与青岛港比,这里真荒凉啊,除了几十排长长的木头房子,连个正规的港口都没有!

  他们是坐小船一点点驳运到岸上的,他注意到,岸上也是由蓝衣军人驻守-----没有看到一个6军。

  这里的温度明显要比青岛港热,张弘范和其他人一样,都是蓬头垢面地站在那里再听那个黑眼镜军官训话------此獠甚是喜欢训话!

  不过现在,此獠倒是满脸笑意了。

  只听他说:“我是海军6战队的杜分队长,吃了这么多顿咸土豆,就是告诉尔等,以后,再也不用吃了,哈哈!

  在流求岛上做活嘛,全是要吃鲜鱼,鲜肉,白米饭,还有零用钱领------在大宋嘛,就算种水田的农民能有几个顿顿是白米饭的!?

  我杜分队长从来不慢待一个听从命令肯于劳作的人,当然,偷奸耍滑者,我有皮鞭侍候!

  现在,你们全体去四道河脱光了衣服,把自己洗干净,那衣服就先丢在沙滩上,以后再洗------从内到外,咱们再新衣服!

  别怕啊,咱这里没有女人,不过以后会来很多,说不好就找到了你想要的小娘子!”

  张弘范听到他的身后还有几个不知道羞耻家伙竟然笑了!!

  真不知道羞耻啊,但是他又能说什么?

  两万多个男人在一排手端带刺刀的火铳的看管下,统统脱了衣服,下到四道河里清洗自己。

  两万多个光屁股男人洗澡的场面实在难以描叙,至少杜分队长不想观看------好在这里的河水很清很缓,也不深,而且还有长长的洁白的沙滩。

  这个地区将要建成一个新城,将要以纺织印染、食品加工和轻工业机械加工生产为主------在张岛主的计划中,这里将在未来十年内展成一个拥有五十万人口的中小城市!

  洗澡是令人舒服的,尽管是在刺刀的看管下,这一大群二万多人的裸体男人,将在四道河地区用河水和他们的汗水洗去他们的罪恶,或是吐出他们心里的狼奶!

  在一间木房子里,杜分队长亲眼见到电报员把自己的任务向八道河区汇报完后,他乐呵呵的对自己的副官说:

  “好啊,本次大规模运输劳力,竟然没有死一个人,可算是完成任务了------只等着巡警部门来交接吧,咱们再安抚他们几天就万事大吉!”

  他的副官当然也高兴,这一次大家都算是立了功,郭大队长那里很快会给他们报功的。

  这些虽然比不上战场上的战功重要,但是也不能让6军把什么功劳都抢走了。

  第三天,给他们运输补给的船队同时送来了《流求时报》,那时报上告诉了所有人一个消息:

  大宋官家赵禥驾崩了!

  大宋南下之后,第六位官家于1278年4月12日驾崩于临安,年39岁,谥号端文明武景孝皇帝,庙号度宗。

  度的意思是,心能制义,这是赞赏大宋官家赵禥制事得宜。

  张弘范听了后大喜啊,大喜啊,他脸上的阴霾一扫而光!

  与他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杜分队长心里暗暗叫苦,再也笑不出来了。

  按大宋规矩,国丧之时,九九八十一天内,民间不得有各种喜庆节目,勾栏瓦舍内不得有各种表演,女子不得涂脂抹粉,男子不得配戴各色鲜花。

  家家户户悬挂缟素。

  七个月内必须修好皇陵。

  这里插一句,历朝皇陵中,宋陵可能是最“简陋”的,而且只有大宋才是在皇帝死后才开始修建。

  可以负责任的说,历史上随便哪个帝王的陵丘都比宋陵大,工期长。

  历史上,每个皇帝上台干的第一件事就是为自己建造级豪华的陵墓,就是为了自己死后来到阴间也能享受荣华富贵,所以修皇陵从来都是一个国家工程,面子工程,每一座皇陵都耗费了巨大的人力物力!

  被大宋经济条件上甩了几条大街的大唐,唐太宗时期所修的昭陵,是他与文德皇后长孙氏的合葬陵墓,从唐贞观十年文德皇后长孙氏葬,到开元二十九年,昭陵建设持续了1o7年之久,周长6o千米,占地面积2oo平方千米,共有18o余座陪葬墓------还活殉葬了二百多人。

  嗯,这是历代皇帝最大的皇陵,而大宋历代皇帝在给自己修建陵墓时,主张一切从简,堆起个封土堆就算是皇陵,墓中的随葬品更是少的可怜,再加上历朝战乱的破坏,以至于到了那面世界的时候,大宋的皇陵里面几乎再也找不到任何有价值的文物,自然不会招来小偷和专家们的惦记。

  而且,其它朝代的皇陵都被圈了起来卖门票,只有大宋的皇陵清清净净地独留在野外。

  这真不知道是好事还是坏事。

  需要相信的是,修建昭陵的民工,需要加税出钱的唐朝民众,也许真不会因为昭陵是天下第一而自豪,说,厉害了,我的唐------他们一定不是脑残人士。

  话说回来。

  张弘范高兴的是:大宋还有潜规则,国丧期间,一年内不得动刀枪等凶物,被迫生战争除外。

  这也许是海军6战队杜分队长的痛苦所在。

  海军里人人都知道,只要大宋参战,流求海军就全体出动!
  浏览阅读地址:/yunansongtonghang/865436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