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与南宋同行 > 第三百七十九章 股票经纪人

第三百七十九章 股票经纪人

  大宋政府规定七个月内要在会稽修好宋度宗的永绍陵,张岛主规定要七个月内在四道河地区建设出居住五万人左右的城区。

  张岛主忙完眼下的工作后,突然想起要见一见那个理工生郭守敬,当他找他的时候,现那个家伙已经被送到四道河地区去劳动了。

  他想了一想,觉得让那个家伙先去好好劳动一下也可以,说不好就能改变了什么。

  张岛主现在已经养成了一个四处走走的习惯,极乐草事件的生,他认为是自己严重脱离了社会生才造成的现象。

  安静主家的肚子越来越大,她劝他说,从来没有完全到位的社会管理制度,老王都说过,很多时候我们永远在路上------

  但是张岛主享受边走边吸烟边观察的习惯了,至少没有路人嫌弃他的烟味。

  他乐于看到他的巡警们牵着中华田园犬四处巡视,极乐草特有的麻香味道很难掩盖的------当然,也让很多麻油商铺深受其害,总是被反复检查。

  他笑呵呵地看着这些,没有大麻就没有事呗,越是这样严格越会让流求岛上的人重视,这是显示决心的一种方式!

  张岛主现在只有五六个自信了。

  事实上,他有五六个自信也算是多了,在他不知道的郊外,有一间大房子,里面有一个家伙正在给十几个人讲话呢。

  此时正是下午五点多钟,那十几个人正如痴如醉地听着那个家伙的演讲。

  “------诸位不要忘了,当年新东方公司不过也是个不起眼的小公司,后来他们也不过是经营一些丝绸瓷器------但是他们为何会财?

  因为他们胆子够大!

  他们敢把货卖到鞑靼人那里,他们敢提着脑袋去挣钱钞!

  他们敢于冒险,所以他们才会有了好运,才会有了现煤油的机会!

  那些股东们人人都是千贯万贯的富翁!

  那么尔等呢?来流求岛之前,你们每个人拼死拼活最多不过挣上二三贯钱钞------来到这里,每个人做牛做马最多不过挣上七八贯钱钞!

  尔等加在一起的收入,不够人家在天上人间一夜的花销!

  为何如此不公平?”

  说到这里,那个家伙做了一个侧耳倾听的动作,他在等着十几个人的回答。

  “命不好!”

  “天注定!”

  “------那公司是张岛主帮助建起来的!”

  那个家伙听到后愤怒了,说:“一派胡言!------因为他们敢冒险!敢冒险!!”

  他愤怒的声音此时在房间里回荡着------所以人都在呆呆地看着他。

  那个家伙笑了笑,又说:“还好,你们还敢于冒那么一点点的险,还有那么一点点的聪明,要不然你们不会来我的金麒麟公司。

  你们做对了,你们开始有了好运,好运从来都是属于冒险者!”

  他举起了一个手拎式黑皮包,说:“告诉我,这里面是何物?”

  有人小声说:“------是镇海、平海、祥瑞、吉利的股票-----”

  那个家伙伤心地摇摇头说:“错了------他们是五成的佣金,是满包的钱钞!”

  他猛然打开包,将里面的股票抛向了顶棚!

  于是,那些红的,绿的,蓝的,黄的股票飘飘洒洒地落了下来。

  那个家伙大声说:“当你步行的时候------人家坐着人力三轮车从你身旁路过,你羡慕;当人家是乘坐豪华四轮大马车时,你不敢看人家------你们就没有想到过,你会有取而代之的那一天?

  靠火铳?靠钢刀?靠杀?靠偷抢?

  那是犯了流求岛的法规,要死刑的,要服苦役的------你们要靠它!”

  说着,他又举起了黑皮包,用另一只手,握着拳头,捶打着自己的胸膛,有节奏地喊道:“钱钞!钱钞!钱钞!”

  慢慢地,那十几个人也跟着学了,整个房间里的气氛顿时热烈了起来,人人都亢奋了!

  “钱钞就是幸福!”

  “去敲开那些傻逼的门,把你的股票塞给他,把他在流求钱行里的钱钞装进你的皮包!”

  “你的股票比新东方的股票还有前途!”

  “不敢敲门,不敢说话,那你就脱下你值两贯的衣服,三贯的皮鞋,去穿上五十文的背心,三十文的草鞋,去当只能领饭票的穷人,去码头搬砖吧!”

  “不要卖股票给女子,她们会天天缠着你,问她们的股票为什么没有涨,为什么年底没有分红!

  她们会让你没有时间去做事!

  我们只挣我们的佣金!”

  “钱钞!钱钞!钱钞!”

  “想一想吧,这天下有多少傻逼在等着买股票来一夜暴富!”

  “还要去找那些手里握着钱钞,刚刚有了自由身,刚刚学会说人话的白鬼和黒鬼们吧,你们要把他们的钱钞全变成股票!”

  “告诉他们,他们唯一能后悔的就是,买少了,买少了!”

  “钱钞!钱钞!钱钞!”

  墙上的挂钟敲响了,此时正是晚上六点。

  “傻逼们下班了!拎起你的皮包,敲开他们的门,按照我们划分的区域去装钱吧!”

  嗷!

  那十几个人满怀着欲望和信心离开了,很快就消失在滚滚的人流中。

  那个家伙这时候才坐下,桌子上的茶壶此时已经凉了,但是他不在乎,给自己倒了一杯凉茶。

  那个家伙叫潘学忠,原先是大宋明州城的一个经纪人,专门从事蔗糖生意的中介。

  自从流求岛出产白糖了之后,他的生意不好做了,等到山东地区也出产绵白糖后,他的生意算是彻底完蛋。

  流求商全是直销,根本不在大宋市场上找经纪人。

  他不同与那些破产的纺织小商小户,那些人会很快更大的纺织厂里找到工作,照样挣到钱钞。

  他无奈了,听说流求岛好挣钱,便单身来到了流求岛。

  他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工作,只能暂时在一家茶馆里当伙记。

  后来,那茶馆老板见他能说会道,便让他当了掌柜。

  再后来,他见到总有在茶馆里买卖股票的茶客,他观察他们的交易,现这是一样很挣钱的生意,而且那些茶客个个都是大手大脚,让他羡慕。

  新东方股份公司股票的暴涨,更加激起了办股份公司的高潮,他感觉机会来了。
  浏览阅读地址:/yunansongtonghang/870766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