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与南宋同行 > 第四百零五章 我们是要讲道理的------

第四百零五章 我们是要讲道理的------

  张岛主很快就知道了他派出的使者的下场,而且他们竟然还扣留了自己的刀剪式交通通讯船和船员们!

  来告诉他消息的是两批人,第一批人是大内家族的使者。

  那个使先向张岛主道歉,说是并非自己的家主毁约,而是没有办法,希望以后张岛主还能允许大内家族来此地经商。

  张岛主此时格外冷静,展到这个程度,这不是一次小打小闹,严格的说,是流求岛与大宋一样,共同遇到了两个时代的冲突!是野蛮与文明的对垒!!

  大宋如果能清醒的认知这一点,就不会接受鞑靼强盗的土地换和平,换物资的诱惑!

  但是他们看不出来,就在张岛主的注视和《流求时报》的种种暗示下,他们还是愉快地接受了鞑靼强盗的条件。

  整个大宋沉浸在花钱买来的胜利中-------朝堂上,大宋恢复了祖制,上朝时,所有的大臣都可以坐在椅子上了,好心的谢太皇太后认为许多的老臣上朝时要站在一个小孩子面前不好看。

  谢太皇太后的善良进一步得到了称颂。

  他们的椅子还是从流求岛买去的鲸皮弹簧椅,一个个目光短浅的老家伙在椅子上人五人六的端坐着。

  他们群臣的内部来了个大妥协,贾老狗得了收复东京城的荣誉,另一帮子人得了安置那里的官员的权力,贾老狗不得干涉。

  也不能不说张岛主没有从中得到好处------他的流求钱行得到一大笔五年期的贷款!

  先前,流求钱行贷款给大宋,希望他们好好修一下码头和疏港道路,结果贾老狗尝到了甜头,修好了码头和道路后,进出的货物就会增多了,而且周转加快。

  那时又赶上张岛主他们强行开出黄金海道,平了多如牛毛的大小海盗,结果他们果断采用国家倾销一般的海上贸易,不用税收,单单就是货物运输进出的收费就让他们轻松地把流求钱行的贷款还了。

  钱财方面,大宋还算讲信用。

  没有用国库就把事情办了,而且还增加了收入,贾老狗当然还要利用了。

  他控制不了用人权,还不能控制钱财权嘛?!

  他的印章和谢太皇太后的印章,那就是担保,张岛主指示古剑山总行长亲自去面谈,接下这份贷款要求。

  古剑山总行长乐坏了,这将是一笔多大的收益啊------但是他看张岛主仍旧是面色如水,又不敢乐了。

  如果他知道张岛主还打算取消流求钱行存款收费的计划,他一定会跳起来喊,凭什么替别人保存钱钞不能收他们的存取费?我们的服务人员都白替他们服务了嘛??

  古剑山总行长还是处于小局面眼光上的技术人员,他没有看出来,流求产品现在与大宋产品拼杀的厉害,说不上几年后就会面临滞销的大局面!

  去年整个大宋的财政收入据说达到了两亿五千万贯,这已经远远过了他们历史上一亿六千万贯的最好时期!

  现在,张岛主刚刚拿下整个高丽国的市场,大宋商人暂时还看不起这里,所以趁着这个机会,他要好好利用一下,这个时代的商人还不懂得如何培育市场。

  所以,张岛主听完大内家族使者的话后,反而冷静了下来,他似乎看到了比高丽国大两倍以上的日本市场。

  张岛主回话的大概意思是,先感谢大内家族的通知-------此事与大内家族无关,他仍欢迎双方的进一步合作,同时,流求岛将向镰仓幕府讨回公道,希望大内家族会在私下里与其它家族沟通一下,今后无论生了什么事情,流求岛只是想讨回个公道,不会伤害其他人的利益!

  那个使者听完后全身都抖了,说:“张岛主这是要与镰仓幕府,不,整个日本宣战吗?”

  张岛主摇摇头说:“不是宣战,而是要讲道理------对有些人来说,他唯一能听明白的道理,也许就是枪炮声!

  希望你们家族私下里多与别人说说此事。”

  那个使者马上叩拜在地,说:“我家主的遭遇日本无人不知,但是没有人公开为我们说话!”

  “嗯,我明白,旁观的人,他们的力量不够------”

  最后,那个使者飞快地回去汇报了-------对他来说,这简直是天大的事件。

  紧接着第二批的人也来了,竟是萨摩国岛津家族派来的使者。

  那个人也告诉了张岛主他派出的使者在日本的真实的遭遇。

  还说,他们的家主不希望此事影响了双方的关系,岛津家族愿与张岛主结成万年的友谊-------

  张岛主相信这是他们真实的愿望。

  岛津家族早已经不是那个负债累累地家族了,他们通过输送农民等劳工,换来充当流求岛货物的二道贩子,小日子过得非常好。

  这一次来,他代表岛津家主请求张岛主提供捕鲸的相关设备,特别是那种捕鲸炮。

  鲸鱼的生意不能停啊。

  张岛主把对大内家族的使者说过的话,又对他说了,那个使者同样是马上跪拜在地,说了一大堆话。

  但是主要意思是,他们家主的实力还不够,不如忍了此次不公吧。

  张岛主笑了,说:

  “任何不公,只要你忍受了一次,他们马上就给你第二次!

  今天是我倒霉,明天就是你倒霉,后天就是他!

  我是要讲道理的,不是宣战,根本不用你们帮忙------只要你们把真实的原因和我刚才说的话,多与其他家族说说就行。

  在你们那里,你们的下级武士们和大小商人们受了太多委屈和苦难了,我这里欢迎他们来经商和居住,我希望天下的人都来我这里挣钱钞-------”

  最后,那个使者同样飞快地回去汇报了。

  《流求时报》的头条被日本石见事变的消息占据了,破天荒的没有提到大宋的事情。

  贾老狗翻看到头版时,他都能感觉到张岛主愤怒的气息。

  他微微一笑,想,何必呢,为了几个商人,些许钱钞,何必这样大的火,还要动刀动枪的,此人还是年轻啊,不懂得运用计谋之术。

  张岛主和王德主家认真商量起来,他们不想把这件事情搞成不痛不痒的行动,做大一点,让别人看看,凡是不遵守契约精神的人或组织,哪怕是国家,他们会受到什么样的打击!
  浏览阅读地址:/yunansongtonghang/877706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