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与南宋同行 > 第四百零三章 说翻脸就翻脸?!

第四百零三章 说翻脸就翻脸?!

  在去往镰仓幕府执政北条时宗私邸的路上,北条实时还问了一个自己一直搞不明白的问题。

  那《流求时报》是如何把那比蝇头小楷还小的黑字印上的。

  小原三井知道一些道理,便说是用铸铅字的方法,然后再用一种特殊的油墨印刷。

  北条实时心想,到时候派人去学一学。

  说话间,他们就来到了私邸。

  三原小井当然进不去了,他只能在外面候着。

  北条实时进去后,拜见了正在开秘密会议的北条时宗。

  他上交了那封据说是流求张岛主的亲笔信,还有火绳枪和《流求时报》。

  北条时宗皱了一下眉头,难道就为这样的小事来打断自己的秘密会议?他还没有开始安抚一下大内重弘呢。

  北条实时跪拜了一下,说:“执权大人,还是先看看那《流求时报》吧,然后再试一下那火绳枪------听说鞑靼人都开始用此物了。”

  三个人都熟识宋字,很快就轮流看完了。

  然后又在院子里让三原小井试枪------三原小井第一次见到幕府执政本人及其重臣,他装弹的时候手有些抖。

  但是射击的效果还是吓了他们一大跳,竟然有如此威力!

  大内重弘还进言说,他亲眼见到过还有两筒的,不过短了许多,而且威力似乎没有它大。

  最后的议事时,大内重弘被赶到别的地方听候最后的命令。

  御家人的内领管平赖纲笑着说:“哈哈,此物犀利,然而只能一枪,而且装弹麻烦,不利于近战,若是我等靠近他们,必杀之!”

  御家人的外领管安达泰盛也认同此物不如弓箭。

  北条实时则分析了一下天下的大局,他认为,此时流求卫队已经和鞑靼人形成死战状态,流求卫队之所以能占了优势,不过是凭借了铁织网和堡垒来防守,如果再加些埋伏,他们胜了不足为奇。

  否则,他们为何不趁胜追击?!

  所以,流求卫队没有传言中的那般神勇------

  安达泰盛则从另一个角度说,我们只是清除外夷人员,也并未明确说是只对流求岛商人。

  平赖纲最不喜欢说些模糊的话,他直接说:“我们就是要赶走那里的流求商人,就是要没收那里的银矿,他们又能怎的?

  竟然敢信来威胁我们!”

  年轻的北条时宗从榻榻米上站了起来,说:“我们现在提炼不出白银来,不代表以后提炼不出------那个张岛主不过是一介海商,竟然敢给我信,要我如何如何,此风不能涨!”

  其它三个人都点头认同。

  这里面有个特别的原因,幕府和国内的大商大户的关系从来都不算太好。

  从1262年起,幕府对商业的物价和贷款利息进行了统制,到了127o年是禁止御家人典当和转让所领土地,而且先前卖于商人的土地一律收回给本人,而且当初转让的钱,一律不用还!

  后来,这样统制商业和高利贷资本的法令还越来越多。

  这主要是为了防止幕府的支柱,御家人受到越来越重的高利贷盘剥而采取的措施。

  一般的中小商人也就认命了,这可是以国家的名义来抢他们。

  但是,那些大商大户们则深感不满!

  当然,他们暂时还没有能力反抗幕府,但是可以私下里操纵一些引社会不安的事情,甚至还可以偷偷和被架空的天皇朝廷合作!

  所以,此事不能让步,对方说的再有道理也不行!

  何况他张岛主不过是个海外商人呢?!

  事实上,权力的无耻和傲慢都是有它深刻的社会原因。

  张岛主哪里考虑这样深,他连日本的历史都搞不清楚,所以,用信来说事实讲道理,那只是一种想象。

  平赖纲跪拜了一下,说:“把那个使者和送他的船扣下吧,根本不用给他们回信!”

  好,不理会的态度最好,不要让商人以为谁都可以和执政通话!

  可怜的三原小井,他还没有明白是怎么回事呢,就被几个武士连带着他跟班,投入到监狱里了!

  那抓他的武士还说呢,若不是看你是三原的家臣,早就把你三段杀了!

  这时,飞剪式交通通讯船船长正领着几个水手长逛镰仓城呢。

  此时的日本,京都城和镰仓城是全国的“巨大都市”,人口都过了五十万人。

  但是,它们合起来也不及一个临安城的体量大。

  只能说可以和八道河城媲美-------当然八道河不能和它比历史了。

  源赖朝入据镰仓城之后,对这个城的市政进行了建设,以鹤岗八幡神社、若宫大路、幕府政厅为构架,规划了武家政治城市的布局。

  镰仓城的武士主要居住在八幡宫、幕府政厅附近,以及若宫大路、小町大路等主要道路两边,那里建有无数御家人的宅邸。

  北条氏一族,则主要集中居住在镰仓城东南的名越地方。

  一些商贩、手工业者主要散住在由比浜附近,即东西走向的大町大路两旁。

  那里便是镰仓城的商业街。

  船长领着他的水手们在商业街上兴致勃勃逛着,领略着异族风情。

  这里的人个子都很矮,女人更是娇小可受,但是他们都非常有礼节,有时他们碰上带刀的武士,对方还能先对他们微笑示好,若是迎面碰上日本女子,那些女子还能侧身而立,等候他们先过。

  船长他们到了那些商铺里时,更加会受到热情的招待。

  结合起那些日本劳力在流求岛的优异表现,日本人在船长他们心中留下了美好的印象。

  让船长高兴的是,这里的很多商人都能说上一两句大宋话,所以,比比划划地也能交流。

  但是,他们认为和镰仓城的地位相比,这里的商铺太少了,好像不过是八道河或临安城城内的一条普通商业街罢了。

  他们当然不知道镰仓幕府从内心里不支持商人展,如果不是客观需要,他们早就想禁商了!

  他们走累了便想着找一家酒楼,吃点小酒,他们还没有喝过日本酒呢。

  在来的海路上,他们听小原三井说过,此地能酿造出全日本最好喝的酒。

  但是,他们在当地一家最大的饭馆里竟然买不到酒!

  一打听才知道,原来镰仓幕府竟然早就颁布了《禁酒令》,还捣毁几百家酿酒厂,砸了几万个酒瓮子!

  那船长心里嘀咕了一句,这就不好了,怎么能和人的天性作对?

  不让买卖,我们喝自己带的好吧?

  只要上了岸,水手们有一句顺口溜,叫“有菜没酒,转身就走”。

  于是他们派人去船上取来了椰花酒,一行人叫了个包间,喝了起来,还听从店主的介绍,叫了一队猿乐舞伎助兴。

  虽然听不懂她们唱什么,跳得也难看,但是毕竟是外族的东西,不挑剔了。

  那些人跳得挺卖力,船长刚想掏钱打赏,这里的人竟然还认流求纸币,真好------这时候,突然,那拉门被人拉开了,十几个武士亮着明晃晃的武士刀冲了进了!

  船长大惊,这怎么说翻脸就翻脸?!

  他随手向身后摸去,那里有一把短火铳!

  但,刷的一声,一把刀从半空中劈下,却稳稳地顿住了,刀尖对准了他的鼻尖,那刀尖散着无情的寒意。

  那船长知道,对方是个用刀好手,他不敢动了。
  浏览阅读地址:/yunansongtonghang/877125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