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与南宋同行 > 第三百八十章 我要挣到一千万贯!

第三百八十章 我要挣到一千万贯!

  潘学忠试着做了几笔生意,很快就让他现了门道。

  实力大的大公司,人家根本都上茶馆或酒馆里买卖,他们通常在几家或几十家大商大户之间周转交易。

  中小公司倒是在茶馆或酒馆里买卖,但是他们一般都是坐着等人上门,或是仅在墙上挂个牌子,贴个告示之类的。

  而且在中小公司中特别好卖的股票,一般给的佣金比较低,最高的不过两成。

  潘学忠动了脑子,他把眼光盯住那些新组建的小公司,他们往往都是本钱少,又从事冒险性大的行当。

  帮助他们出售的股票一般都是票值低,佣金高。

  那样的股票一般都是几十文一股,而且能达到五成的佣金!

  至于说购买者要承担的风险嘛,关他潘学忠什么事情?!

  而且,他还要打破坐等的局面,走出去,主动去售卖!

  他拿出所有的积蓄,租了一家大仓库,打出金麒麟公司的牌子。

  在八道河开办公司比在大宋开商铺还容易,只需要到市政大楼的商管局填写一下个人资料和公司资料,再交上一贯钱就行了。

  流求岛上还不限制什么行业,只要不违法,经营范围很广-------若是在大宋,则还要请从行业的行认可。

  当然,开办了公司后就意味着要交税了,流求岛比大宋多了一样税,那就是教育税,还好不太多。

  开办了公司也可以随时停办,那时候就再要去申请撤销个人和公司资料,再交上一贯钱,以后也就没有公司税了。

  潘学忠在《流求快报》这样的小报上打出招聘售卖人员的广而告之,他在广而告之上还写下了金麒麟公司美好的前景。

  他为自己的员工配上了体面的衣服,还给他们买了相同的皮包。

  弄完这些之后,他身上的钱钞就不多了,所以,整个仓库现在显得空荡荡的。

  不过他有信心,他的员工一定会站满了整个仓库。

  他当时在注册公司时,雄心壮志地写下了一千万贯的注册资金,这个资金总数让审核他资料的女文书多看了他一眼。

  嘿嘿,反正在这里办公司与大宋一样,都不会验资的。

  他有信心挣到一千万贯!

  他休息了一会儿,自己也拎着皮包出去推销了------创业阶段嘛,老板也要受苦的。

  流求岛的傍晚人流涌涌,没有人会在意一个人的雄心壮志,可能人群中都没有多看他一眼的人。

  但是,他潘老板迟早要让所有人高看他一眼!

  理工男郭守敬被剃去了长须,被强迫洗了澡后,很快被送到四道河地区了。

  他现那里就是一个大工地,到处都有人在劳动,但是他是一个有见识的理工男,当初为了修通河道,也组织过几万人的劳动------只不过他没有想到自己竟然有一天会被人指挥着劳动,真是人生无测,沧海桑田啊。

  理工男郭守敬他们这一队人被安排去了砖瓦厂,那里缺少搬运工。

  到了那里,他先就被又烧火又冒热气的锅驼机迷上了。

  此处的砖瓦厂有四台二十五马力的锅驼机,其中两台负责提供搅拌大泥的动力,两台负责提供压制砖坯瓦坯的动力。

  理工男郭守敬懂啊,这两样活是烧制砖瓦的活中,最累人最耽误工时的,结果流求岛的海盗们竟然让铁制机械干了!

  他本来想好好研究一下所谓锅驼机的结构,但是工作时间哪里让他闲着呢?

  他只能和别人一样,不停地往阴干棚子里搬砖瓦坯,再把阴干好的搬到窑里去,再再去搬烧制好的------还好吧,那些海盗们还给他这样的人棉线手套,要不然手肯定磨破了。

  第一天干活累死人了,还好,这里停工的时间比较早,天还没有黑下来,他们就吹哨下班了。

  晚饭真心不错,白米饭随便加,土豆和什么肉炒在一起,竟然还有紫菜蛋花汤!

  别人吃完饭后,赶紧回木房子里休息。

  理工男郭守敬却拖着沉重的身子去看那锅驼机。

  管理四台锅驼机的人是个年轻的少年,他正在一一给锅驼机熄火,还用心的擦拭它们的机壳。

  理工男郭守敬知道,像他这样的人和那些穿着黑色衣服的巡警一样,都是到另一个地方,吃另一种饭食,所以他才不急去吃饭。

  人在少年时期总是有热情的,那个少年听到竟然还有人关心锅驼机的运行,便来了兴致,他找来一根木棍,随手就在地上边说边画出锅驼机的结构和运行道理了。

  理工男郭守敬身子沉重,索性坐在了地上看。

  他听完后大吃一惊,说:“不过是寻常的水汽,它竟然有如此大的力量?!”

  那个少年得意地说:“当然,加温加压啊!”

  “这是谁想出的主意?如何能打造得这般严实无缝?”

  “当然是我们的张岛主了!”

  “啊!实在是可惜-------”

  那个少年马上警觉了,说:“可惜甚么?!”

  “这位小哥,我的意思是,若是再大一些岂不更好?”

  理工男郭守敬其实是想说,如此宝物怎么竟然由一个海盗头子制出来------

  后来的日子就简单了,只是搬,不停地搬。

  连续工作了八天后,他们竟然还有两天的休息时间!

  理工男郭守敬便可以四处走一走了。

  他来流求岛时,直接被关在了收容营里,啥也没有看见。

  然后来这里又直接关到工厂里,一直在搬运。

  只有现在,他才有机会四处看看。

  他早就知道,这个地方原本就是个没有人烟的地方,西面是大海,东面是荒草地,再东是深山。

  这就是一个大岛,来这里的人没有船,根本逃不回6地!

  那些所谓看管他们的人,更多的可能是监督他们做活,而不是怕他们逃走。

  所以,就算是让他们离开这个大大的工地也没有人能离开。

  理工男郭守敬看到了烧荒的痕迹,那些还保留着一些草木灰的地上横七竖八地挖了一些深沟,那深沟里,有的下了陶瓷管子,有的是砌了红砖。

  他能判断出,那可能是水沟。

  流求海盗还懂得把明沟变成暗沟。

  他能看到四道河的对岸盖起了一排一排的砖瓦房,明显要比一般民居更长更高。

  再往上游一些,便是一处木材场,那里的木材整齐的堆放着,一处处皆如小山了。

  他能看到那里破开的木板同样堆积如山,空气里都弥漫着树木的香味。
  浏览阅读地址:/yunansongtonghang/870766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