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与南宋同行 > 第四百一十三章 沉沦的武士道之绝不投降

第四百一十三章 沉沦的武士道之绝不投降

  当海军6战队队员络绎不绝地冲进幕府机构里时,那里已经乱成一团了。

  海军6战队队员们五人一组,开始进到各个楼馆和房间里搜索,他们的鲸鱼战靴在地板上咔咔做响。

  他们的嘴里高喊着:“降伏は降伏しない!”

  这是他们从那些日本冲锋队员们那里学会的唯一一句日语。

  许多官员都投降了,但是海军6战队队员却在房间里出现了伤亡,几个武士躲在一处角落,当五名队员经过时,他们暴起偷袭,由于他们用的是小太刀,而且近战能力惊人,他们迅杀死了五名队员!

  但是,他们随即被后赶上来的其它两组队员打成了筛子!

  带队的队长得知伤亡后,当时就红眼了,他马上命令说:“过于黑暗的地方先不要派人去搜,直接投掷手榴弹!”

  随后,6续有爆炸声在楼馆里响起,这才让那些投降的官员们明白了,那爆炸声是如何来的。

  他们几乎个个吓的要死,唯有北条时宗与他的三个重要帮手北条实时、安达泰盛、平赖纲等脸色煞白,有些抖,但是仍然能站在院子中。

  安达泰盛和平赖纲两个人的脸上还有伤,当海军6战队员冲进来时,他们两个还反抗了,要不是他们手中没有武器,可能就不是在脸上挨枪托的对待了。

  北条时宗努力做出高傲的样子,他问一个看守他们的,看上去像军官的,说:“あなたたちはどんな人?なぜここに来て私たちを攻める?”

  那个军官说:“我听不懂你是何意,等一会儿有日语翻译来------”

  好吧,双方都听不懂对方在说什么,但是身体语言还是明白的,那明晃晃的刺刀与可怕的爆炸声更能说明一切!

  攻击北条家族的私邸行动顺利一些,那里的武士基本都被派去码头抗击“海盗”了,他们回不来了。

  6军的队员炸倒院墙后,像是抓小鸡一样,把那里的人都集中起来看守。

  由此队员们开始了防守并且安排了巡逻队,开始军管镰仓城。

  第二批支援到了后,他们更放松了。

  郭勿语大队长是跟随第三批支援一起来到了镰仓城里。

  他听取了两位队长的汇报后,感到很满意,日本的北条家族一锅端了!

  果然,他们没有想到流求海军会真的前来斩------哈哈,这个时代的防御能力在他眼里,简直就如同一张薄纸!

  就算再高大的城墙又如何?!

  临安城算一个,那个什么君士坦丁堡如果真如传言的那样,它也算一个,要想拿下,那都是易于反掌!

  但是,拿下后做什么呢?

  这个他可不操心了,一切都由侯东方大使负责,他只管这里的防御!

  侯东方大使是随着运送后勤物资的队伍前来的------他们在北条家族的私邸里找到了上百匹战马,虽然肩高只有一米二左右,远不及张岛主培育出的杂交战马,但是,也能解决很大的问题。

  可惜呢,他们没有带军用四轮马车。

  侯东方大使一见面就问:“我们被扣压的人呢?”

  “早解救出来了,他们都饿坏了,正在吃饭。”

  “那飞剪式交通通讯船呢?”

  “妈的,被他们用来传信了,说是前天派出去了!”

  “那肯定还会回来的,注意码头的防守。”

  “哈哈,一切都不用你老侯操心。”

  “抓到我需要的人了?”

  “一个都没有跑掉!”

  这个夜晚,日本百姓看到了一幅奇景,他们在镰仓城周边的丘陵上,见到了成串的灯光,他们知道,那是流求军队在城墙上巡逻。

  镰仓城内不时就见到流求军队里的一队人提着一种能出明亮光茫的怪灯,从城内的街道上走过。

  这个夜晚,除了不能出去外,日本百姓现,根本没有人到他们家里来搔扰他们,似乎一切都与他们无关。

  那此流求军队真的像他们宣扬的那样,他们只与北条家族有仇?!

  ------也是的,为什么要夺人家的生意,不承认自己的许诺呢?

  半夜时分,郭勿语大队长亲自到城里走了走。

  还不错,当地的老百姓情绪稳定,整个镰仓城的城防也只能因陋就简了,他希望安装在那土墙一样的城墙上的火箭弹,也能如6军一样挥出效果。

  如果海军6战队打得比6军还好,那样,他老郭在鲍威大队长的面前可太有脸面了。

  海6军联合指挥部被他安置在幕府馆楼里,北条家族的私邸,还有那个摆设,第七代征夷大将军的官府及其幕府在其它地方的房子,统统都做了军队的营地。

  此次登6了一万五千人,他们挤一挤还是可以住下的,总比搭帐篷强。

  当郭勿语大队长回到幕府馆楼时,整个幕府仍是灯火通明,所有人都在忙着。

  他的几个手下正在桌子上铺开了的地图上分析四周所谓的大名们的反应,推算他们能出动多少军队来战。

  他们根本不适合用日本人的办公用品,所以,连桌子和椅子以及一些日常生活用品,都是从战舰上拿下来的。

  镰仓城被外人攻下了,那些北条家族的嫡系大名想必会攻击这里,如果想要和平处理目前的情况,那必须要让幕府执政北条时宗公开投降,并劝降那些嫡系大名。

  侯东方大使便负责这个工作。

  北条时宗以一种非常不舒服的姿势坐在了所谓的办公椅子上,他双手紧紧把着眼前的所谓办公桌,眼睛盯着比他高了一头的侯东方大使------他对三原小井说,他拒绝投降,宁可剖腹而死!

  他真是气坏了-------

  当他听到侯东方大使如实说出攻打镰仓幕府的真实原因后,他几乎要跳了起来,难道只为了那个所谓的石见国的商业合同,只为了那几个所谓流求商人的财产,流求岛就可以动一场国战嘛?!

  这是什么道理?!

  担任此次翻译的三原小井一直如实地替两方翻译,但是他只是盯着桌面,不敢望向北条时宗,也不敢望向侯东方大使。

  此时,他的心情格外复杂,他听到过那些武士们的死-------他希望流求岛能赢,也希望日本武士不要那样没有意义的死去。

  侯东方大使平静地说:“契约精神-------没有了它,或者保卫不了它,流求岛就没有存在的价值-------这是我家张岛主说过的,你明白也好,不明白也好,战争已经生了,如果想让你们的人少死一些,你应该签下投降协约!”

  三原小井的头都要磕到桌面上了,他用非常诚恳的态度翻译了这话,那语气中包含着,求您了,投降吧的意思。

  北条时宗怒骂他道:“混帐,你有何资格和我说话?!绝不投降!!!”
  浏览阅读地址:/yunansongtonghang/879829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