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与南宋同行 > 第四百零七章 分かった!

第四百零七章 分かった!

  另一支较小的舰队是由封争队长指挥的。

  但是,这毕竟也是一支近两万吨级的舰队,封争队长都有些紧张。

  他没有呆在舒适的船长室里,总是站在船舷边举着单筒望远镜观察其它战舰的航行情况,每一条都要观察到。

  猎猎海风在他的耳边吹过,在那绷紧的帆索上弹奏出大海之声。

  那大海之声与那些水手们不停地调整风帆的吆喝声,还有那海浪撞击船头的声音,构成了封争队长最喜欢听的乐曲!

  此时,若是天上还有跟随他们的海鸥的叫声就更好听了,只可惜他们离海岸越远,那海鸥就越少了,直至没有了。

  他这时看见他的一个手下,拿着六分仪从船长室里出来,在船舷旁举起来观察了一会,然后又返回去了。

  从登州海军基地到石见国港的航线,他们是熟的不能再熟了------但是,封争队长下了严令,依旧要求每一个人都要把这次行动当成第一次航行一般认真!

  一个通讯兵跑来,递给他一份电报,这是郭勿语大队长给他的,上面是主力舰队此时的经纬度。

  嗯,他们还有三天就到达目的地了,祝他们顺利。

  封争队长随后命令通讯兵把本舰队的经纬坐标告诉对方------他微笑了一下,自己的舰队要比对方提前一天到达。

  他的军靴要比对方早一天踏上日本的国土!

  张岛主给这次行动起了个代号,叫“契约精神”,所有的队员全都理解这个代号的含义。

  他们每一个人都是契约精神的遵守者,更是契约精神的捍卫者!

  他看见几个随军记者在他的船长室外探头探脑,他们想透过赛璐珞玻璃往里看。

  封争队长喊了一句:“随军记者都给我回自己的房间去,不得乱跑!”

  几个随军记者吓跑了------海船上,船长永远是最高指挥官,不听从的,一律丢下海里,这已经是流求海船上的常识了。

  看着他们的背影,封争队长笑了笑,继续观察海情。

  这个时候,他听到桅杆顶的观察哨高叫了一声:“船头正方向十点处,有一队日本商船,距离十海里!”

  封争队长真想马上下令击沉它啊,但是忍住了,这次行动与平民和商人都无关。

  一个小时后,两队相遇。

  封争队长不用望远镜就能看到对方船员好奇的神色,他们遇到了一支纯粹的流军海军舰队,不是以前熟知的商业船队!

  整个亚洲东部,也许早都知道了,挂着淡蓝色的印着流求两字的旗帜,那就是流求海军的军舰,千万别招惹他们。

  封争队长知道那支船队至少在出前肯定不知道流求岛与镰仓幕府之间生了什么事情。

  那船上的人还热情地冲着他们挥手呢。

  封争队长呵呵笑了,看来流求海军这些年的名声不错。

  写手明月也在那一群被赶走的记者中,他纯粹是为了高额的补助金才当随军记者的。

  眼下,像《流求快报》那样的小报越来越多,写青年男女相爱的故事的写手也越来越多,而明月写手由于爱情上受了挫折,所以自己写不下去了。

  他心里认为,自己就是因为没有钱钞,才让那个常州公子梁萧白成为自己爱情上的竞争者!

  他们两人现在一起追求流求医院的白护师,而人家白护师则从来没有表过态,偏重于谁,这让明月写手心生恼恨,明明是自己先认识白娘的!

  也许是那个常州公子梁萧白总是炫耀自己有钱钞吧,这才让白护师犹豫不绝的!

  所以,他想财!

  他买了许多种股票,希望能买中如新东方公司那样的;他冒着风险报名去日本战场,希望多挣一些补助金,而且,万一遇到了财的机会呢?!

  记者们的房间在第三层,那里没有窗户,而且是六人住,上中下三层床的,还好不闷人。

  记者明月仰头躺在中层看着那明亮的煤油汽灯呆,不由得想起来白护师那曼妙的身姿,还有那美丽的面容,但是总是同时出现常州公子梁萧白那张胖脸,他恨恨地转身了。

  刚才,他们想集中起来问封争队长一些事情,但是没有想到被赶出来了,只能等着到岸再说了。

  两天后,他们越来越接近石见国港口了,他们战舰的上空海鸥也越来越多。

  这支舰队毫不客气的直插港口,根本不理会他们周边的大小渔船!

  行进到离港口大约一海里处,岸上的人才开始警觉起来。

  封争队长在单筒望远镜里看到了,有一些穿着像是竹甲一样的士兵正在来回跑。

  他吧嗒吧嗒嘴,他们连个床弩都没有------还敢招惹我家张岛主?!

  他下了命令,五桅战舰去抢夺石见码头,两桅战船马上抢滩登6!

  封争队长他们早就做过类似的训练了,两桅战船可以直接在海滩上搁浅,由于它的吃水浅,有利于海军6战队登6------而且,事后,完全可以通过五桅式战舰将它再拖出浅海。

  它抢滩的地方是沙滩,对两桅战船的结构基本没有伤害。

  此时正是中午时分,北条武光正和几个手下在宋人町的酒楼里喝小酒呢,突然有足轻跑来说是一队巨大的船队正在逼近港口!

  北条武光翻了一下眼睛,说:“是不是商船?”

  那个足轻摇头说,好像不是!

  不管是不是都要去看看了,这一阵子他听人私下里说什么流求岛上的人对此事不会算完。

  哈哈,怎么,他们还敢渡海与我们作战?连鞑靼人都不敢!

  北条武光下了酒楼,然后翻身上马,带着手下疾行而去。

  他心里还想呢,若是流求商人的商船就更好了,他一律将他们没收!

  当他到了码头时,看见了一场怪景象,几条五桅大海船正在冲着码头驶来,还有四五条两桅船了疯式的冲向了沙滩!

  怎么,他们喝多了吗?!

  这个时候,他手下的人已经把足轻们召集到了码头上,人人持着刀枪,还有一排排的弓箭手正匆匆忙忙地挂上弓弦。

  北条武光笑呵呵地看着那几条两桅船到底是在几百米外的沙滩上搁了浅,哈哈,他刚笑了几声,就见那几条两桅船上突然跳下了上百人,而且他们越来越多!

  他们个个都是穿着浅蓝色的服装,手里还高举着短矛,正在疯狂地向着沙滩上跑!

  分かった!

  我明白了,流求人真打过来了,不过这几百人有何用?!

  他马上命令五十骑兵带着一千人跑去歼灭他们!

  在他回头命令的时候,他没有看到,那几条五桅大帆船在码头两三百米远的地方,齐齐地抛下了巨大的船锚,降下了船帆,完成了停泊动作!

  忽然在船身上出现了两排窗口-------
  浏览阅读地址:/yunansongtonghang/878241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