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与南宋同行 > 第三百六十七章 仍要学会认命!

第三百六十七章 仍要学会认命!

  当大宋官家赵禥驾崩的消息传到让张岛主耳朵里时,他正在欣赏一幅油画。

  那是来自意大利地区佛罗伦萨的画匠契马布埃连夜在十天之内画出的油画,他配好画框后就送给了张岛主。

  事实上张岛主要求画匠们三个月画出一幅油画,石匠六个月交付一座雕像就可以了,算是完成工作量。

  这好歹都是艺术工作,不能催的。

  张岛主晚上睡不着觉时,也通过笔记本电脑看了看绘画艺术上的一些事,算是学学人文艺术知识。

  契马布埃声称感谢张岛主为他提供了观摩一场难以忘怀的战斗的机会,让他对上帝和世界有了新的认知和理解,至于为他提供了宝贵的丝绸画布,实用的铅笔,以及丰富多彩的油画染料这些,也都一一提到。

  张岛主听到担任翻译工作的雅各的手下人如此转述,他心里想,看他这样知道感恩,我还可以给他讲讲其它绘画的技巧------我虽然不会实践,但是理论上我可知道的比你多!

  这幅油画宽一米三,高一米左右-------整个油画画面分三部分,最左处是一群鞑靼强盗,他们有骑在马上的,站在地上的,还有趴在地上努力向上伸出一支手臂,他们的表情全是恐慌害怕和绝望哀嚎,而且他们脸上极具鞑靼人的生物特点,高而宽大的颧骨,细长的眼睛。

  对于这一群人,他偏重用冷色调来表现,连那群人的背景,那爆炸的火光和硝烟都偏于暗红和黑色。

  画面的中上部,则是表现在云丛中,有一个赤裸上身的强壮的中年男人,他在半空中对着鞑靼强盗狠狠举起了短矛,那矛尖还是闪电一样发出光茫!

  张岛主微笑地发现,那中年男人正是自己,神貌相似,神圣而愤怒的表情,淡黄色的皮肤------上身和胳膊上的那些肌肉块嘛,好像有些夸张,但是自己要是专门练习一下健美也许能有!

  他的下身隐在了淡黄色的云朵里------嗯,要是让他光着身子,他一定会让他重画!

  画面的右部,是一群正在进攻的流求卫队,其中还有一个高级军官骑在马上,他的战马扬起了马蹄,而他正扭头呼喊,似乎号召战士们紧紧跟随他!

  那人正是鲍威大队长。

  进攻的人群中有骑兵还有步兵,以黄色人种为主,间或还有一两个白人和黑人,他们正举着闪亮的长刀。

  画面的最右角,还有一个热汽球,下面还有吊篮。

  整个画面人数众多,不繁乱,色彩对比强烈,给人以深刻的印象,特别是那写实的画面,让人心有感触。

  契马布埃来的时候,带了自己的几幅画,那都是画了一些拜占庭式的庄严呆板的圣人形象。

  当时,张岛主一看就有意见了,说:“表情,表情才是一幅油画的生命!你去看看《蒙娜丽莎》吧,为什么人家能出名!”

  当然,后来他才知道,那是关公战秦琼的错误------但是,他说的有道理是吧?!

  这幅画的名字叫天神之怒-----哈哈,名字不错。

  张岛主给它换了雕花的画框,又压上了玻璃,挂在自己家里的客厅墙上。

  这可不是那个世界用几百块钱买回来的工厂流水画,它注定将要成为世界级的名画呢。

  但是,他的高兴和虚荣没有保持多久------他原以为,只是科技发展下去,只要给他时间和人口,他能掌控这个世界的一切!

  但是看来不能!

  赵禥驾崩让他所有的计划和安排都放空了,他已经气炸了肺!

  他自认为从经济上,军事上,农业上不停地再向大宋输血,几乎是主动地献上各种技术------都要变成一个宋粉了!

  他其实可以不用先招惹鞑靼强盗集团,就让他们先和大宋死嗑呗,等到差不多了,再来一个天降张岛主,制止对方的大屠杀!

  但是,他心疼大宋的市场会被破坏,影响自己流求岛的发展,再有,他要是做了一个榜样,证明那鞑靼强盗并不可怕,也许大宋就鼓起来勇气,狠狠给鞑靼强盗也来这么一下!

  甚至为了证明攻占了北方土地大有用处,绝不亏本,他有意在暗中促进吕氏军事集团发展棉纺,要设备卖给设备,要技术提供技术。

  还派出特种部队联合吕家帮助贾老狗转移国内政治矛盾,本以为说不好就引发了大宋和鞑靼强盗集团的争斗,进而引起战争------但是事以愿违呢。

  前几次大战没有鼓起大宋的勇气,那么这一次战斗,他已经打死了鞑靼强盗集团的半条命!

  所谓伊尔汗国的联军不辞而别,鞑靼强盗集团的贵族已经分裂,有人开始质疑大头目忽必烈的能力了。

  强盗集团是利益的结合体,不是信念或其它,所以,他们才是最松散最不可靠的联盟,所谓四大汗国的现象,也许就是明证之一!

  多好的时机啊,大宋挟持着欺负了交趾国和大理国等小国的余威,正在全国民间官场上涌动着一定要收复北地的思潮,甚至还有人提出收复幽云十三州的豪言壮语的时候,大宋官家赵禥驾崩了!

  早不死,晚不死,偏在这个时候死,可见-------

  安静主家劝他说:“国安,我们来这里间接让赵禥和贾似道多活了好几年,我们没有办法控制人家的生死啊,你别生气了------”

  张岛主把酒杯子重重一放说:

  “没有办法控制别人的生死?我敢说我们至少救了数以千万计的人命------你看看那个小子死的时间点多好,就像有人专门黑这个民族一样!

  我们明明给他们提供了硝酸甘/油含片,可是他还死在心梗上,还说什么无疾而终!”

  “哎呀,碰巧了呗,哪有什么天意-------人家皇帝能随便吃海外献上的药物?”

  “嗯,他可抽我们出产的香烟,也喝我们出产的葡萄酒!真是人算不如天算啊------让人太太太泄气了!”

  王德发主家也劝他,说:“我们要是打到大都,也能打到,但是没有用啊,我们没有那个实力,也没有那个精力接管二三千万人的管理------而且那些被打散的骑兵们还会在我们的周围窜来窜去,我们倒成了被动方。

  所以,天意如此了,你就认命吧!其实就算我们到了这边也要学会认命------”

  “那你说,继续坚守?”

  “坚守吧,也该让孩子们休息一下了------”
  浏览阅读地址:/yunansongtonghang/865589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