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战火来袭 > 第四百八十五章 缘由所在

第四百八十五章 缘由所在

  “6松,你说这小子会跟咱们提什么条件。”高个子的汉子嘿然笑道:“你别说,这娃子还真有老连长的范儿!嘿!这小子,又让我想起老连长来了。这次他过来,说不得要帮老连长教训教训这小子……”

  大胖子6松,这些年来一直都没有瘦下来。还是一如既往的是个大胖子,而在他身边的那位则是最近被派来接手他工作的汪宗光:“我说汪宗光,你个小王八犊都多少了!还改不了那摆自己资历架子的德行,要老连长在先抽你个臭小子仨耳光!”

  “嘿嘿嘿……反正老连长不是没有来么?!咱们现在就算是他长辈了,这小子还敢给我们摆谱儿?!”汪宗光挺起了胸膛,嘿笑着道:“其实,我倒是蛮想见见这小子的。算下来,也好几年没见他了……”

  侯大盛这会儿也蛮踌躇的,华夏的那票人做事基本都不照路数出牌。这里现在的负责人是谁,他几乎无从得知。总管也很明白的告诉他了,现在手上的这些资料是大约两周前的。

  现在跟他们接触的,显然是不是核心人物。而华夏在这边的负责人,到底是谁无从得知。豺狗已经回到了自己的安全处,从希伯来那边补充来的人员分布在四周。

  对于这里的环境,他们非常的适应。这些人,是现在侯大盛手上最可用的人手。黑组打废了,要恢复起来估计没有一年没法成型。叉子正在忙乎着这个事情,现在已经物色的几个好手暂时支撑起架子。

  丹妮也从老家那边找来了一批人。现在虽然说俄罗斯的日子好过多了,但相较起外面还是远远不如的。丹妮自身在那边也有基础,很容易寻摸到足够的好手补充豺狗的人手。

  博士那边则是在甄别之前分散出去的小型雇佣兵团,到底有哪些可用之人。如果有,那就沟通一下看看对方愿意不愿意成为豺狗这边的人。至少基础的架子,得尽快恢复。然后才是不断的从中选取精锐补充到黑组里面。

  “滴滴滴……”桌子上的电话,这个时候响了起来。拿起电话,侯大盛就听到了一个懒洋洋而熟悉的声音:“猴崽子,怎么?!翅膀硬了,要给你的老叔叔们叫板了?!”

  握着电话,侯大盛不由得露出一丝苦笑:“6松叔,您就别拿我打趣了。我什么成色,我心里清楚的很。您什么底线,我心里也很明白。其实那边让我来说话,也就是瞅我能跟您搭上话。其他的,也没啥了。”

  “嘿嘿嘿……旁的不说,小几年没回去了吧?!丽萨不找你茬儿,老连长可不是好说话的。”电话那头的6松笑嘻嘻的道:“咱们的事儿,放一边说。这次过来的负责人你也熟悉,你老汪叔叔……”

  便是这个时候,侯大盛听到电话那头另一个熟悉的声音在破口大骂:“麻比的死胖纸!你说谁是老汪呢?!劳资现在都没结婚,给你个狗东西就叫老了……”

  “好了,其他话也就甭说了。”电话那头的6松笑呵呵的道:“一小时后城外,河边小码头。我们见个面吧!你的人可以先过去扫荡一圈,占几个位置。对了,记得给我家的崽子们留几个位置。咱们见面了说。”

  话说完,也不等侯大盛反应过来6松便直接挂断了电话。放下了电话,侯大盛对着猎犬点了点头。他便直接走出了门外。侯大盛低下头,便开始思考到底要用什么样的代价去换取华夏的支持。

  能对话是一方面,但无论是6松还是汪宗光,他们的立场永远都只可能是华夏的利益。想要说服他们对此的支持,那么付出的只能是相应的代价。华夏需要什么呢?!侯大盛在脑海里一遍遍的翻阅着。

  其实,说起来侯大盛的身份现在是最尴尬的。他和华夏之间的渊源之深,毋庸置疑。但他现在必须思考的立场,是在投资人这边。他需要保障和兼顾双方的利益。他甚至觉得乌鸦可能之前就是在从事他现在所从事的工作。

  否则的话,自己的大伯也许无法轻易的从直接敲掉服务站这件事情上解脱下来。当然,他现在年纪稍微大了。而且开始主管更为战略性的事宜。那么,投资人就需要一个可以和华夏打交道、更适合跟华夏打交道的人出现来接班。

  侯大盛,就是这样的人选。他有着更好的人脉,对华夏有着更深的接触。同时有着更好的身份。作为双方之间沟通的桥梁,他非常的合适。很早之前,无论服务商还是投资人就判断出华夏崛起的必然性。

  那么在这种必然性之下,服务商和投资人到底能够从中取得什么好处。这才是他们关注的。是否华夏的崛起,会给他们的存在带来什么样的影响,这也是他们所关注的。

  如果是极深的影响到这两方,他们即便是动战争也在所不惜。而针对华夏的战争,如果没有必要他们也是绝对不愿意去推动的。先,这风险非常大。一招不慎,可能导致的是服务商和投资人全军覆没万劫不覆。

  事实上,和投资人有着一样麻烦的也包括了华夏。他们比这颗星球上的任何人,都要了解这两个组织的存在。他们也觉得很麻烦。和这样的机构开战,实际上是极为不明智的。

  他们能够调动的资源、资金太多了,能够动用的手段也太多了。即便是最终打垮他们,结果也会是吐血三升。而且这两个组织的根基,即便是到今天也没有人能够摸明白。

  华夏对于他们的所知,更是有限。在这种情况下,想要毕其功于一役显然是不可能。但如果搞长期作战……曾经垮塌的军团和教廷,就是最明显的例子。

  所以,双方都希望有一个桥梁。小心翼翼地去避免开双方的冲突,最好结合双方的利益点。让双方互相的依存。这是最好的模式。侯大盛的出现,和跟6松、汪宗光的接触。就是双方默契的一种尝试……
  浏览阅读地址:/zhanhuolaixi/8804315.html