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与南宋同行 > 第四百一十章 武士道的沉沦之骑兵对战舰

第四百一十章 武士道的沉沦之骑兵对战舰

  那些主动亮刀的低级武士都是一些极具光荣感的家伙。

  他们宁愿受穷受饿也不会放弃佩带武士刀的权力。

  从他们的衣着看,那些人大多都是麻布衣服,连个正宗武士的铠甲都没有。

  但是在郭勿语大队长的眼里,他们似乎也是遵守武士道精神的家伙。

  他们自愿忠于主君,信佛敬祖,崇尚武勇,重恩义轻生死,甘愿为主君和本家族的利益而捐躯。

  事实上他们也许根本不是东条家族的武士------但是,他们也是抵抗者!

  那群人的人数不断扩大,还有一些拿着棍棒的平民也主动加了他们。

  正在他们准备兵分两路,一面去沙滩阻击,一面留在码头阻击的时候,流求海军6战队的攻击开始了。

  这是一次真正的战斗!

  郭勿语大队长欣喜地看到,他的海军6战队员在行进中,在跳跃船舷中,纷纷开枪,而且准确率惊人!

  那些低级武士们在跑步冲向沙滩时,在码头挥着刀子等待时,不断地在枪声中倒地!

  那些没有被打中要害而倒地的家伙则痛苦的大叫起来!!

  第一轮射击后,那些死去的家伙让活着的人惊呆了,他们没有看见弓箭也没有看见飞矛,他们身边的人就死了?!

  他们在迟疑和恐慌中仍然能坚持进攻-------但是,随之而来的第二轮射击彻底让他们感到恐怖了!

  武士讲究的是近战,是靠着热血与武艺的拼搏,可是离着对方几十步远就白白被人打死,死因还不明,这太可怕了!

  嗷的一声,他们四散而逃------码头出现了暂时的清静!

  那些跳上了码头的队员,他们迅在码头组织起队型,跑步去和沙滩上的其它队员汇合,一千多人麻利地建起了滩头阵地。

  镰仓码头的沙滩平坦而宽阔。

  这个时候,6军部队的十几条刀鱼式冲锋舟也正在向着沙滩冲去。

  郭勿语大队长看了看船舱里的挂钟,不过十五分钟,这比他们训练时的成绩还好!

  他命令全体6军队员马上开始登6。

  除了他们的补给舰,所有的五桅式战舰都落帆下锚,开始吊下刀鱼式冲锋舟。

  郭勿语大队长现在很轻松,但是侯东方大使则一直紧张地盯着镰仓城的方向,他已经可以在单筒望远镜里看到日本骑兵的表情了。

  郭勿语大队长在他的身后说:“我们俩打赌一百贯,他们的骑兵会先攻击哪里?我赌是码头。”

  侯东方大使说:“肯定会是沙滩了!那里是步兵,人数还最多!”

  郭勿语大队长笑而不语。

  侯东方大使看到6军队员也上了沙滩,开始排队后,心里稍微安心了一些。

  镰仓城的增援人马终于到了,他们先来的骑兵足有三百骑,而且骑兵的后面还跟着一百多个真正的镰仓武士。

  在他们的身后,则可能是一群足轻在跟着,人数多少看不清楚,都掩盖在飞扬的尘土里了。

  先头这些家伙跑的够快了------郭勿语大队长很好奇,那些武士如何会比足轻们跑的快,竟然还跟上了骑兵的度!

  他不知道的是,那些镰仓武士,是北条家族的头号攻城部队,在整个日本武士集团中都赫赫有名。

  他们是真正讲究单兵作战能力的部队,通常以五十人为一组,冲击能力极强,在突击敌城门时尤其有效!

  他们很少以大规模军团的形态出击,每个人都是剑术高,体力群,而且持续战力很强,所以,他们往往能在战场上以小股部队拖住敌人主力部队,让自家军团赢得先机。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这些武士都是使用双小太刀的高手,他们才不是那些低级武士,他们个个都是百中挑一的能手!

  整个日本能正面抗住他们冲锋的步兵单位很少-------这也是北条部族之所以能在短时间内迅扩大版图的重要原因。

  不管是骑兵还是武士,他们都穿着皮质铠甲,那铠甲上还有闪闪亮的金属镶嵌物。

  骑兵的背后不知道为什么都插着一人多高的小旗子,他们的手里基本都是拿着弓箭,大多都已经扣上了箭,这些人明显是弓箭骑兵手。

  他们果然先上了码头!

  郭勿语大队长笑了,对侯东方大使说:“我们在码头上的那些三桅战舰上都挂着流求海军的蓝色军旗,这个比那些步兵要更吸引人!”

  侯东方大使不苟言笑,他认真看着那些三桅战舰上的准备。

  真正能直接靠上码头的三桅战舰,不过只有两条,剩下的只是靠在那些先行停泊的日本大小船只旁。

  它们早都落了帆,那桅杆上的流求海军军旗迎风飘舞,确实更加吸引人注意。

  流求海军的三桅战舰只有一层炮舱,一层舷炮,左右两舷一共十二座青铜火炮。

  侯东方大使此时只能看见那几条三桅战舰的舷炮早都解开了炮衣,已经填装好炮弹,那些炮手都在那里静静等待着对手的进攻。

  领着骑兵与武士们来增援的武将叫北条东二门,他是镰仓城的御城守。

  镰仓城码头的警钟声经过几次传递,快到达了镰仓城时,他都有些愣------这是他这一辈子第一次听到的海盗来袭的警报,一开始时还以为哪里失火了呢。

  幸好有老家人提醒他,他才迅组织起人马前来反击!

  到了码头时,他感觉不对劲了-------他们可不是什么海盗,似乎是正规军队。

  那码头外停泊的五桅巨船,那码头上停靠的三桅大船,还有那整齐的站在沙滩上的军人,都在暗示着这些人不一般。

  但是,他们竟敢犯我镰仓!

  靠近了码头后,他命令一个手下带着马上能到的三千名足轻去把那些沙滩上的人赶到海里去!

  他则带着骑兵和武士先把那停靠在码头的三桅船抢下来,那挂着的军旗让他恼火,流求岛的人竟敢在我镰仓耀武扬威!

  他看到码头上死了一些人-------他心中大怒,这些人连平民都杀?!

  他还看到那三桅船上那些穿着一样的家伙,正在悠闲地看着自己的人。

  他挥挥手中的弓箭,下了命令,冲锋,射箭,武士们跟上!
  浏览阅读地址:/yunansongtonghang/879176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