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与南宋同行 > 第三百九十七章 石见国事变(下)

第三百九十七章 石见国事变(下)

  野口贵史带着跟班匆匆在面铺里吃了两碗乌龙面,顾不上品味它比镰仓还好的味道,更贵的价钱,便前往那个什么鲸鱼加工厂去了。

  在那里他们简直惊呆了。

  日本贵族们不吃野兽的肉,但是鱼还是要吃的。

  大贵族吃鲜鱼为主,中小贵族则以咸鱼为主。

  吃一碗茶泡饭,再来一条又干又咸的咸鱼,那绝对是有地位有身份的象征。

  但是野口贵史第一次在陆地上看到如此大的巨鱼,躺在地上的巨鱼竟然比他的个子还高!

  而那所谓的鲸鱼加工厂里,摆在地上巨鱼竟然有几条之多!

  那里的劳工站在巨鱼背上,举着闪亮的长柄大砍刀狂砍下去,砍破了一尺多厚的巨鱼皮,然后底下有人抛上去两个大铁钩,然后十几个人拼命拉扯,一大块一大块的鲸鱼皮便被拉下来了,底下是雪白的油脂。

  再有人挥刀砍去,切下一块一块的油脂,露出了里面的鲜红的鱼肉------在野口贵史看来,这个鲸鱼加工厂里透着一股瘆人的气势。

  他的跟班腿都软了------

  他们离开了这家鲸鱼加工厂时,又听到不远处的山上有轰隆隆的打雷声------野口贵史仰头看看天空,此时万里无云,夏日的阳光正是毒辣的时候。

  天无云而打雷------这个地方很是奇怪!

  这时,他听到一个小贩背着一个木桶正在叫卖:“流求冰雪糖水,三文钱一杯!”

  他马上感到口渴,还未听过什么流求冰雪糖水呢,马上买了一杯。

  果然冰凉甘甜,可口极了,便又买了一杯。

  他问道:“你这是井水镇的?”

  小贩说:“不是,是从流求冰库那里买的碎冰!”

  “他们是冬天存的冰?”

  “不是,听说是自己制成的冰-------”

  这里连夏天制冰的手段都会!

  野口贵史决定好好密查一下这里,等向家主北条时国汇报时,能够全面一些。

  他和他的跟班不知道的是,他们的身后悄悄跟上了一个人。

  新东方公司的安保部长胡大郞胡镇南安排他的小弟钻天耗子和没角牛管理鲸鱼加工厂。

  这家厂子是由新东方公司和萨摩蕃的岛津氏与本地的大内氏三家联办。

  刚办起来时,新东方公司负责出船,出捕鲸工具和技术人员、管理人员,出动劳力和产品的经销与营售则由另两家负责。

  这家鲸鱼加工厂从办起来时,效益就非常好,鲸鱼身上没有不可以卖钱的,成本不值一提。

  只不过由于捕鲸能力不足,工厂的规模一直上不来。

  直到今年吧,新东方公司等着流求船厂的生产能力进一步提高后,又订购了几条捕鲸帆船,产量这才开始提升起来。

  钻天耗子和没角牛一个负责捕鲸工作,一个负责鲸鱼加工工作,哥俩个算了算,如果照这样下去发展,不出今年,他们的奖金和分成能翻两番!

  跟着胡大哥来日本发展走对路了!

  日本好啊,只要他们几个人装模做样一些,就算是日本武士也尊重他们三分!

  他们可以随时可以说是大宋人,又可以说是流求岛人,这个要看实际情况再说了。

  他们和胡大哥一样,也在这里盖了和式的房子,穿了日式的衣服,当然发型不变,饮食习惯不变。

  他们都买了几个日本侍女,可以好好侍候他们。

  那些侍女的逆来顺受劲儿,让他们幸福感极强!

  也有跟随他们还这里做生意的其它大小商人,还有的在这里开办了茶馆和酒楼,不过位置不在石见主要商业街,更靠近石见银矿。

  其实石见银矿也只是一个统称,除了银矿外,在那里还发现了其它矿产。

  其中最重要的是一种铜银共体矿,两处矿区相距不过两里地,很方便共同开采。

  当时胡镇南还遗憾呢,为何不是铜金共体呢,为何不是呢?!

  石见银矿区产出的两套矿化脉系属于同一个矿化体系。

  矿液沿断裂在深部形成含银的铜矿脉和云母蚀变晕,然后在浅部由于沸腾形成富银的银矿化脉及冰长石蚀变晕。

  向外,由于温度下降,进一步形成富含混层矿物的岩化蚀变带,随距热液中心的距离增大而降低。

  与其他地区的含金银矿脉相比,该区成矿热液具较高的氧逸度与盐浓度。

  富氧利于成矿元素沉淀,但是,高盐浓度则不利于金的沉淀。

  所以,在这一地区只出现了铜银矿床而不是铜金矿床。

  当然,他是无论如何也不明白这其中的道理。

  胡镇南其实也想在当地炼银,日本这时候的炼银水平肯定是炼不了的,他只能偷偷找来大宋的炼银工匠,要是自己能在这里偷偷着炼出一些,想必那个张岛主无论如何也不会知道的。

  但是,那个工匠说了,可以炼,但是厂子规模一定要大才行,而且前期付出也不小------这就不可以了,胡镇南想了想,那样会引起日本人的嫉恨不说,说不定就会让张岛主知道了,不好不好。

  如果张岛主一怒之下,责令新东方公司开除了自己,再收回他们哥几个的股票,那可糟透了。

  胡镇南戴着流求墨镜,穿着丝缎和服,踩着木屐,带着两个跟班,正在远远地看那矿工们又一次炸开矿山。

  看样子,这一次出矿更多了。

  这个时候,穿天耗子的一个跟班跑来找他了,说是有重要的事情找他。

  胡镇南扶了扶流求墨镜,最后看了一下,整个矿区啥事也没有,还有不少的武士在四处巡视。

  在两个跟班的搀扶下,装模做样的去了鲸鱼加工厂。

  穿天耗子见了大哥后,也顾不上什么拜见了,直接说:“大哥啊,我这次看见了两个蹊跷人!”

  胡镇南大哥说:“莫急,有话慢慢说------”

  穿天耗子是一个精细的人,他说他在鲸鱼加工厂旁边看见了两个陌生人,感觉不对劲儿,便派了人去跟踪他们。

  那两人一不经商购物,二不游玩散心,他们一门心思四处打探这里的消息,而且还问的仔细!

  穿天耗子狠狠地说:“大哥,我看他们十分可疑,要不要叫人做了他们?!”

  “呵呵,上几次差点做死的家伙不都是其它大名们派出来观察的嘛,到时候,他们又会私下里来找我等了,不必在意!”

  但是,胡镇南大哥的乐观没有保持多久,大约半个月后,突然传来了一个惊天的消息,说是镰仓幕府执政官北条时宗亲自下令,要将石见国收为天领,取消息那里的一切生意合同,将那里外夷人员一律驱逐!

  胡镇南大哥大怒道:“妈的,老子第一次看到还有这样动手就抢的事情!我不服!!”
  浏览阅读地址:/yunansongtonghang/875833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