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与南宋同行 > 第三百九十三章 计谋,又见计谋!

第三百九十三章 计谋,又见计谋!

  那个时候宋度宗涕泣满面,欲拜留贾平章,江万里当即以身掖度宗云:“自古无此君臣礼,陛下不可拜,平章在此春秋之际,不可复言去!”

  这事情让贾平章感到被动,江万里站在道德至高点上了。

  事后,贾平章还不得不假腥腥地表示感谢,他在下殿时,举笏谢江万里曰:“微公,某几为千古罪人。”

  但是,在心里贾平章可恨透了他。

  此人曾办过白鹭书院,到是也培养了不少青年才峻,比如文天祥。

  早在1275年,此人病危,后请流求岛名医亲自上门医治,不久后竟然还能痊愈!

  老而不死谓之贼!!

  贾平章想尽了许多办法都无法逐之,毕竟那时一直是国泰民安,此人又深得仕林高看------

  此人有个重要帮手,便是那为人奸诈,见风使舵的参知政事留梦炎。

  每次廷论时,那留梦炎经常公开站在老贼江万里一边。

  每一次贾平章想提拔重用自己的人才都费了老劲,最成功的一次也只是将陈谊中插进枢密院。

  国丧期间,大元派出以许衡为使的吊唁团,以纯白色的八匹马为礼,公开是来吊唁,实际上是来谈判。

  许衡吊唁团非常低调地向大宋提出了谈判的内容,希望大宋能用自己强大的水军实力平定流求岛海盗之患,如此之后,大元不仅将大理国送与大宋,而且愿成为兄弟之国,永结同好。

  知道许衡谈判内容的大宋官员都笑了,这是来耍戏我大宋吗?!

  流求岛卫队在山东地区的一举一动,可以不吹牛的说,张岛主第一时间知道,贾平章就会第二时间知道。

  那个地区不知道安插了多少大宋的谍作!

  贾平章就算在最忙的时候,也要定期看那里的汇报。

  把流求岛拉进战场,那是他人生中的杰做,他不可能不关心------张岛主也许真的误会他了。

  其它有识之士也是如此,那《流求时报》他们都天天看呢,所以对战局了解极了。

  最近一场大战的情况,大宋境内,也许只有偏远的山区里才会没有人知道!

  不知道有多少民间的百姓自燃放了鞭炮呢。

  若不是赶上了国丧期,天知道会生什么事情------人们对鞑靼强盗受了巨大的损失而高兴!

  这些年来,《流求时报》写实的报道深入民心,完全彻底地揭露了鞑靼强盗的强盗本质。

  所以,鞑靼强盗来玩这种小儿科一般的离间之计,只能惹人笑。

  贾平章冷笑着问许衡说:“若是阁下与我换一下,阁下会答应否?恐怕只有汉奸才能应下来吧?!”

  参与谈判的大宋官员忍不住笑了,这很不礼貌。

  大元的汉臣许衡毫不在意贾平章的小流氓做派,他拿出了第二套方案。

  若是大宋水军能平定流求海盗,那么大元不仅与大宋结为兄弟之国,而且将大理国与汴梁路统统送给大宋!

  东京城!

  不战而得东京城!

  贾平章的眉毛跳了跳,说:“我大宋与流求岛上的商人们无冤无仇------如何能擅起战端?

  再说此时是国丧期间,如何能动用凶物?”

  贾平章正在探底,他看看对方到底能拿出什么------平定流求岛?想都不要想!

  接下来的谈判进入到关键之处。

  最后,大元的汉臣许衡似乎拿出了底线,只要大宋提供一定的物资给大元,并且公开指责流求岛上的海盗,断绝与他们的人员和物资来往就行。

  汴梁路将完好无损地送给大宋!

  这------

  贾平章利用早朝的机会,将此事向谢太皇太后禀报,希望她来定夺。

  谢太皇太后微微一笑,便说,还是让群臣廷论吧。

  说实话,她真的对眼下的时局非常满意。

  她现自己垂帘听政让群臣们自己去想办法,远比自己去拿主意简单!

  她甚至乐见两帮人脸红脖子粗的争论,往往还真的就想出了好办法。

  -------就算以后出了问题,那也是群臣的问题,而成绩呢,则属于赵家人。

  贾平章痛恨但是又无可奈何的人第一个跳出来了,正是江万里。

  老家伙一口就否决了谈判。

  他的论据还挺多,最重要的就是,第一,这正是当年张仪离间齐楚之策的翻板,不可不察!

  第二,若是流求岛一怒之下撤了山东地区的兵马,那我大宋又危矣。

  第三,我大宋虽与流求岛未有同盟关系,但是,为人尚且不能出卖朋友,何况大国呢?!岂有为了一路一州之地而忘了羞耻二字?!

  老家伙都八十岁了,还说的这样流利,思路还是这样清楚,太可气了。

  但是,这个老家伙了解多少流求岛上的事情?他又哪里明白自己和张岛主的关系?

  贾平章准备使出顺手牵羊之计,两边都不得罪,还能让自己火中取栗。

  他严重怀疑这个老家伙是怕自己赢得不战而得东京城的功劳------还提什么羞耻二字,两国之间,输赢才是重要之事,哪里说到羞耻二字了?!

  贾平章等那些借机附和的老家伙们说完话后,开始说出自己的理由了。

  先,收复东京城提振民心,特别是在不战而得的情况下。

  其次,流求岛的张岛主决不会从山东地区撤军!

  贾平章说到这里心想,你开口就随便说话,你知道他们在山东地区都做了什么嘛?

  他们在那里建成的工厂无数了,开垦的棉田等旱田亩数年年增长,他们还在那里拼命建房,建港口,开矿烧焦炭------那个张岛主会一怒而放弃?!

  最恨你这样的人,说着貌似正确,实则狗屁的话!!

  张岛主是个唯利是图的商人,不是一个热血汉子------商人就是好,一切都可以商量,到时候给他些许甜头也就罢了。

  第三,指责流求岛的事情,大宋政府当然不会做的,如果只从官方上“断绝来往”,也不是不行------但是民间的往来,大宋政府是不管的,因为大宋从来没有禁商的传统!

  贾平章说完自己的理由,他们这一派的成员也纷纷附和。

  结果场面有些乱。

  谢太皇太后以目视二人。

  江万里和贾似道明白,真正的大事是要私下里谈的,下殿后,两人自然会被召见。

  八岁的大宋官家赵?见群臣争斗的样子好玩,竟吃吃地笑了起来。
  浏览阅读地址:/yunansongtonghang/874445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