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与南宋同行 > 第四百零一章 坐直了,别趴下!

第四百零一章 坐直了,别趴下!

  胡镇南大哥当时回身就操起了双筒短火铳,怒吼道:“是哪个敢来踢我场子?”

  这时,他前面的人群分开,只见一个年轻人稳稳地向他走来。

  那个年轻人做了个拱手,说:“在下是济州岛守卫队队长,奉张岛主令,来接诸位去济州岛暂住几日。”

  此话一出,众人面面相觑,张岛主?济州岛?

  胡镇南大哥见这人虽然只是身着流求式衣服,但是一举一动却有一些军人模样。

  他说:“张岛主他老人家如何能知道我等小民?!”

  众人几乎同时心想,是啊,他怎么知道日本的事情,就算飞吧,消息也不会传这样快。

  那个年轻人笑了笑,他不想过多解释,便说:“那么新东方公司蔡二郎董事长的命令,你们听不听?”

  胡镇南大哥收起了双筒短火铳,钻天耗子等人却只是把手里的双筒短火铳放在背后。

  钻天耗子给没角牛使了个眼色,让他看看窗外。

  没角牛探出身子,看了会儿说:“嘿嘿,他只带了两个随从,在楼门口站着呢!”

  这声音太大,所有人都听到了,钻天耗子把双筒火铳插回袖子里。

  此人无论是何身份,定是没有恶意。

  胡镇南大哥猛然想起来了,说:“莫非用的是军队里的那个,那个什么无线电报?”

  那个年轻人点点头。

  胡镇南大哥大喜道:“我家董事长竟能借用张岛主的军队重器------想必是求你们前来助战的吧?!”

  那个年轻人摇摇头,表示不是。

  众人的心情一落。

  那个年轻人说:“我只是带队来接你们去济州岛暂住几天------如果发生战斗的事,那从来与流求岛的公民无关,会是我们流求卫队独自出战!”

  众人又愣了,甚么意思?!你们不助战,只来接我们走,然后又说是流求卫队独自出战?

  看到众人一脸的茫然,本来不爱说话的那个年轻人不得不多说几句。

  “你们大多是流求岛的公民,是纳税人,所以不管在哪里,我流求卫队都必须要保护你们的人身与财产安全,所以首先会让你们远离这里,不要受到伤害------至于说到财产,你们放心,张岛主会给你们讨个公道。”

  众人马上大乐,哈哈,有张岛主担保,放心了!

  几十万鞑靼铁骑都灰飞烟灭,别说小小的日本了!!

  那个年轻人耐心地等大家议论完毕后,又说:“你们有两天的时间来准备,只带细软之物------”

  “我等还会回来嘛?”

  “当然!”

  有几个大宋商人急了,说:“我等没有流求岛的公民证------莫要留下我等!”

  那个年轻人想了想,说:“同去吧,可以在济州岛上办公民证。”

  说完话,一众人乱哄哄的分散开了,倒是只剩下了那个年轻人。

  他走下楼来,带着两个手下,向着码头去了。

  那码头上除了只有一艘仍然在快速装运矿石的五桅运输外,其它的四五条五桅运输船都停止装货了。

  那码头上已经积攒了一大堆矿石。

  一个手下对他的小队长说:“咱们岛主看来要损失不小啊-------”

  “呵呵,只要人员不损失,我们就立功了-------真想留在这里打一仗,整天守着济州岛,人都变臭了。”

  另一个手下说:“说不好我们也能参加上,听说登州的海军基地全体动员了!”

  三个人边走边想着如何利用这次机会立上军功,很快到了另一处码头。

  那里停靠着一条河级三桅式战船,那上面总共才有六门八厘米口径的青铜火炮-------此时都被涂了杜仲橡胶的雨布覆盖着。

  三原小井从来没有坐过飞剪式交通通讯船。

  但是,他见过它在海里叱诧风云一般的“飞”行。

  当时他就认为,这飞船里一定有说不出的奥秘,定是张岛主施行过法术。

  因为他曾经见过有海船想模仿这种船型,但是,那速度无论如何也比不上流求海军中的。

  他上了飞剪式交通通讯船上后,在船长的允许下,他四处看了看,感觉并不稀奇,只不过觉得此船不适用于民间,它根本不能用来运大宗货物-------船舱里过于狭窄了,幸好他只带了一个跟班,随身只不过带了几样东西。

  等着飞剪式交通通讯船航行时,他又感觉到此船也不适用于载人-------它过于颠簸了。

  连他的经常要跑海的跟班脸色都发白了,而他自己,可能舒服太久的原因吧,航行了半天后,竟然吐了几口!

  那些穿着便装的水手们看着他们的样子吃吃笑着,他们能有这种表现也算是常出海的了。

  但是此船的航速快却是最大的用处,一天后,他们便到了镰仓幕府的所在镰仓城,在码头上所有人的惊异的目光中他们灵巧地停了船。

  三原小井先前吐了几口后,好半天才恢复了体力,后来还帮助船长指出更好的航道。

  飞剪式交通通讯船靠上了码头后,三原小井根顾不上洗漱,直接踏着跳板上岸了。

  形势危机啊,一定要把张岛主的亲笔信送到镰仓城!

  此时,他不知道的是,石见国的守护,大内氏家族的大内重弘,几十岁的人了,正趴在镰仓幕府执政北条时宗的私邸山内殿上哭求呢。

  在私邸山内殿里,北条时宗正座,佐藤业连,平赖纲,安达泰盛等三人侍座。

  佐藤业连是得宗的被官。

  平赖纲是时宗的内管领,是御内人中的头号人物-------御内人便是指北条家族的直属,比其它御家人来说,算是嫡系了。

  安达泰盛是时宗的舅舅,也是外管领,他协助管理其它御家人。

  参加这次侍座的三个人中,有两人是时宗的被官,一人是时宗的亲戚。

  这充分说明了这个会议是一个秘密会议的性质,毕竟直接把御家人守护的领地直接夺了,不好看,有些事情不宜公开谈。

  大内重弘一直在哭诉,辩解自己并没有公文上指出的那些错误,一切都是误会。

  这让其它三个人都皱了眉头,此人身上还哪里有武士的荣光了?!

  石见国的代官是平赖纲是派出的,他实在忍不住了,大骂了一句,说:“坐好!别像一个软骨头!”
  浏览阅读地址:/yunansongtonghang/876560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