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与南宋同行 > 第三百九十一章 唱赞歌的文天祥

第三百九十一章 唱赞歌的文天祥

  流求岛上的人们非常关心这场鸭绿江血战,敌人的敌人虽然不一定是我们的朋友,但是一定能得到我们的关心。

  《流求时报》对这场战斗给与了大篇幅的描写,并提及高丽国先后九次反叛的历史,高度赞扬了他们的反抗压迫的精神。

  并且描写了流求海军作战的勇猛与取得的显著的战果。

  顺便还为那个鸭绿江自由贸易区了个广而告之。

  大宋民间由此也知道了这场战斗,民间议论纷纷。

  张岛主冷眼观察大宋政府的反应,他们依然不动声色,从大宋官方的《邸报》来看,他们依然忙着这个升官那个调整的。

  妈的!张岛主有些心灰意冷了。

  安静主家和罗娘先后都要到了临产期,都回家静养了。

  张岛主和王德主家也降低了他们工作的节奏和强度,打乱了鞑靼强盗入侵大宋的计划,今后的历史,谁也不知道会怎么样。

  张岛主对王德主家说:“现在,就算我们都凭空消失了,鞑靼强盗再入侵大宋,肯定会碰一鼻子灰,大宋至少不会败!

  我们在这里,大宋必赢,但是他们就是不动声色!”

  安静主家说:“大宋是国丧期吧?”

  张岛主做了个无奈的表情。

  王德主家说:“也许这里面有政治账?”

  “什么政治账?”

  “天知道!”

  流求岛在朝廷里的情报工作明显不到位,而且由于有特殊的骄傲心原因,张岛主也不想再苦苦劝他们了,爱谁谁吧。

  文天祥倒是三天两头跑他这里来聊聊天,他一点也不傻,在这里买了两万亩水田,还办起了一家书店和眼镜店,迁过来一部分族人来管理。

  他倒是问过几次自己头脑中的第三层木马是什么,张岛主总是拒绝回家,满脑子君主和国家的人,第二层木马还破除不了,知道第三层有何用?!

  文天祥果然是个犟种,他明确拒绝认同张岛主的观点,经常昂着脖子,叫道:“一个人岂可没有国家?!”

  除此之外,他几乎接受了张岛主的一切了。

  他剃去了长须,将头打散开,让理匠用剪刀刷薄,然后拢到脑后,改成马尾辫,戴上白草芯红缎带的草帽。

  上身穿着丝绸半袖衬衣,下身穿着熨烫过的带着裤线的棉丝长裤,中间系着铜头鹿皮腰带,穿白棉袜子,脚登小鲸鱼皮鞋。

  只不过张岛主喜欢把衬衣系到腰带里,文天祥则喜欢散在外面。

  他还特意配了一副淡黑色墨镜,认为此物确实遮挡阳光。

  他还盖了新家,样子也和张岛主的家一样。

  在家里,他同样穿着大裤衩和挎篮背心,确实很凉快。

  如果两人走在街上不说话,没有人知道他们哪个是大宋文天祥和流求岛张国安。

  张岛主每次看到他都感叹,不用暴力来改变一个人真难啊,不过想到这个人临死也不投降的“后历史”,恐怕暴力也不行------只能肉体消灭了。

  张岛主每次听他关心大宋,做出把自己当成大宋脊梁的样子就不爽,他暗暗骂道:“你这支脊梁早晚会移民到我流求岛来!”

  但是这个家伙可能是流求岛上不多的不领公民证的人。

  随便了,就让你生是大宋人,死是大宋鬼吧。

  不过,文天祥那次交谈中捡了张岛主一句“天下兴亡,匹夫有责”又从《流求时报》学了“驱除鞑靼,复我汉族”的话,整天说来说去,还以它们为论点,公开把议论文表在《流求时报》上,弄得大宋民间一大帮子文科生兴奋极了,整天嗷嗷直叫。

  张岛主总不能说,是我们几个人在你们存亡的关键点,挽救了大宋,挽救了尔等吧?!

  说出来他也不服气,还不能打,头痛呢。

  文天祥到底是走进流求岛的民间了,他真心为张岛主唱赞歌。

  “哈哈,张岛主,我算是明白你这里为何农田产量高了!”

  “为何?”

  “你从不零散卖人水田,要么整块卖给大户,要么便凑齐几个人卖整块,让他们自己去划分自家的亩数!

  如此一来嘛,由于不是小家小户耕种,可以集中使用水力,集中施肥,集中施药,集中割种!

  事半功倍啊!

  当年在赣州之时,若是同样采用如此方法------”

  张岛主打断了他的话,说:“不可行!你那里的私田早都犬牙交错,不利规划,而且你还没有农机设备和大量的畜力!

  更重要的是,你那里没有我这里的良种和有机化肥与有机农药。”

  张岛主他们带的稻种可以自己留种,而且三五年内没有问题。

  但是过年限便会有退化的现象。

  张岛主脱毒的办法很简单,他采有的是异地育种。

  张岛主不说这些文天祥不会明白的,他当然不知道张岛主的种子公司多挣钱。

  文天祥的赞歌肯定有目的,张岛主冷静地问:“你想要什么?”

  “请卖吕制置使战马!”

  “他早就派人来了,我们谈好了价钱,整整两千匹!这下你满意了?!”

  这个人还没忘这事,但是张岛主也不想告诉他那个吕制置使家族早都没有了北伐之心,正在利用分裂的局面,大种属于自己家族的棉花呢。

  如果北伐了,那些地就可能属于赵家了。

  文天祥也去各家工厂转了转,也许别人看在他是张岛主的私塾先生的面子上,让他进厂看。

  他看了几处后,又回来大唱赞歌。

  “张岛主,你鼓励商户开办工厂好啊。一来产出多,二来集中使用了劳力,不会让他们游散于街头------把那些有烟囱冒黑烟的厂子安排在下风处,好啊,黑烟不会飘落在街上,那些印染和皮革厂,安排他们在八道河的最下游,不会污染了河水,好啊!”

  张岛主冷静地问道:“你就看到这些?”

  “那巨大的织布机有鬼神之力一般-------啊,似乎有些厂主对最低工钱有些许说法------”

  好吧,张岛主不想再问了,不能指望大宋文科生能明白工业化的真实意义。

  从流求岛整个的国民产业结构来看,非农业生产已经达到了八成;从国民经济来看,非农业生产收入已经达到了七成,从国民就业来看,除去服务行业,非农业从业人员已经达到六成!

  初级工业化已经达到,若是人口能在短时期达到二百万左右,此数据仍不变,流求岛的初级工业化,将使此地是天下无国可敌的所在。
  浏览阅读地址:/yunansongtonghang/873898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