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与南宋同行 > 第三百六十八章 高丽使者的哭诉

第三百六十八章 高丽使者的哭诉

  张岛主让侯东方大使送给大宋政府治丧团吊唁函,并送上吊唁礼品。

  大宋的国丧礼节,远比其它王朝简单,但是在张岛主看来也够繁琐了。

  驾崩当日,由贾平章牵头组成了治丧团,成立了山陵五使,他亲自当山陵使,先确定谥号,庙号和陵号,再与其它四使撰写哀文之类的文字工作,然后五使一起召集群臣在殿庭内宣读了大行皇帝的遗诏。

  在遗诏中宋度宗指定了他的年仅八岁的二儿子赵?(音为显)即位,还说了一些鼓励新皇的正能量劝告,同时还提出若是自己大渐过早,新皇年纪小,便由太皇太后谢氏来辅政。

  这其实是一种平衡手段。

  赵度宗一共有三个未成年的儿子:杨淑妃所生的赵昰11岁,全皇后所生的赵?8岁,俞修容所生赵昺7岁。

  赵?是正牌皇后所生,当然要选他为继承者。

  但是全式家族势力太大,宋度宗显然是担心今后对新皇不利,便指定他所敬仰的太皇太后谢道清来辅政。

  宋度宗看来早有准备,他早早就给二儿子封了嘉国公、左卫上将军等名号。

  宣读完遗诏后,众臣在贾平章的带领下痛哭哀悼------别人不知道,贾平章可以真心哭了,也许在潜意识中,他早把那个一切听从他安排,还生怕他离开朝廷的官家当成了自己的亲人!

  众人哭过之后,接着马上就在殿庭内的东阶之处开始举办新皇即位的仪式,群臣马上向新皇表达效忠之情,最后贾平章带着群臣退出。

  然后,在贾平章的主持下,向全国各大机关办事处发布讣告,同时还要告哀外国。

  大宋不同与其它王朝,它不需要各地的领导人员前去奔丧,怕影响地方政府的运行,所以只要他们在当地做一些必要的哀悼仪式就行。

  至于告外国,也不是派出专门使者,而是直接命令就近的权力机关向外国通报一下就行了。

  若是有外国派出使者前来吊唁,也就是外夷入吊,便会有专人接待,可以在神御座前祭奠,完毕之后,会在枢密副使的安排下,发放一定的回礼。

  由于大宋的国丧有逢七入临的传统,也就是群臣每七日要入宫一次,行哭临礼,七七四十九日之后便结束了。

  也就是说,所有的大臣便可以去除了丧服。

  这期间还有小俭、大俭、成服、小奠、大奠------好吧,一套流程啦!

  然后由按行使找懂阴阳五行的专家去各地实地按行考察,寻找合适的安葬地点-----最合他们找到了会稽地区的一块地方,定名为永绍陵。

  当然,大小祭奠和修建皇陵还有一些流程,这里就不提了,流求岛的张岛主就眼看着大宋政府在那里一步步按照传统行事,一点办法也没有。

  好在大宋施行的是服丧期双轨制,就是说皇帝服丧期确实是三年或二十七个月,但是服丧一段时间后,该办的朝政大事还得办,要不然岂不会天下大乱?

  这就不利于赵家人掌管天下了。

  比如宋英宗驾崩后,宋神宗在服丧期一个月后就被不得不在群臣的上表下,开始处理朝政了。

  这期间除了流求岛外,一些其它的小国得知消息后,也派出使者来“外夷入悼”了。

  当然,他们基本上都是搭乘流求岛或是大宋的海船入朝------在张岛主看来,他们就是来占大宋便宜的。

  大宋的回礼极为丰富,比如占城、蒲甘、麻逸、渤泥、三佛齐、琉球、高丽、日本等大小国,还有一些说不明道不白的更小的部落,他们用几样土特产就能换回大量的瓷器和丝绸、金银!

  这不关张岛主的事情,人家大宋就好这一口!

  当然,他知道,正是因为自己把这个时代的海运提高了不知道多少倍的方便程度,所以引发了这样的事情,让那些人很容易就跑来跑去。

  但是,让张岛主想不到的是,高丽使者竟然能先跑来流求岛求见他这个岛主,

  而且还在他家门外哭!

  这可把张岛主弄蒙了,本来不想见他,但是你跑人家门口哭算什么?你这是咒人哪?!还是找错地方了?!!

  张岛主直接让人把他叫了进来,只让一个人进。

  那个使者也不客气,让让座就直接坐到了大沙发上,与张岛主正面相向。

  那个使者说出了第一个事情,请求张岛主归还济州岛。

  张岛主直接拒绝,说:“你们高丽人是鞑靼强盗的同盟,我们没有到你们的大城市去惩罚你们就不错了,还要讨回济州岛?!”

  他肯定要直接拒绝了,那里是他的大牲畜培育基地,就算占有了山东地区还可以建成几个大型培育基地也不行!

  那个使者又开始哭,说是他们国王日思夜想丢失的国土啊,吃不下喝不下------

  哭也不行!

  张岛主语气坚定地说:“我流求没有一寸的土地是可以白白送人的------除非你用鲜血来换!”

  那个使者偷眼见张岛主格外坚定,就止了哭声,又提出一点来。

  张岛主简直要笑死了,说:“你们高丽国沿海被抢走了很多女子,关我流求岛什么事情?!

  这真是岂有此理!

  我绝不会去做抢劫人口的人贩子!

  会不会是日本人做的,然后嫁祸我流求卫队!?”

  本来嘛,他对自己的军队极有信心,绝不允许土匪化或海盗化!

  那个使者这次倒没有哭,反而说,确实有日本坏人也参与其中了------但是大部分还是山东地区的人干的,确实不是流求卫队所为,但是,但是那些被抢劫的女子基本都在山东地区,还有一些来到了流求岛------

  张岛主顿时明白了,自己不是人贩子,但却是人贩子的最大的买家------没有买家何来卖家?!

  张岛主语气低了很多,说:“人口买卖,这是个世界性难题,也是个历史性难题,这需要双方一起努力来解决------如果来到我流求岛和山东地区,她们的日子远比过去好过,而且她们很多人还把家人接来同住,自愿成为我流求岛的公民,那我就无法干涉了------是不是有些自愿出国的,你们也当成被抢了?!”
  浏览阅读地址:/yunansongtonghang/866291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