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与南宋同行 > 第三百九十六章 石见国事变(中)

第三百九十六章 石见国事变(中)

  1264年7月,六代执权北条长时出家,北条政村就任七代执权。

  到了8月,年仅14岁的北条时宗就任相当于执权的助理的连署一职。

  北条时宗在执权北条政村和北条氏的重臣北条实时的协助下,于1266年废除企图颠覆幕府的宗尊亲王的征夷大将军之位,并将其送回京都,拥立惟康亲王为征夷大将军。

  1268年正月,高丽使节带着鞑靼强盗集团的国书来访九州大宰府,将鞑靼人要求日本臣服的国书送至镰仓。

  3月5日,北条政村让位,北条时宗就任第八代执权。

  这个时候北条时宗在北条政村、北条实时、安达泰盛、平赖纲等人的辅佐下,做出了拒绝鞑靼人的回应。

  1271年,鞑靼人的使节再度到日本进行武力进攻的警告后,北条时宗命令少贰氏为首的西国御家人进行战争准备。

  但是,随后鞑靼强盗陷入了与流求岛卫队的战争中,没有发生可怕的鞑靼人入侵!

  北条时宗当然乐见此事------他借机巩固自己的权力,诛杀了时任六波罗探题南方别当,对其出任执权一事不满,企图接近朝廷的兄长北条时辅,及平定了北条时章、北条教时兄弟的二月骚动。

  可是到了现在,他发现幕府的经济出了问题,还可能没有一些领国的经济条件好!

  甚至他想奖赏自己的御家人都拿不出来多好的东西。

  为此,他召集了包括连署北条政村及北条实时、安达泰盛、平赖纲的几个重要手下商议对策。

  平赖纲是一个直性子人,也是最忠诚于北条时宗的人,他直接说:“不如直接把繁华的地方命为天领,直接设置代官吧!”

  直接动手抢?

  吃相不好看吧------

  安达泰盛皱着眉头说:“不如像流求岛那样,全国统一建起海关来收海关税------”

  连署北条政村笑着说:“学习那些商人?那里原本是个无人居住的荒岛!”

  幕府执政官北条时宗冷冷地说:“那你有什么建议?!”

  “------我们用黄金和宝贵的大宋铜钱购买大宋和流求岛的商品,这才导致了我们国库空虚,不如限制他们经商------”

  北条实时是金泽流北条家当主,曾经深受北条时宗和父亲北条时赖的信赖,北条时赖去世后他便一直作为北条嫡流得宗家的智囊参与政治决策,他最大的兴趣是读书,是金泽文库的创始人,而且在所有贵族中,最擅长宋词。

  当幕府执政官北条时宗把视线投向他时,他说:“与大宋的商贸给我们带来了大宋铜钱,与流求岛的商贸给我们带来了数不清的白纸和皮甲------限制他们必然会伤及自己------我看过《流求时报》直接建立海关可行,但是太早,不可操之过急------把几个商业繁华之处都改成天领怕是不妥,不如去看看石见国吧------”

  幕府执政官北条时宗默默点了点头。

  是的,只有石见国的看护人轻言微,可以轻易予取予夺。

  这一天,石见国来了两个不速之客。

  他们一个是刚刚担任南方六波罗探题的北条时国的家臣野口贵史,另一个则是他的跟班。

  六波罗探题是镰仓幕府继京都守护之后,在京都的六波罗地方所设的行政机关首领,主要的任务是监视朝廷、统辖西国的御家人。

  此官职原本只称为“六波罗”,镰仓时代中期才开始加上佛教式“探题”的雅号,变成“六波罗探题”。

  由于镰仓位于日本关东,而当时的京师在关西,所以六波罗探题相当于镰仓幕府在西日本的代表,位高权重,因此历来皆由掌握幕府实权的北条家指派族中才俊出任。

  野口贵史此行便是担当了南方六波罗探题北条时国要求先行私访石见国的任务。

  他没有去见守护大内氏,却带着跟班先在石见港附近的街市走了走。

  此时,这里正是一片繁忙的景象。

  他看见石见港明显分成了两部分,码头的左边是一排停靠着挂着流求两个大字的五桅大海船,而且海船的样子全都是一样!

  上千个苦力正在顺着跳板上上下下,他们都是背着竹篓往船上运送碎石头,那石头有灰色的,黄色的,还有白色的。

  还有数十杆吊杆在来来回回也是往船上搬运石头------他心里大为纳罕,流求岛的商人要那些石头做什么?!

  在码头的右边,则是各种各样的商船,它们正在装卸着各种大大小小的木箱子。

  有很多商人正围在那里,他们操着各地方的口音,正乱糟糟叫嚷着什么。

  野口贵史靠近了去看,原来他们正在不停的讲价还价。

  这个码头真够大的,一眼望不见头,野口贵史可不想走完,他肚子有些饿了,便带着跟班去了码头附近的商业街。

  这一路上他们发现普通的行人都能身穿粗绸,果然是富裕之处!

  还有他没有想到的是,这里的面铺极多,而且竟然还有摆出摊子卖肉食的!

  日本古代朝廷于八世纪首次发下“肉食禁令”,之后天皇又持续发下数次诏书,贵族阶级才完全改掉肉食习惯。

  而当时的庶民都是在寺院学习文字,生病时也仰赖僧侣医治,在庶民眼里看来,僧侣是无所不能的“知识分子”,集众望于一身。

  因此,受僧侣教育影响的庶民阶级,也逐渐远离肉食。

  然而,实际上真是所有日本人真都不吃兽肉吗?并且持续了一千多年?

  当然不可能。

  只是,除非万不得已,否则庶民们绝对不吃兽肉一事,倒是事实。

  例如生病时,或天生身体虚弱的人,人们会默许他们吃兽肉,甚至鼓励病人吃食这些“补品”。

  所以,至少在野口贵史看来,从来没有摆出来兽肉公开贩卖------他询问那摊主,那鲜红的肉,是何种野兽。

  那个摊主虽然没有从野口贵史身上看出来他是哪家武士,但是却能感受到他身上的威严。

  他老老实实地说,此物是鲸鱼肉,是从大海里打上来的,吃了会使人更有力气。

  野口贵史的眼睛都要鼓出来了,说:“什么?你们竟然能从大海里打上那巨鱼?!”

  这个时空,日本与大宋一样,都见过鲸鱼,但是想吃它则只能靠捡了,因此,也只能极少人才能见过鲸鱼肉。

  那个摊主连连鞠躬说:“码头上的人都知道的,您再往西边走走,那里便有流求人开办的鲸鱼加工厂------”
  浏览阅读地址:/yunansongtonghang/875833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