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与南宋同行 > 第四百一十四章 沉沦的武士道之绝不放弃

第四百一十四章 沉沦的武士道之绝不放弃

  占领镰仓城后的第二天早晨,郭勿语大队长和侯东方大使与其它队员们一样早早起来,开始在镰仓城里跑早操。

  十几年来,每天早晨跑早操的习惯已经刻进骨子里。

  齐刷刷的跑步声打破了镰仓城早晨的宁静,也让这里的老百姓更不敢出门了。

  跑完步以后,他们开始吃早饭。

  早饭是一人两个茶叶蛋,一碗大米稀粥,一大块方形面包还有一勺咸土豆泥。

  大米稀粥随便添。

  郭勿语大队长和侯东方大使坐在一起吃。

  他知道老侯昨晚不顺利,竟然让那个又臭又硬的家伙给顶回来了。

  他说:“要不我直接灭了他们家族吧,除了几个远房亲戚,我们基本全锅端了。”

  侯东方大使揪着面包一块块吃,他摇头说:“我们扶持他们的大将军上台,若是大将军以后与我们作对怎么办?”

  郭勿语大队长哈哈大笑,说:“那我就再杀过来,扶持那个什么天皇!”

  “若是天皇再与我们作对呢?”

  “杀!杀!杀!”

  “呵呵,你是一个用惯了枪的人-------很多事情不能用枪来解决。

  我们把北条家族流放到一个小岛上,让他们自己人看守-------我们的家主说过,三点确定一个稳定的平面-------”

  此时,镰仓城东北西面的城墙上升起了流求空军的三个观察热气球。

  帮助他们绘画的画匠水平明显提高了,那上面的雄鹰终于越来越像鹰了。

  镰仓城里的百姓大胆地出门了,他们毕竟还要劳作,还要养活一大家子人。

  他们心惊胆战地看了看天上漂浮的三个大家伙,最后断定它们对自己无害。

  街上有日本人在招工,工钱很高不说,还可以直接换算成大米或棉布!

  那些流求军队里有日本人,而且说话还是乡下人的口音。

  慢慢地有百姓报名了,人数还越来越多------由此可见,利益的诱惑在哪里都好使。

  他们要负责清洗和搬运那些尸体。

  很多人干着干着就吐了,浑身无力-------利益大,付出的也大。

  镰仓城的家庭主妇们现他们买不到蔬菜和鲜鱼了,却都在卖一种铁罐子和什么鲸鱼肉干。

  卖菜的商贩们眉开眼笑地介绍说:“流求军队用美味的鱼罐头,和鲸鱼肉干,就是巨鱼肉干换走了我们的青叶菜和鲜鱼。你们可以买这两样,很便宜的,只比青菜和鲜鱼贵一点点,请先品尝一下,用他们做汤,足够一家人吃了!”

  有主妇尝了,感觉确实很好吃,便买了下来。

  商贩们高兴极了,其实他们没有说的是,他们还格外得到了一袋子盐,据说是精盐,没有苦味的------只要明天再来卖青叶菜和鲜鱼,还有额外的收获,如果能卖鸡和蛋,更多给了。

  商贩们当然不知道,流求军队里的队员对鱼罐头和鲸鱼肉有多么大的仇恨,而且把这股火气都到伙夫们的头上-------当然,从古到今,只要是吃食堂的,还没有不骂厨子的。

  伙夫们也委屈啊,他们手里只有鱼罐头和鲸鱼肉干、圆葱、土豆,干海带和紫菜------不是总吃这些吃什么?

  连大队长都能吃,你们就吃不了?!

  当然,有机会能换换样子还是要换的-------他们把镰仓市场上的青叶菜,连萝卜都一扫而空,把差不多量数的鱼罐头和鲸鱼肉干换给他们,为了鼓励他们多卖,还多给那些商贩们一家两公斤精盐。

  他们没有想到的是,日本这样靠海的地方,盐还不便宜呢。

  流求军队给那些俘虏们也是同样的早饭,那些贵族们不觉得如何,但是那些足轻们却吓了一跳。

  他们竟然也能吃上白米饭?竟然也能吃上只有中等家庭以上出身的病人才吃上的鸡蛋??

  有的足轻一辈子没有吃过白米饭------他们一小口一小口地啜着,慢慢体味那白米饭的米香,后来他们快喝了,因为他们现喝完后想要,还给添!

  那咸土豆泥更让他们满意,这比那又臭又咸的酱块好多了。

  最美味的是那方形软的东西,竟然还有一种特有的香甜!

  其实不是流求军队善良,而是他们的伙夫营实在抽不出人手做两种样式的吃食,如果是在山东地区或是流求岛上,早给他们大饼子咸鱼和海带汤了。

  北条时宗和他的手下们跪坐在一间大屋里,门外有两名看守。

  北条时宗毫无胃口,他面前的吃食一点也没有动。

  他的手下们也没有敢动那吃食,只能低头闻着那白米粥,心想,流求军队竟然还能给我们白米粥喝-------

  北条时宗早把昨晚的谈话交待过了,那时,他的手下们也毫无办法。

  北条时宗担扰地说:“我害怕他们以我的家人来胁迫我-------也担心他们伤害你们的家人-------”

  安达泰盛和平赖纲两个人叩拜了一下,说:“我未见他们有杀害俘虏的迹象,想必他们也不会去伤害家人。

  但是我等无能,愿陪同执政一起剖腹-------”

  北条实时也叩拜了一下,说:“他们没有伤害执政,这说明事情还没到山穷水尽之处-------”

  北条时宗扬了一下眉头,说:“你有什么办法?”

  北条实时苦笑了一下,说:“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只能等待下去。”

  他的心里充满了苦涩的滋味,他们早都看到过《流求时报》,也知道他们能力战鞑靼铁骑-------但是,贪婪啊,蒙住了他们的双眼!

  如果认真对待张岛主的亲笔信,也不会落到这般下场!

  平赖纲恨恨地说:“若是早有准备就好了,我们可以在这面的海边也垒上石墙!”

  先前,他们接到了鞑靼人的劝降信时,确实曾在九州征用民夫于博多湾一带敌人最有可能登6的地区沿海滩构筑了一道石墙,用以阻碍鞑靼骑兵。

  但是,他们哪里能想到流求军队竟然直接来到这里登6呢?!

  北条时宗低声说道:“就算我们能垒上石墙,我们能防住他们的进攻吗?!”

  安达泰盛同样低声说:“不知道他们是用什么把我们的院墙弄倒的------”

  北条实宗叹了口气,这时,他听到有人肚子咕咕叫了起来,想起来昨天晚上到现在,大家都没有吃饭。

  他挥挥袖子,说:“大家都进食吧。”

  北条实宗其实还有一些盼头------南方六波罗探题北条时国和北方六波罗探题北条时村,以及京都的守护北条宗政,他们一定会征集武士和军队前来营救自己,所以,不能轻言放弃!
  浏览阅读地址:/yunansongtonghang/880332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