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与南宋同行 > 第四百章 可惜了一个好碗------

第四百章 可惜了一个好碗------

  自认为能掌控很多事情的张岛主真正发火了,他先前已经受够了贾老狗的气!

  对大宋,他确实无能为力,就算有强大的军队他也只能看着大宋走邪路------但是,小小的日本鬼子也想来欺负他一下,这可真是上门来找抽!

  张岛主对新东方公司的蔡二郎董事长说:“你们的公司是流求岛的公司,你们的股东成员都是流求岛的公民,你们每次缴纳的税赋都用在建设流求岛了-------它们没有白缴,当你们的利益无故受损时,哪怕是一文钱,我都会给你们要回来!”

  其实蔡二郎董事长只不过是想告诉张岛主,他的公司与张岛主的合作完成不下去了-------这不是他的错,而是日本方面的错!

  但是他没有想到张岛主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张岛主说:“生意无大小,全都要讲诚信,若是没有契约精神,那就没有了我们流求岛的精社!

  这是我们的底线!

  维护我们的底线就是如同反抗鞑靼强盗一样的重要!

  你放心------我流求岛对破坏底线的事情从不搞绥靖政策!”

  最后,蔡二郎董事长是昏头胀脑的走了,他没有太听明白张岛主的话,但是,他知道张岛主真生气了。

  接着,张岛主的一道道命令马上发往了山东登州港的海军基地,责令郭勿语大队长,马上组织一支混合舰队,准备出动全部的一千五百名海军陆战队!

  同时命令鲍威大队长准备抽调出三千名适应海航的陆战队员!

  一天之后,整装待发!

  王德发主家说:“带上一半的空军吧-------我们是不是应该先礼后兵啊,总不能让那个日本小子以为我们是海盗入侵?”

  空军是最新成立的兵种,也就是热汽球部队,目前已经有了六只热汽球,一百六十二名空军士兵的规模。

  当然,现在主要是用来观察敌情。

  张岛主平静了一下,王德发主家的建议有道理。

  考虑到现在还是个野蛮时期,为了安全考虑,他没有派出侯东方大使,却找来了在流求岛定居的三原小井。

  这个小子现在舒服极了,作为大名三原种延的家臣,他已经出色的完成了自己的工作,一切商贸活动都已经进入了流程化,根本不需要他这个级别的代理人出来做事了。

  他早在流求岛买了经过八道河市政府规划好的土地,自己从日本调来了工匠,给自己建起了一整套和式房子。

  他认领了流求岛公民证------张岛主说过,他认同多重国籍。

  但是,他穿不惯流求式衣服,整天穿着和式服装行走于山水之间,享受八道河地区独特的繁华。

  流求岛上穿着各种样式衣服的人多去了,所以他并不显眼。

  张岛主的征召让他还高兴了一下,会不会又有好事找他?!

  但是张岛主的话让他心里一揪,整个小脸都白了。

  这是何等的白痴?!

  幕府执政竟能出如此昏招?!

  张岛主也向他询问了一下日本的政治形势,果然和真正的历史相差无几。

  他们的天皇现在还只是个牌位。

  他们的第七代征夷大将军,今年才14岁的软弱无力的惟康亲王也同样被镰仓幕府执政官北条时宗架空,也不过是个牌位。

  北条时宗这个小子的极积进取之心,这不关张岛主的事,但是伤害到了流求岛的利益,就会让你付出代价!

  张岛主让他带一封自己写的亲笔信给他们的镰仓幕府执政官北条时宗,让他不必通过他的家主转交,直接去镰仓递交,并在最短的时间内赶回来。

  张岛主将派出飞剪式交通通讯船负责接送他。

  三原小井连连躬身,答应下来,许诺说尽自己的全力来做此事。

  他的心中暗暗叫苦,自己只不过是一个家臣,一个商人,在执政的眼里啥也不是!

  但是,他会用全身之力不能让双方发生冲突!

  如果真的冲突了,对他,对他的家主,对整个日本都会是一次很大的打击------一切都完蛋了!

  打发走了三原小井后,张岛主和王德发主家喝起了小酒,他们两个好久没有好好谈谈了。

  王德发主家舒服地叹了一口气,说:“这是一个好机会------你泄火了?”

  “呵呵,我心里平和多了-------那些白银不重要,黄金也不重要,但是民众和商人的信任比什么都重要。

  没有了他们的信任,再强大的军队也会成为对内维稳的工具------”

  “不惜大打特打?!”

  “嗯!你怎么看?”

  王德发主家笑了说:“果然是我的兄弟,和我想的一样!换成我们自己,哪果出外做生意,总想到身后有个强大的军队保护自己,那做什么我都会有自信!”

  “这个世界上,除了大宋让我们打不得骂不得还离不开之外,若是还受别人的气,那可真是白来了一趟。

  不过我有个想法,你看行不行-------我们准许如新东方那样体量的公司拥有自己的武装力量如何?如果他们在一些小地方受了不公的待遇,他们可以自己解决,我们也不必要次次都出动军队。”

  “好啊,老张!让他们在外面自己保护自己-------实在打不过对方,再来找我们!”

  “他们都是商人思维,应该不会主动与一个国家为敌。”

  “是啊,这天下没有比商人更喜欢当老好人的,不会轻易与人为敌。”

  哥俩一边聊着天,一边喝着小酒,吃着菜,很惬意。

  他们不知道的是,在石见国宋人町的酒楼上,胡镇南大哥召集了一大帮子人,正在准备喝血酒呢。

  先前,胡镇南大哥考虑了半天后,他准备让矿山上的那些技术员们回去,剩下的人,则自愿参加抵抗!

  他娘的,随随便便就驱逐我们,当我们是猪狗嘛?

  这是逼我们和你们拼了!!

  结果,有一千多个兄弟自愿和他们拼了。

  后来,他们听说那个狗代官亲自带了三千足轻一百骑正在往这里行军,而且,他们的南面,还有毛利家族的人也蠢蠢欲动。

  胡镇南大哥当时就召集了几十个当头的人,在酒楼里斩了黄鸡,要与他们喝血酒。

  是兄弟就并肩拼刀子上,绝不受他们这个鸟气!

  胡镇南大哥,一仰头,把一碗血酒喝光了,然后一摔!

  那粗瓷大碗立刻粉碎了!

  这个时候,楼下上来一人,慢悠悠地说:“可惜了一个好碗------”
  浏览阅读地址:/yunansongtonghang/876560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