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与南宋同行 > 第三百九十二章 生命不以,内斗不止

第三百九十二章 生命不以,内斗不止

  文科生就是文科生,听说文天祥还担任过军器所里的官职,但是他却先天对机器不敏感。

  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那些冲压机,辊压机,蒸汽锤,铣床,剪板床及其它种类的车床,还有那些操作的技术工人,他们才是这个时代里最强大的军团!

  张岛主他们有七八个自信,如果他们需要更强大的武器来升级换代,也就是个把月的事情。

  最基本的工业产业链已经建立起来,剩下的就是慢慢完善。

  大宋的民间,他们可以盗版流求岛上的书,可以仿照紫罗兰品牌,但是他们短时间内学不了里面真正的文化。

  他曾至可能偷学到制造织布机、袜子机、卷烟机甚至是手摇掌鞋机,但是,他们也许百年内也制不出精细的如脚踏缝纫机和座钟,高大的如锅驼机和燃气式动力机!

  用蒸汽锤裹着钢棍来打造枪管,只需要二十分钟;像大宋那样用手锻的方法来打造,则要一天!

  流求岛上出产镀锡铁皮和镀锌铁皮的产量每个月都几乎是百分之五十以上的增长,这将会很大的改善流求岛上民众的生活,铁皮桶总比木桶好用。

  当然,他们还达不到o.44毫米的水平。

  王德主家说过,他很快就会把搪瓷产品生产开出来,说不上就会卖到比瓷器更贵了,关键是他的化工行业需要啊。

  除此之外,文天祥还对张岛主出版的众多书籍大唱赞歌。

  认为张岛主有经天纬地之才------这一次张岛主可不好意思了,他说那些都是殷地安大城的文化,他只是借此传播一下。

  文天祥把那些《小学算术》、《小学几何》、《小学物理》、《小学化学》、《小学地理》、《小学逻辑》统统看了一遍,几何上不明白的地方还曾经问过张岛主的大儿子张战生。

  但是,他却对《三字经》更高看一眼,还建议把“伤大宋”三个字改成“战大宋”更好。

  张岛主更希望他看到流求岛的造纸业与印刷业、制笔业的展------那才是革命性的展!

  但是现在看来,文天祥热爱大宋的心意是无法撼动了。

  其它的外在方面他可全是拿来主义,但是爱国主义却占据了他的内在。

  好吧,张岛主也不想理会这些,也许那个正在四道河夜校上课的理工男郭守敬更有用处,听说不管劳动还是上课,都表现不错,而且和张弘范走到了一起。

  不急着找他们,先他们好好劳动一番吧。

  但是有一点,文天祥和张岛主一样,那就是此时是北伐最好的时期。

  只不过张岛主是有些灰心了-------文天祥则仍有信心,认为现在只是国丧期罢了。

  其实张岛主低估了贾平章和一众大臣们的智力------论阴谋和计策,他们也许比张岛主还强上一些。

  贾平章的一只眼睛,从来都是盯在了山东地区。

  那里的一举一动基本没有逃过他的手心------那个战场,虽然不是大宋战场,但是,那里是关系到大宋前途的重中之重。

  前几年,他对流求岛采用了上屋抽梯,隔岸观火之计,成功地让鞑靼强盗和流求岛都中了计,让他们双方打个不可开交。

  后来,他又采用了借刀杀人的方法,让鞑靼强盗始终抽不出身来。

  贾平章的一系列计谋不仅得到了他这一帮成员的称赞,就连他的反对派,那些政治世家们也不得不夸几句。

  谢太皇太后曾经说过:“贾似道勤劳三朝,无他,焉有我大宋今日。”

  宋度宗死后的朝廷上的政治局面,就被谢太皇太后的这一句话定下了调子。

  此时大宋官家赵?年纪不过八岁,正是好玩的顽童时期,只能完全由谢太皇太后主持朝政。

  所以,每一次朝政大会时,大宋官家赵?充当摆设,全太后则从事母亲这份工作。

  谢太皇太后当众表扬贾平章的话,完全可以看出来,大宋赵家人是坚定不移的重用贾似道了,而且对眼下的政治格局似乎完全满意。

  由此可以看出来,大宋上下对贾平章这种使用阴谋诡计,背叛信义的方法都是极为欣赏,竟无一人出来指责这种不道德的行为。

  政治在大宋来说,只有输了和赢了的问题,没有美丑之分,也没有正确和错误之分!

  这也许就是张岛主总有一种心灰意冷的感觉的原因吧?

  贾平章又一次感觉到春风得意了,他不停地想办法提拔自己的人去替下那些年老昏庸之辈。

  他通过种种分肥的办法,比如贱卖国企啦,培养新的经济增长点啦,已经摆平了一些政治世家和皇亲国戚,倒贾派的实力明显减弱。

  谢太皇太后的那一句评价,让境内外那些拼命抹黑他的声音也消失不少。

  但是,他的政治阻力依然存在,其主要人物便是以江万里为,留梦炎为主的江派人马。

  江万里,字子远,都昌人,1198年生人,年已八十却依然能身体健康,头脑清楚,口上能辩。

  理宗时,江万里任待御史,其母病危,江万里因公务繁忙请假不得而不能脱身,只是派其弟回家探望,当他亲自返家里,其母已病故。

  这时,朝中有人诽议说他“不忠不孝”,这在当时可是不小的罪状,江万里因此在家赋闲12年。

  宋度宗即位伊始,诏求直言善谏之士,召江万里回行都临安,1265年二月,任江万里同知枢密院事,兼参知政事,与贾平章同朝。

  此人性峭直,临事不能无言,很快便与贾平章生矛盾。

  按大宋老传统,大宋官家要定期参加讲筵,听大臣们给他上课,讲道理。

  这个时期,还不是皇帝讲话让大臣们学习其思想的时期。

  宋度宗每问经史疑义及古人姓名,贾平章不能一一回对,他毕竟不是科班文科生出身。

  这个时候,江万里嘴快,常从旁代对。

  这太伤人自尊心了!

  贾平章天天积攒惭怒,天天想着哪天报复一下。

  当年,有人黑贾平章随便与女尼等有牵手以上的不道德行为时,贾平章想着辞官不做,宋度宗吓坏了,亲自拉扯他,甚至还要做揖。

  那时,江万里又在旁边多嘴了------
  浏览阅读地址:/yunansongtonghang/874343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