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与南宋同行 > 第三百八十四章 鸭绿江血战(中)

第三百八十四章 鸭绿江血战(中)

  金正植将军的打法很明确,先用火箭弹打击对方的火箭弹阵地,然后用火炮打击对方的木筏,力争不让一个鞑靼士兵上岸。

  就算有人能上了岸,也要保证他们是极少数!

  当高丽国阵地上升起了火箭时,海达里牙统帅和阿不花里副统帅顿时明白了,他们有流求岛在暗中支持,难怪敢背叛我大元!

  他们马上摇动军旗,命令军队分散开-------其实不用命令,他们的军队也马上分散开了,这些人已经不是第一次看到那火箭,而且也都知道它的厉害,没有人在傻乎乎地等着它落地炸到自己。

  金正植将军观察到,他们第一次发射的二十枚火箭弹中,有九枚飞近了,只落到了江水里,炸出一片片水花。

  有八枚击中岸边,但是似乎没有造成太大的伤亡。

  有三枚打中他们的火箭阵地,炸飞了他们二十余个火箭发射架,可惜不是全部-------那些鞑靼士兵也懂得把发射架分散开摆放!

  而且,由于他们没有把火箭弹摆出来,没有引发更大的爆炸!

  金正植将军马上命令他的火箭队重新调整发射角度,所有的火箭发射架一齐发射。

  高丽军队事先得到了流求卫队的一些指点,也明白风速和发射角度的关系,但是,他们遇到了和流求卫队同样的问题,谁也没有办法做得很精确,都是概率性发射,发射的数量多,命中的次数自然就多了!

  金正植将军这一次看到了一些效果,他们一共发射了六十枚,结果全部打中岸边,炸得对方抱头鼠窜!

  好啊!

  所有的高丽士兵高声叫了起来,万岁!万岁!万岁!

  年轻的高丽国王兴奋起来,脸色通红,哈哈,鞑靼强盗不过如此!!再放,再放!!!

  但是,金正植将军却不得不命令停止,他手里只剩下一百枚了,他想等着对方再次集结时再放。

  流求岛的火箭弹很昂贵,需要他们付出很大的代价,一定要节省着用。

  不过金正植将军也有了自己的认知,他明白了此物可以杀伤对方,但是,它最大的用处是可以打乱对方的阵形,如果此时他能率队出击,定能击退敌人,然而鸭绿江却挡住了双方。

  还有,那些树林要是早一些清除掉就好了,它们影响了爆炸效果。

  更为重要的是,他需要那种爆炸力强大,还有能燃烧不灭的火箭!

  可惜流求岛拒绝了------

  海达里牙统帅和阿不花里副统帅安抚住自己的战马,刚才的两轮打击真吓了他们一大跳,幸好高丽军停了发射。

  海达里牙统帅命令阿不花里副统帅马上带人再往上游去,让他们用皮划子渡人,他还不信了,这么长的鸭绿江,他们全能守住!?

  皮划子是大头目忽必烈当年渡河的杰作。

  在灭大理国时,正是他创造性的运用了羊皮划子工具,从而能领兵十万顺利渡过了大渡河与金沙江!

  鞑靼大军的多点持续性强渡开始了。

  金正植将军接着命令火炮手把火炮推到岸边,直接炮击那些正在渡江的木筏子。

  这个方法开始效果也很好,很快打散了数十个木筏子,淹死打死数百人!

  但是,鞑靼大军的反击也开始了。

  他们趁着高丽军的火箭停止后,飞快地在树林边上重新布好阵地,也发射出自己的火箭!

  鞑靼人的火箭完全是模仿大宋的,他们的火箭头部没有碰发装置,只靠着引线燃烧来引燃,但是,他们火箭弹的数量比高丽军多多了,一时间,鞑靼人的火箭在鸭绿江的上空呼呼做响,划出了无数道黑线。

  鞑靼人也明白,他们不能靠精确度来打,同样是靠数量!

  凡是打到江里的,全都哑火了,但是,由于数量多,打到岸上的仍然很多!

  鞑靼人的火箭在岸上东一下西一下的陆续炸响,同样吓坏了高丽军。

  那些炮手本来就慢,在慌乱中动作更慢了。

  木筏子仍然往下游漂浮着,那上面的弓箭手和火绳枪手同样攻击那些炮手,这更让他们装炮弹的动作慌乱了。

  许多木筏子就慢慢飘浮过了火炮阵地,向着岸边靠近。

  就在这个时候,他们在上游的哨兵报告说,还有一批军队正在用一种怪物件直接渡江!

  金正植将军不知道敌人用的是什么,但是,他也做了一定的准备,鞑靼强盗肯定不会只从一处渡江!

  他马上命令一支千人骑兵队骑到上游,放出更多的哨兵在上下游沿江监视!

  该死的流求海军,他们的支援在哪里!?

  陆续有鞑靼人渡过江了,他们上岸后也不敢冲击防守阵地,直接钻进了岸上的树林------因为鞑靼人的火箭可不分敌我,它们就是乱炸一气!

  这时候,金正植将军不得不一面派兵去树林里围剿,一面派出他的船队去阻击鞑靼强盗的后援。

  他的船队也就是小木船的水平,高丽国有海船,但是它们不利于用在鸭绿江上,不是水深不够,而是远不及用人力操纵方便。

  于是,双方在江面上展开了大战。

  他们有的跳到了对方的小船上,有的小船上的人跳到对方的木筏上。

  火绳枪打完一枪后直接充当了木棍子用,只有双方的弓箭手在不停的发射。

  鞑靼人的火箭没完没了地发射着,他们完全打乱了岸边的助攻队形,让他们无法有效地帮助自己的船队。

  双方在靠近岸边的江面上形成了狗斗,不停地有人嚎叫着掉到江中。

  江面上的浮尸众多,他们半沉半浮地漂流下去,整个江水似乎都红透了。

  岸上的海达里牙统帅红了眼睛,他毫不心疼自己的损失,仍然命令他的士兵强渡!

  鞑靼士兵也学精了,他们发现这个时候用标枪更有用,他们不仅擅于射箭,还擅于抛射标枪。

  他们背起了火绳枪,手里抓着标枪嗷嗷叫着冲上了木筏。

  这个时候,金正植将军的眼睛也红了,因为他听到了新的报告,说自己派出的骑兵队正在与渡过江的鞑靼骑兵苦战!

  他不理解,那些鞑靼人到底是用什么办法快速渡江的,难道这一面的渡江是声东击西?!

  他快速去派出骑兵去上游增援------而这时,下游方传来了枪声,终于有成规模的敌人上岸了!

  该死的流求海军,你们在何处!

  ps:感谢墙外不一样和书友、直孕魔眼的打赏!让我不孤独------
  浏览阅读地址:/yunansongtonghang/872167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