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与南宋同行 > 第三百八十八章 有一种三家都痛的感觉

第三百八十八章 有一种三家都痛的感觉

  金正植将军抢先向王玄彬队长作了一揖,说:“谢流求海军能来此救我军!”

  王玄彬队长向他敬了一个流求岛式军礼,说:“不必言谢,这是我家岛主答应你们的要求------恭喜将军得胜!”

  金正植将军得意地笑了。

  两个人接着互相小小吹捧了一下后,王玄彬队长提出了自己的要求。

  他要那些俘虏帮助流求海军在鸭绿江江口建一处海军基地。

  王玄彬队长指着鸭绿江的对岸说:“那沿岸不能有那样多的树木,若不是射届不够广阔,不可能让鞑靼强盗跑了那样多------一定要砍伐了它们,然后顺江而下,正好帮我们建设一个海军基地。

  金将军,鞑靼强盗不灭,我老王仍需与你共同作战啊!”

  “正是,正是,我早有此意!”

  金正植将军满口答应下来,他真心希望王玄彬队长他们永远不离开这里。

  他望着机帆战舰上的炮口,口水都要留下来了,试探着问道:“若是能卖,你这战船售价多少?”

  “金将军,我家岛主不能卖的,就算是卖你,你们也不会操纵------”

  这个是实话,整个流求岛海军总共才十八条,不凑够百条,怎么可能卖出去呢?

  流求造船厂三个月内才能造出五条------慢慢等着去吧。

  金正植将军一拱手,道:“可否让我上船看一看-------”

  “可以!”

  刚说到这里,只听到有人喊道:“国主亲临战场,金将军前来拜见!”

  王玄彬队长听了一愣,那家伙还可以啊,知道来此地鼓气。

  于是他正好可以借机拜见一下,省得以后还要去他的皇宫见他了。

  两人前去拜见高丽国国王。

  金将军口称万岁,双膝跪拜;王玄彬队长则行了个正规的流求岛式军礼,报出自己的姓名和军衔。

  战事危急之时,高丽国国王没有听金正植将军的劝告,不仅没有离开,反而把自己的亲卫都派上战场了,他知道,这是一场灭国之战,输了,就一切都没有了,就算逃跑了又能如何?!

  所以,他也是拼命了------幸好赢了!

  那个高丽国王看到了那六条战船的威武,特别是那炮击,让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但是,他又有些急迫,不明白为何不组织人马过江去追敌人呢?!

  所以,他一着急便亲自来找他的金将军了。

  他说:“金将军,有那流求海军的帮助,为何不过江追敌,让他们白白跑了?!”

  王玄彬队长微笑了一下,没有说话。

  他的战舰又不能上岸------看高丽军的战斗力,能守住阵地都不错了。

  金正植将军叩说:“国主有所不知,我军已经疲惫,而且大军过江费时费力------到时候那敌人或已经逃远,或是休整过后逆袭于我-------”

  王玄彬队长心里想,这个家伙还是有些自知之明。

  年轻的高丽国王叹了口气,表示无奈,然后又与王玄彬队长好言好语说了几句话,便摆驾回自己的住处了。

  整个阵地上的高丽军队山呼万岁,场面热烈,这是一场实打实的胜利!

  王玄彬队长和金正植将军一时间面露得意,本来嘛,他们狠狠重击了鞑靼强盗!

  但是,当派出去的三条战舰回来后,带来的消息让两个人如披冰雪!

  听完十号舰长的汇报后,王玄彬队长失态了,他眼睛通红地抓住对方的衣领说:

  “你竟敢不听从命令,让兄弟们上岸了?!你还我十九位兄弟的性命!!!”

  这时,他身后另两位舰长挺身而出,大声说:“王队长,我们也有错!!!”

  “屁话,屁话,屁话!十九位兄弟,他们哪个不比战马重要?!

  王玄彬队长真生气了,这是多么巨大的损失啊------光是训练他们在摇摆的甲板上射击就要花费多少?!他们哪个不是在海里能负重泅水两公里以上?!

  整个流求海军6战队不过两千人,郭勿语大队长一下子就拔给他五百人,这是多大的信任啊。

  再说了,就把战马先放在那里,回头和高丽人讨要,他们还敢不给吗?!

  猪脑子啊------

  三个舰长轮翻被他痛斥了一顿,但是,事已如此,他也只有认了。

  金正植将军和他的手下将领当时都闹愣了,怎么像是流求海军打了败仗一样?

  战亡十九个士兵怎么了?他们不知道对方是赤马探军吗??

  我们一千个骑兵都阵亡了------太心痛了!

  金正植将军心中的疼痛无处说,他也没有办法劝王玄彬队长------确实没有办法劝啊。

  说我们阵亡一千骑兵,损失三千五百战兵都不痛苦,你那死了十几个什么战队队员就别难过了?!

  金正植将军顾不上王玄彬队长的愤怒,他马上组织步骑兵去剿灭那剩余的赤马探军!

  他的手下清点了对方的尸体,还找到了一个重伤员,结果也没有问出什么来,不过从他们的身上翻出了赤马探军的军牌。

  金正植将军绝对没有轻视那些人,他派出两千骑兵,三千战兵,全力搜剿那些赤马探军,生要见人,死要见尸!

  王玄彬队长和他的三位舰长没有理会高丽军的忙乱,闷闷不乐地坐船一起去了后勤补给船的停泊处,那是两条载货两千吨级的五桅式帆船。

  其中一条上还有一座中小型式的火花无线电报机,他们要在自己的窗口区时间,向山东地区的登州海军基地汇报战果,同时要与济州岛建立起定期联系的窗口时间。

  其实王玄彬队长和他的三位舰长是好朋友,彼此说重说轻不关大碍,但是军令不严这个责任必须让王玄彬队长先来承担一份。

  他们四个人守在报船舱的门口等待窗口时间,郁闷之极。

  事实上,不管是金正植将军还是他们,哪一个也比不上海达里牙统帅痛苦。

  至少他们只伤感自己的战损,而海达里牙统帅则担心自己的性命了。

  他领军撤退了三十余里才停下,简单组织了一下,立刻摆下了反击阵地!

  他的火箭弹用完了,但是火炮没有丢,面对高丽人的勇气也没有丢!

  但是,胆小的高丽人竟然没有追击上来------海达里牙统帅统计了一下自己的战损。

  骑兵不算渡过军的五百赤马探军,他还只有不过千余骑,战兵则少了近两万人------等等吧,或许还有掉队的人回来。

  他开始担心自己的未来了------这个时机兵败,大汗和其它贵族不会饶过自己的。
  浏览阅读地址:/yunansongtonghang/873245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