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与南宋同行 > 第四百零二章 镰仓幕府里的枪声

第四百零二章 镰仓幕府里的枪声

  前文讲过,镰仓幕府的建立标志着日本由中央贵族掌握实际统治权的时代结束了,在贵族时代地位很低的武士们登上了历史舞台,他们鄙视平安朝贵族萎靡的生活,崇尚以“忠君、节义、廉耻、勇武、坚忍”为核心的思想,结合儒学、佛教禅宗、神道,从而形成了武士的精神支柱“武士道”。

  所以,大内重弘的表现让崇尚武士道的人不齿。

  连有心想帮他说几句话的安达泰盛也暗中骂他,哪里有武士会为了钱钞而哭泣的?!

  他索性闭上了嘴,铁心让这个外御家人损失了。

  年轻的镰仓幕府执政北条时宗不为他的哭嚎所动,冷冷地说:“你的国内有银矿,为何不早报上来?却偷偷的售卖给了外夷之人?”

  大内重弘连连跪拜,说:“执权大人,那些银矿根本无法提炼!我找过全日本最好的炼银工匠试过------他们都是这样说的!”

  北条时宗想了想也可能是真的,要不然他不可能让别人占了国内的便宜。

  但是------那些外夷之人为什么会出高价来买呢?!

  “你查过那些外夷之人如何提炼白银的吗?”

  “查过------他们没有提炼,只不过都先堆到济州岛上了。”

  平赖纲是北条时宗的内管领,他根本管不到大内重弘,但是实在是忍不住了,大骂了起来:“蠢货!他们买去了银矿就是为了堆积起来吗?”

  大内重弘认真辩解道:“确实如此!他们本来只用流求纸币,连铜币都很少!”

  “哈哈,除了大宋的纸币,谁还会用别家的?!”

  外管领安达泰盛这时不得不言了,说:“流求纸币我见过,上面印了一些帆船,非常精致,还用了一种叫水印的印刷方法,让人无法偷印------它们在镰仓城已经被一些民众和商人们认同了-------内管领大人看来要时常到民间走走了。”

  北条时宗才不关心什么纸币,他仍然不甘心地问大内重弘道:“你没有去大宋请那里的工匠看看?”

  “请过,大宋的工匠也说不值得提炼,花费会比得到的多多了!”

  这样啊,北条时宗死心了-------但是,把石见国列为天领的决定不会变!

  大内重弘也死心了,他将毫无理由的失去自己的领地,谁让他是外御家人呢?!

  三原小井在镰仓幕府门前死了的心都有!

  他进不去门不说,竟然还张岛主的亲笔信都送不进去!

  那里的门卫恶狠狠地把他推到了一边,什么流求张岛主,幕府是你这等小人物想进就进,还随便给你们传私信的吗!

  当年,赖朝为讨伐平氏而起兵,占据了镰仓,从此便开始全力着手经营关东,在镰仓设立了侍所。

  后来,又从后白河法皇处得到了公认的东国行政权。

  这样,成立了侍所及公文所也就是问注所,从此镰仓幕府的基本机构成形了。

  三原小井一直跪拜在门口,却无人搭理他这个商人,他此时又悲伤又焦急,马上让他的跟班拿出他在流求岛上买的枪托枪柄上镶着金银饰物的火绳枪,安装好后,冲着天空便开了一枪!

  幕府的门卫根本不知道那是什么,一下子吓呆了。

  此时的幕府法律规定,低级人员不得佩戴武士刀,但是没有说过不可以拿个有铁管的棍子啊。

  这一声枪响惊动了幕府里办公的北条实时,他马上派人去门口看看,无缘不故的,是何人在放鞭炮!

  日本也进口一些大宋的麻雷子鞭炮,或用于祭祀,或用于节日。

  结果,他的手下人带进来一个商人,那商人见了北条实时立刻跪拜在地,马上把所有情况都说明了。

  流求岛的张岛主?

  北条实时当然同样不在意,他确实看过《流求时报》,但是由于工作繁忙,再加上距离遥远,根本没有看过几份。

  他认为那个人只不过是盘踞在流求岛的有实力的大商人。

  至于说到流求卫队嘛-------在日本有实力的大商人同样也养武装力量,这个不稀奇。

  只不过,他们竟敢单独挑战鞑靼铁骑,这个始终让北条实时理解不了。

  于是,他便接过所谓张岛主的亲笔信,也不管是不是专门送给执权大人的。

  匆匆看过信后,他大怒,小小的流求岛竟然敢指责我大日本执权大人!

  三原小井一直在观察北条实时的脸色,现不好时,他马上又跪拜道:“在下还有一物献于大人!”

  “何物?!”

  三原小井赶紧让跟班献上他那杆火绳枪。

  北条实时看了看,说:“刚才,你就是用此物出的鞭炮声吧?”

  “是的,大人英明之极------不过,这叫火绳枪,可杀人于百步之外!”

  “火------绳-------枪?”

  日本语中还没有这个词汇,所以北条实时不得不跟着三原小井的话来说。

  但是,他对三原小井说杀人于百步之外的话更感兴趣,于是几个人便来到了院子里。

  北条实时指着院子里二十步远的一棵老松树说:“你可打中它?!”

  三原小井心说,我闭着眼都能打中,那老松树有一人多粗了。

  他开始重新装弹。

  北条实时看见他在那镶着金银饰物的大头处打开一个盖子,从里面拿出一个纸包。

  也不知道里面装了什么,只见他关上盖子后,便咬开纸包的一头,把里面的黑沫子放到铁管里,又在铁管外的小池子里放了少许,然后从那木棍的前头抽出一根铁棍,用力把那纸包塞到底。

  然后见他拿出火柴,点着了一根绳子,端起那火绳枪,略微一瞄,“啪!”的一声,只见那火绳枪的两头都升起了白烟!

  再看那老松树,一块巴掌大的树皮被打飞了!

  三原小井抹了抹头上的汗,差点打飞了------

  北条实时面色沉重了,他让人拿来那块树皮------老松树的树皮可远比日本武士的盔甲坚硬。

  他掂着树皮,感觉到它的硬度。

  北条实时问道:“那纸包里是什么?”

  三原小井马上又拿出一个来,双手奉上,说:“这里是铅弹与黑火药!”

  “那个所谓的流求卫队攻打鞑靼人,便是用的此物?!”

  “不是,鞑靼强盗们才用火绳枪------流求卫队还有更厉害的大栓枪!”

  “大------栓-------枪?!”

  “对!但是在下也弄不明白那是如何使用------但肯定比火绳枪厉害!”

  “他们真的一次杀伤了几十万鞑靼铁骑?!”

  三原小井马上说:“在下还有许多《流求时报》奉上,请大人细看,在下敢保证上面写的都是实情。”

  小原三井拿出一叠报纸,还专门把报道山东大战的那份报纸摆在上面。

  北条实时低头看了一会儿,并没有传言那样可怕,可正因为如此------流求卫队果然厉害!

  他叹了一口气,说:“世の中が変わった-------”

  这个世道确实变了。

  北条实时想了想那个张岛主的亲笔信,感觉那信里有些话也有一定的道理了。

  他最后说:“来吧,我带你去见执权大人。”
  浏览阅读地址:/yunansongtonghang/876998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